丑陋的日本人:第一章 跳出岛国 第三节 "世界小姐"与祭神美少女

超越时间的大陆

提起”南美”这个词汇,有的人难免会想起那为战胜山地严寒而兴建起来的灿烂的印加文明和雅玛文明,怀念那些已经消亡的古代帝国;有的人则沉湎于探戈与传统节日舞蹈的旋律之中,憧憬着美女和美酒的仙境以及奥里与布宜诺斯艾利斯的繁华街景。不过,也许还会有人联想起茂密的古木参天,食人鱼以及那些活跃异常、喜欢用战俘的头颅祭神的土著民族;联想起古老的亚马逊河流的源头。还有些人大概会憧憬二十一世纪巴西建设的美好前景。

在结束本章前,我想介绍一下这本书的背景。如果说这个多样性的大陆是复杂的,其实,介绍起来还是很方便的。在此,谨向大家推荐《拉波伦萨报》某天的社会新闻。

左上:

“森迪尔小姐荣获桂冠——-世界小姐-选拔赛,南美小组独占鳌头”

昨天,在迈阿密海滩举行的选美比赛中,居住在米拉福罗莱斯的森迪尔·克拉迪丝小姐(十九岁)一举入选,成为当今世界的女王。下面,特向大家报道”世界小姐”和相关人员喜悦的声音。(下略)

左下:

“紧急派遣警务人员处理活人祭神事件——亚马逊河流上游未开化地区的惨剧”

在马杜雷德·迪斯地区,发生了把少女作为祭神的供品奉献给火神的惨剧。为此,警方派出了四架直升机前往调查。在这片远离现代文明的土地上,至今仍然由女巫统治着村庄。最近,该地区频繁发生地震,村民们接到”神谕”,说是要想躲避震灾,就必须选用漂亮的女孩祭神,才能平息神的愤怒。村民们对此坚信不疑,立刻蜂拥到某少女的家中。可怜这位就连邻村人都赞不绝口的十六岁美少女,在一片呜咽般的祈祷声中被神召去了。祭坛上装饰着鲜花,少女那痛苦的惨叫声久久地回荡在森林里……可是,畏惧神灵的父母亲不敢抗拒神的旨意。亚伯拉罕①的奇迹最终没有能够在这片原始森林里再现。当局在逮捕女巫的同时,为了防止事态波及到其他部落,正在研究对策。

中上:

“电子计算机房建成——圣马尔科斯大学的新生力量”

投入两亿索尔巨资的计算机房已经竣工,这将在我国的统计和研究领域发挥重大作用。

中下:

“两名留学生下落不明”

前往亚马逊原始森林探险的意大利学生失去联系已经三天,有关方面甚为忧虑。该两名意大利留学生失踪的地点位于原始森林的深处,从伊基托斯市出发,需要先坐两天卡车,再乘坐七天汽船,然后还至少需要步行四天。据称,这一带是猎杀人头祭神的土著部落经常出没的地区。

中下:

“宇宙射线异常增加的观测报告”

据卡哈马尔克电波天文台的观测报告,昨天傍晚观测到的宇宙射线比平时增加了百分之十。据格亨教授推测,这是由于太阳表面出现的”耀斑”现象所致。

右上:

“秘鲁全年都是-愚人节-——播送虚假新闻的播音员被判决”

去年4月1日,北部广播电台的播音员罗杜利盖斯由于播发了一条虚假的临时新闻——”一个类似宇宙飞船的物体降落在特鲁西略山区,两只奇怪的生物请求援救”——而被解雇。昨天,对该氏的上诉进行了公开审理,判决如下:原判”解雇”量刑适当,刑事处罚缓期执行。宣判后,罗杜利盖斯发表了以下的看法:”我敢肯定,我所广播的消息决不会给任何人带来麻烦。我希望,对于这种幽默的事件,应该给予幽默的判决。再说,秘鲁官方所编发的新闻,又何尝不是一年到头都是在愚弄人呢?”

右下:

“尤格村村长因动用私刑罪被捕——印加遗风犹存”

居住在瓦斯卡兰山麓的村长因固守印加的传统,反抗秘鲁宪法而遭到起诉。被丈夫以通奸罪起诉的村民格雷高利雅夫人,按照阿塔瓦尔帕②的法令,强行赤裸着身体向全体村民认罪。由于极度羞愤,夫人当即倒地,人事不省。夫人躺在地上接受了丈夫表示恕罪的亲吻,夫妻间的矛盾圆满解决。而村长则被依法逮捕。

山岳·河流·森林的文化

在这个充满骇人听闻事件的复杂环境中,世界小姐、宇宙射线、电子计算机、愚人节等消息是发生在沿海欧化地区的社会新闻。其他三则新闻,则是从三个不同的层面,各自代表着一种土著文化的缩影。

尤格村事件发生在海拔三千米以上的安第斯高原上,那里居住着一群印加帝国的后裔,他们是恪守传统的黄种人。

另外,留学生下落不明的事件,是反映希巴罗族原始森林部落情况的新闻。最后的”活人祭祀”事件,说的是那些生活在河网地区的黄种人,他们远离原始森林和高原——这两个象征着征服与野蛮的世界,而是由温和的河流给他们提供了生存的条件。

在这三个层面中,对于温和、原始的”河流人”,我寄予着深深的同情。他们称生活在高原上的印加古文明人为”山岳人”,称生活在原始森林中的人为”森林人”,同样,他们称自己为”河流人”。

其一是他们之间的客观相关性。在这三者之中,他们都是以大自然为背景的。其二是他们率真的科学性和世界性。在这三者之中,他们都能平等地给自己一个准确的定位。

不妨,我们可以把他们与日本人作个比较。在日本人看来,只有日本才是”神国”,其他人都是些”妖怪”、”野蛮人”。世界上有无数个圆锥形的火山,可是,日本人边走边给它们一一取名道:”秘鲁富士山”、”智利富士山”……

日本人既不分析事物之间的相互联系,也不进行加工整理,只是一味地把”洋鬼子”、”舶来品”、”圣诞节”、”天皇”、”寺庙”等词汇堆砌在一起,诚如布尔罗·塔威特先生所评价的那样:日本人是没有性格、杂乱无章的国民。

可是,日本人却对排序有着特殊的兴趣。从表面上看,委内瑞拉与日本的收入水准在全球排名分别是第二十五位和第二十六位(根据执笔时联合国的统计数据——作者注),然而,这又能够说明什么呢?在委内瑞拉,有半数左右的人口拥有比家庭成员还要多的汽车,而另外一半人口则仍旧是光着脚的”山岳人”和”河流人”。

希巴罗族的”人头皮囊”

森林人——希巴罗族人,由于擅长于制作”人头皮囊”而闻名于世。

他们把特制的竹片插入刚刚猎割的鲜血淋漓的头颅中,巧妙地将肌肉与头骨分离开来。然后敲碎头骨,剥下头皮和面皮,再把皮囊翻过来,放进葡萄酒中煮十天十夜。

这样,经过去除脂肪的处理,将皮囊从蒸煮的卤汁中捞出来,经过一段时日使其干燥,就形成了一只小巧而且柔软的皮囊。

最后一道工序就是熨平。他们在没有头骨的空皮囊里装满烧红了的小石子,皮囊就会发出”吱吱”的声响,散发出令人窒息的恶臭。如此反复几次,再密密麻麻地缝合起来……制成后的”人头皮囊”,其大小只有原头颅的三分之一左右。

我曾经数次将”人头皮囊”拿在手中观看过,事后每每想起”人头皮囊”那黑色的面部和那没有收缩的、耷拉着的黑色长发,便有一种毛骨悚然的恐惧感。

我之所以在这里介绍希巴罗族人,不仅仅是因为他们在”多样性”中具有典型意义,同时还想为他们辩解:希巴罗族人的身上也有许多值得我们学习的人性,他们绝不是那种毫无秩序、以砍杀人头为职业的民族。

恪守礼仪、威风凛凛的希巴罗勇士是决不会小偷小摸和接受别人施舍的,他们砍杀人头的最大理由是复仇。

挽着发髻的勇士,一旦从头插羽毛、俨然一副大元帅模样的族长那里得到允许——”去吧,做一个男人,去为你的亲人报仇!”——之后,便会数年如一日,卧薪尝胆,在朋友们的支持和同情下,拼了命也要兑现自己的诺言。他们不屑于偷袭,而是像战国的武士那样,首先通报自己的姓名,挑明讨伐对方的理由,然后才砍杀过去。不过,一般情况下,这种正义感来自于祖先,历经了许多代人的传承,其中真正隐含着的是好胜心和荣誉感。

另一个砍杀人头的起因与拉绳定界有关。自古以来,他们就是文明人武器的受害者。不过,他们并没有因此而猎割那些遵守习俗者的头颅。那些熟知内情的商人甚至可以根据放置在密林小径上的一支箭矢来判定该领地首领的变更情况。这些商人把相当于”通行税”的物品放置在指定地点,然后则在一旁等候。可是,如果过了几个小时还不见物品被对方接受的话,则表明交涉没有成功,就得考虑或更换物品,或改变前进的方向。

当然,那些被抓住砍了头的冒险家都是冒犯习俗、擅自闯入的冒失鬼。可是,如果被捕者临危不惧、值得尊敬,豪爽的希巴罗族人不仅不会杀死他,相反还会赠送许多美女,将其收为族长的养子。反之,对那些哭天呼地、乞求饶命的人,他们则不屑一顾,挥刀将其剁为肉泥。

虽然谈不上技术文明,但是,传说中的森林恶魔——希巴罗族人的生活状况也并不是远离现代文明的。他们做事特别认真,缺乏幽默感;他们特别忠诚,为了种族的利益可以毫不犹豫地牺牲自己的生命。就这两点而言,倒是与日本人最为相似。然而,他们无论对谁都十分地光明磊落,没有丝毫的奴颜婢膝。在这一点上,恐怕要远远胜过我们今天的日本人。

孤独的日本血统

再让我们回过头来看一下几乎占据了整个大陆南部的白人社会的情况吧。当然,我们日本人也一直勤勉地在这里工作着。可是,白人却向我提出一些实在无聊的问题:

“喂,教授,你们日本人夫妇难得能感受到生孩子的乐趣吧?”

他这样问的意思是说:”我们夫妻之间经常这样闲聊:这回咱们生个孩子,头发要什么颜色的呢?瞳孔是黑色的好呢,还是宝石般的蔚蓝色好呢?”

日本人都一样,看上去面孔都一样,细细的眼睛,平塌的鼻子。

其实,南美的白人也并不一定都是西班牙血统。你不妨在街头截住一位迎面走来的漂亮小姐,试着问一下她的出身。

“我是阿根廷人。不过父亲是西班牙和意大利人的后裔。母亲虽说是美国人,但是,在她的血管里却同时流淌着白俄罗斯和印第安人的血。是啊,我理想中的丈夫最好是德国人。当然,希腊人也可以。”

没想到,都说南美是没有人种差别的,原来真正的原因是在这里啊!因为祖先中各种各样的人种都有,所以就很难说会遗传谁的基因,肤色是白也罢,黑也罢,都只不过是一种偶然而已。

但是,在地球这个庞大的人种混合实验室里,有一个顽强否定混血的种族,那就是日本:

“我们是优秀的大和民族,即使是把尸骨埋葬在南美,也要永远保持民族骨血的纯粹。”

也许是不了解日本人始终抱着优越感的真实情况,一位葡萄牙绅士曾经觍着脸拍拍我的肩膀,道:

“先生,如果不混血的话,日本人就会慢慢退化。日本人为什么会有劣等感呢?其实,日本人也是比较好的人种。所以,如果日本男人与白人姑娘结合的话,不是很好吗?”
请点击这里继续阅读下一篇


①亚伯拉罕:圣经故事中犹太人的始祖——

②阿塔瓦尔帕(1500-1533),印加帝国的最后一个皇帝,被西班牙侵略者设计捕获并杀害。

如果觉得有意义,请帮忙扩散

点击量:131

发表评论?

1 条评论。

发表评论


*

如果觉得有意义,请帮忙扩散

YouTube
订阅Subscribe
RSS
SOCIALICON
Instagram
Google+
Google+
https://www.freeinchina.org/ugly-japanese-5">
Facebo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