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存档: 酷刑

陈建刚律师、刘正清律师会见谢阳笔录

编者按:这是一个极具史料价值的律师会见笔录。笔录如实记述了人权律师谢阳在被拘押期间受到的惨无人道的酷刑,包括长时间剥夺睡眠、扇耳光、殴打、禁止喝水、辱骂、固定姿势、威胁家人朋友等。相关内容已经用粗体标出。

继续阅读 »

点击量:8

杨永信,电击恶魔还在逍遥法外

——雷斯林 (注:文章有所被修改。此文局限于作者的水平,不是很优美,也有些零散,关于健全法制的思考也不全面深入,但揭露了杨永信的恶行及共产党独裁体制)

我一直以为随着互联网的普及,网瘾这个词已经成为过去时。

因为整个社会已经互联网化,网络早已成为我们学习,生活,事业的重要部分。一个不会使用互联网的青年人将在这个时代寸步难行,反而有不少沉溺的人利用网络达成了远超别人期望的成就。毕业后的这些时间,我眼见着曾经的一个个网瘾少男少女靠着创业做软件或者干脆做自媒体过得越来越好。

就像最早的时候没人敢吃螃蟹,一个新事物刚出来的时候被妖魔化是正常的。然后随着它普及,越来越多面被人了解,终究会洗刷掉妖魔化的罪名。

然而就在现在这个互联网时代,微博认证为“临沂市精神卫生中心主任医师,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专家”的杨永信还在孜孜不倦地宣传着他的戒网瘾事业。十年前如此,三年前如此,在今天还是如此,一如既往地靠妖魔化网络,不科学的治疗方式收取巨额治疗费。真的是在作恶。

更别说几年前惨无人道的激进“电击疗法”,给无数孩子留下了无法消除的心理创伤。而至今没有任何人表示愿意为此负责。 继续阅读 »

点击量:115

郭飞雄酷刑遭遇报告

郭飞雄两次入狱。2006至2011年第一次入狱,刑期五年;2013年8月8日第二次入狱至今,刑期六年。郭飞雄呆过6个看过所和监狱,被提审过200多次,有时是一天数次,甚至有时是用担架抬着去被审讯的。

第一次入狱期间,在梅州监狱和沈阳秘密关押地点辗转期间,受过如下酷刑(部分统计):

1、疲劳审讯13个日夜,不許睡觉。

2、戴脚镣100多天。

3、被手脚穿插固定銬在木板床上42天,全身不能弯曲。

4、被拔头发、搔痒侮辱达20多天。

5、被黑头套,在秘密关押地点暴打。

6、坐老虎凳。

7、被反吊双手悬空,靠双手肩关节支撑全身的重量。

8、被辦案警察用高压电警棍,电击生殖器。 继续阅读 »

点击量:46

欧盟对中国的人权状况表示担忧 (24/05/2016)

欧洲联盟 及其成员国忆及1月29日发表的联合声明,对律师张凯和律师助理高月已经获释一事表示欣慰。但是仍有大量与2015年7月9日的大规模抓捕事件相关的人权律师和人权维护者处在被关押或被隔离的状态;欧盟对此依旧表示十分担忧。相关人权维护者倡导促进和保护《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和《世界人权宣言》所保障的人权,考虑到他们的工作性质,被控“颠覆国家政权”或“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的罪名有欠理据。

欧方呼吁中方在处理这些案件时做到充分透明并尊重适当程序。如果中方做到以上,相关人士应得到释放。被拘留人士仍然无法自主选择律师并获得帮助,其亲属亦不被允许前往探访。必须对这些案件做出司法裁决的最后期限遭到反复推延,导致当下充满不确定性的情形持续演进。

欧方还关切地注意到,一些报道指出,试图为被拘留人士辩护的律师多次被威胁取缔律师执照。欧方还获悉,被拘留人士的亲属曾多次出国受阻,还有人曾被恐吓,勒令停止公开对被拘留的家人表示支持。

我们敦促中方履行其国际人权义务,尤其是保障言论自由以及中国依法治国的方针。

Resource: http://eeas.europa.eu/delegations/china/press_corner/all_news/news/2016/20160524_zh.htm

点击量:23

常林峰究竟是被酷刑致残,还是勾结法院自残以求出狱?

今天又看到常林峰的案子,我特意搜了一下,看他的手究竟是否在被抓前烧伤的,结果发现他在刚被抓时的审讯录像里手却是好的。那疑问来了:手畸形是被抓后酷刑造成的?或者还有一个可能是他走被抓后串通法院自残以生活不能自理为由要求释放?或者是在看守所遭遇到意外火灾?但有一点可以肯定,在他的致残问题上,公安,检察院,法院,律师,他本人都隐瞒了实情。这究竟是又一起中国特色的死刑冤案,或者是一起离奇加上司法腐败的中国辛普森案?期待更多的知情人披露相关消息。imageimageimage

点击量:100

【视频】一个“老红军”的后代披露历史真相

点击量:15

谢长发在狱中遭到毒打及被禁止上厕所

谢长祯(谢长发之弟)

2016年2月22日元宵节,我赶往湖南省赤山监狱看望哥哥谢长发。下午两点半进入会见大厅以后,等了很久才看到谢长发从监狱内走出来,在经过监狱内部监听室时,谢长发与狱警交谈了将近10来分钟,然后才来到隔窗的会见窗口。
兄弟俩通过话筒极简短的互相问候,然后谢长发告诉我赶快用笔进行记录,他担心狱警不会让他讲。果然不出所料,我们的讲话时长不到5分钟,我记录下来的文字 也没超过100字,就被狱警掐断了通话(正常探视的通话时间一般是30分钟) 继续阅读 »

点击量:16

会见舒向新,从“生不如死”中走来!

       今天会见舒向新律师非常顺利。在会见室外,老远看到穿上大棉袄的舒律师被提出监所大门,我和蔡瑛律师一同向他挥手,他也举手示意。律师会见室内,巨大的摄 像头就安装在隔离栏上,40厘米许正对着舒律师所坐位置,一举一动(不知是否有录音功能)尽在掌握之中。辩护律师也面对摄像头背面而坐,距离也是约40厘 米。济南第二看守所这种统一设置的摄像头对在押人员和辩护律师来说,或许带来不小的心理压力。当我们告诉舒律师,大家都在关注你昨天被拷打冻饿的遭遇时, 这个46岁的山东壮汉,突然流露出好像小孩子受了极大委屈的神情。他耷拉着头,咬着嘴唇,热泪脱眶而出,喃喃道: 继续阅读 »

点击量:171

终于能面对曾经的酷刑创伤(心理)

快五年了,被强压于潜意识下的心理伤害终于开始能够慢慢被我直视。虽然我清楚地记得当时被长时间高电压电 击的痛不欲生的感觉,可我总是潜意识中回避我对这 种伤害的恐惧,直到这种心理伤害造成的障碍越来越影响我与人的交流。今天清晨梦见一个巨大的黑影拿着电棍向我冲来,我立即醒了。这是第一次梦中再现茉莉花 时被酷刑的经历,虽然短暂的可能只是一闪念,但代表我潜意识中开始正视这段创伤了。

2010年被绑架殴打受到死亡警告后,也在随后几天中 睡觉 不安稳,梦中剧烈挣扎,早上醒来后发现床单严重皱褶并被汗浸湿 继续阅读 »

点击量:25

‎張六毛‬遺體全身傷痕‬,高度疑似酷刑致死

by 刘沙沙

覃臣壽律師:探視張六毛遺體後看到的體表問題綜合:右腳腳踝處有腳鐐深痕;左腳小腿有兩條十多厘米長明顯淤青的疤痕,有膠布貼過的痕跡,左小 腿腿毛被刮。腹部全部淤青;肛門便血;左手手背明顯紅腫,沒有看到針點;胸部明顯幾塊血痕,有長方形,有弧形;右手臂有創傷性傷痕;十個手指淤青, 十個腳趾蒼白;枕部有明顯痕溝,枕頭處都是血;脖子後背顯紅色;嘴巴張開很大,口腔、嘴唇有血跡、血疤(大出血?);右肘內側下方2厘米處有大塊腫塊,旁 有深窩;左腳小腿有黃色條狀,顯出淤青;右耳下方有創口和淤血。

点击量: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