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存档: 看守所

唐荆陵起诉看守所,其律师被扣

今天上午八点半进入广州市第一看守所,晚上六点走出来。中午在看守所吃饭,第一次。

原因是唐荆陵先生要起诉广州市第一看守所,十一点左右,我让他签起诉状和授权委托书。被负责任的看守所警察逐级汇报。于是我被大广州国保留到下午六点,谈心做笔录。

了解《一个囚徒的人权报告》和起诉状是怎么形成的。我说起诉状是根据《一个囚徒的人权报告》整理的,《一个囚徒的人权报告》是唐荆陵口述,我记录整理的。

唐荆陵先生认为其宗教信仰、读书学习、亲属探视等权利未能得到保障,欲起诉羁押场所广州市第一看守所,本是基本人权。

作为唐先生的辩护律师,职责就是保护其合法权益。但不仅连唐先生的基本人权得不到保障,就连律师的人身自由都受到非法限制,遑论律师的执业权利。

呜呼,我大法治国!我要有多无耻才有脸说自己是律师?

葛永喜

二0一六年五月三十五日前八天

如果觉得有意义,请帮忙扩散

点击量:47

被抓近十个月的尹旭安被允许会见了律师

蔺其磊律师:

2016年5月10日上午,我在大冶市法院复制了尹旭安涉嫌寻衅滋事罪的案卷。下午2:30我到大冶市看守所要求会见尹旭安,这次办事人员看过起诉书后办理了会见手续,至此被抓近十个月的尹旭安在案件转到法院时才被允许会见到了律师。
寒暄几句我迫不及待地问尹旭安自2015年7月28日被抓以来是否受到刑讯逼供以及侮辱等其他不人道的待遇。看来有点迟钝的尹旭安断断续续地讲到:被抓当晚因申请一个曾对他逼供过的警察回避,被该警察辱骂。在被送到大冶市拘留所后被同房的人围住,一个叫彭子键的对其暴打,(我看其左眼眶上明显的疤痕)其按了三次警铃,管教才到场却说“你是垃圾该打”,很长时间才把尹旭安送到医院缝了几针。最可恨的是,尹不但被打还被行政拘留了十日。 继续阅读 »

如果觉得有意义,请帮忙扩散

点击量:25

会见舒向新,从“生不如死”中走来!

       今天会见舒向新律师非常顺利。在会见室外,老远看到穿上大棉袄的舒律师被提出监所大门,我和蔡瑛律师一同向他挥手,他也举手示意。律师会见室内,巨大的摄 像头就安装在隔离栏上,40厘米许正对着舒律师所坐位置,一举一动(不知是否有录音功能)尽在掌握之中。辩护律师也面对摄像头背面而坐,距离也是约40厘 米。济南第二看守所这种统一设置的摄像头对在押人员和辩护律师来说,或许带来不小的心理压力。当我们告诉舒律师,大家都在关注你昨天被拷打冻饿的遭遇时, 这个46岁的山东壮汉,突然流露出好像小孩子受了极大委屈的神情。他耷拉着头,咬着嘴唇,热泪脱眶而出,喃喃道: 继续阅读 »

如果觉得有意义,请帮忙扩散

点击量:176

如果觉得有意义,请帮忙扩散

YouTube
订阅Subscribe
RSS
SOCIALICON
Instagram
Google+
Google+
https://www.freeinchina.org/tag/%E7%9C%8B%E5%AE%88%E6%89%80-zh">
Facebo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