民运人士需要有丰富的知识储备

做为一名立志推动中国民主进程的活动人士,一定要加强学习,不能固步自封。知识储备不仅仅指各领域的科学知识,也包括正确的思维方式。

有一个例子给我留下很深的印象。十多年前,有海外组织(可能是来自民进党的资助)计划提供给国内民主活动人士一百万元人民币,具体参与人我记不清了,其中似乎由现在狱中的圣观法师牵头。圣观法师因为在广东,得风气之先,知道房价要涨,于是提议先以置办办公室的名义买房待其升值,但北京的几名“资深民运“人士却不同意,经过多番讨论后他们勉强同意了。牵头人提出用自己的名义登记房产,因为其他参与人都在敏感名单上,这下他们又不愿意了,说这不一下成你的资产了吗?于是最后一致”民主决议“不要那钱了!

这说明了一个很深刻的问题,这些”资深人士“一是缺乏见识,二是缺乏合作与信任精神。他们在合作中没有建立信任,所以不愿意把房产登记在牵头人名下。其实如果稍有智慧,就能正确权衡。牵头人既然是民运活动人士,即使要贪污那房产,也不至于做得太彻底,总会拿钱出来用于民运。其次如果海外组织选定的人,应该不会太差。另外在牵头人实在不可信任的情况下,他们可以另外推举一个人将房产登记于其名下。但他们只愿意所有人都登记在册,这不是明确告知共产党,这房产是我们民运人士的吗?那共产党是一定要追查钱的来源的。其他人没有借口,唯出家人可以说是信众塞在募捐箱里的香火钱,不知道都有哪些人塞了。

另外想起一件事,前不久万延海提到了一件旧事。我2010年时提出在北京南站附近租房子为露宿街头者提供免费洗浴服务,当时我向爱知行提交了详细的计划书,房子租金加消费燃气费洗浴用品费及义工津贴一年一共才三万元的预算。但当时因为又有某”资深民运“人士反对,万不愿生事而搁置了此项目。我无法想像这位资深人士反对的理由是什么。如果说是担心我从中牟利,一个月两千五百元的预算,我还得贴钱进去。估计此人对钱没有概念吧。而且这项目将培育一个非常好的运动基地,年轻人们可以来实习,借以进入社会运动的大门,且可以接触海量访民,从中发现有智有勇的运动人骨干。

点击量:152

发表评论?

0 条评论。

发表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