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存档: 虐待

郭飞雄酷刑遭遇报告

郭飞雄两次入狱。2006至2011年第一次入狱,刑期五年;2013年8月8日第二次入狱至今,刑期六年。郭飞雄呆过6个看过所和监狱,被提审过200多次,有时是一天数次,甚至有时是用担架抬着去被审讯的。

第一次入狱期间,在梅州监狱和沈阳秘密关押地点辗转期间,受过如下酷刑(部分统计):

1、疲劳审讯13个日夜,不許睡觉。

2、戴脚镣100多天。

3、被手脚穿插固定銬在木板床上42天,全身不能弯曲。

4、被拔头发、搔痒侮辱达20多天。

5、被黑头套,在秘密关押地点暴打。

6、坐老虎凳。

7、被反吊双手悬空,靠双手肩关节支撑全身的重量。

8、被辦案警察用高压电警棍,电击生殖器。 继续阅读 »

点击量:25

唐荆陵起诉看守所,其律师被扣

今天上午八点半进入广州市第一看守所,晚上六点走出来。中午在看守所吃饭,第一次。

原因是唐荆陵先生要起诉广州市第一看守所,十一点左右,我让他签起诉状和授权委托书。被负责任的看守所警察逐级汇报。于是我被大广州国保留到下午六点,谈心做笔录。

了解《一个囚徒的人权报告》和起诉状是怎么形成的。我说起诉状是根据《一个囚徒的人权报告》整理的,《一个囚徒的人权报告》是唐荆陵口述,我记录整理的。

唐荆陵先生认为其宗教信仰、读书学习、亲属探视等权利未能得到保障,欲起诉羁押场所广州市第一看守所,本是基本人权。

作为唐先生的辩护律师,职责就是保护其合法权益。但不仅连唐先生的基本人权得不到保障,就连律师的人身自由都受到非法限制,遑论律师的执业权利。

呜呼,我大法治国!我要有多无耻才有脸说自己是律师?

葛永喜

二0一六年五月三十五日前八天

点击量:11

谢长发在狱中遭到毒打及被禁止上厕所

谢长祯(谢长发之弟)

2016年2月22日元宵节,我赶往湖南省赤山监狱看望哥哥谢长发。下午两点半进入会见大厅以后,等了很久才看到谢长发从监狱内走出来,在经过监狱内部监听室时,谢长发与狱警交谈了将近10来分钟,然后才来到隔窗的会见窗口。
兄弟俩通过话筒极简短的互相问候,然后谢长发告诉我赶快用笔进行记录,他担心狱警不会让他讲。果然不出所料,我们的讲话时长不到5分钟,我记录下来的文字 也没超过100字,就被狱警掐断了通话(正常探视的通话时间一般是30分钟) 继续阅读 »

点击量:6

李碧云坐牢期间受到严重虐待

秀才江湖: 我在广州慈善医院,看望被佛山当局迫害得刚出牢房、又进医院的佛山人大代表独立参选人李碧云。听了她刚经历的十五月的牢狱之灾,我气得咬牙切齿,恨不得马 上揭竿而起。她说她能活到今天,就是一个奇迹。被衙役虐待得晕倒,冬天抢她被子,住在武警医院期间病得痛苦不堪还被戴着三十斤的脚镣、固定在床上

点击量: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