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lawful imprisonment in China滕彪:中国的非法监禁

【什么是“法制教育中心”】

俗称 “洗脑班”,是多种“黑监狱”中的一种。完全非法的所在,没有经过任何司法程序而关押无罪公民,属于“非司法监禁”,是联合国人权条约严厉禁止的“任意羁押”。也完全违反中国的刑法、刑事诉讼法。

看守所的酷刑比监狱更多更惨,劳教所更甚于看守所;而法制教育中心(洗脑班)更比劳教所可怕的多。打死无罪公民的例子达四位数。唐吉田 江天勇 王成等律师多次应家属委托到黑龙江、四川等地的法制教育中心去交涉,并控告其非法拘禁的犯罪行为。

如陕西省城固县“法制培训班”,是个全封闭的场所,無任何法律文书就关押上访人员。伤残军人胥灵军因上访被长期关押在那里。2010年3月17日,已成皮包骨的胥灵军在“法制培训班”被活活饿死。尸检发现胥的胃里没有任何食物,只有2块硬币大的小冰渣。

“湖北省法制教育所”在武汉洪山区马湖村。2011年3月11日,24岁王玉洁被抓到这里后,被打毒针,然后被强迫写放弃信仰的“决裂书”。王玉洁被打毒針後不能正常走路,伴随剧烈疼痛,但还是继续被关在里面2个月,回家4个月后即去世。

石家庄新华区革新街电信局宿舍的公民袁平均,2010年8月2日被强制送到法教中心“洗腦班”,8月11日,45歲的袁平均在“洗腦班”死亡。此次四位律師就是去揭建三江法制教育基地的侵犯黑幕。

“法制教育中心”既不搞法制,也不搞教育。这里关押的全是绑架来的没有犯罪行为的公民(信仰者、訪民等)。每期洗脑班15天至两个月不等,也有很多年的,抓人关人打人无手续、无审判、无期限、无监管、无责任,完全无法可依。

法制教育中心遍地开花。比如黑龙江省内不完全统计就有:五常洗脑班、建三江青龙山洗脑班、七台河六吕洗脑班、密山市政法委洗脑班、双鸭山新兴广场对面家属楼洗脑班、哈尔滨江北洗脑班、哈尔滨市张九连屯(张九)洗脑班、鸡西、大庆、牡丹江、齐齐哈尔、鹤岗、伊春等。

根据统计,3000多公民受酷刑死亡案例与法制教育中心直接或間接有关。高发地区依次为黑龙江、河北、辽宁、吉林、山东、四川、湖北。黑龙江名列第一。黑龍江建三江当局恐惧人权律师、恐惧真相的程度可想而知。

张守芬曾在七星农场第三中学工作,因信仰問題上访被劳教两年。2009年10月16日,张守芬在建三江火车站被绑架到 “建三江法制教育培训中心”(又称北号),實施酷刑。11月17日突然通知家属去接人。家属发现她已被迫害致精神失常。

【什么是洗脑班?】

最近一个研究报告调查了全国173个城市、329个区县、449个洗脑班,山东、东北、河北、四川、湖北等地最猖獗。如成都市新津洗脑班、茂名市〝法制教育学校〞、张家口市沙岭子片地法制学校、河北省涿州市法制教育基地、贵阳市烂泥沟法制学习班等等。

洗脑班还有不少其他名称,如〝法制教育学校〞、〝法制教育中心〞、〝法制教育学习班〞、〝法制教育培训中心〞、〝教育转化学习班〞、〝关爱教育中心〞等。该报告记录了365名公民在洗脑班里受酷刑致死的案例。

二零一三年下半年劳教所陆续解散,但很多省市开始增加洗脑班。据不完全统计,二零一三年下半年共记录了被绑架到洗脑班的公民为1044人,是二零一三年上半年的近 6倍(上半年不完全统计为181人)。

我对中国的“非司法监禁”做过梳理和研究。除了已经废除的收容审查、强制留场就业、收容遣送、劳动教养等,还有若干非司法监禁现在仍然存在:1、针对卖淫嫖娼人员的收容教育、2、主要针对访民的黑监狱、3、针对未成年人的收容教养。4、主要针对法轮功修炼者的法制教育中心(洗脑班),5、针对党员干部的双规双指、5、强制戒毒,6、精神病强制收容,7、主要针对流浪者和访民的强制关押社会救助站。8、行政拘留; 9、软禁。4、6、7、8都可针对维权人士异议人士。软禁主要针对维权异议人士。2、4、9在最严格的意义上都构成刑法的非法拘禁罪。某些政府部门和官员多年来一直在组织从事这类犯罪。国保的基本工作就是以犯罪形式呈现的。

如果觉得有意义,请帮忙扩散

点击量:30

发表评论?

0 条评论。

发表评论


*

如果觉得有意义,请帮忙扩散

YouTube
订阅Subscribe
RSS
Instagram
Telegram
Google+
Google+
https://www.freeinchina.org/unlawful-imprisonment-in-china">
Facebo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