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存档: 民运

【视频】王默的经典自我辩护词

点击量:12

谢长发在狱中遭到毒打及被禁止上厕所

谢长祯(谢长发之弟)

2016年2月22日元宵节,我赶往湖南省赤山监狱看望哥哥谢长发。下午两点半进入会见大厅以后,等了很久才看到谢长发从监狱内走出来,在经过监狱内部监听室时,谢长发与狱警交谈了将近10来分钟,然后才来到隔窗的会见窗口。
兄弟俩通过话筒极简短的互相问候,然后谢长发告诉我赶快用笔进行记录,他担心狱警不会让他讲。果然不出所料,我们的讲话时长不到5分钟,我记录下来的文字 也没超过100字,就被狱警掐断了通话(正常探视的通话时间一般是30分钟) 继续阅读 »

点击量:6

贾榀:胡海波为国保线人且故意传播艾滋病

贾榀于Facebook揭露:

下列判决书中的胡海波,就是受国保系统指使混入民运圈中的胡海波!

胡海波曾是数十次作案的抢劫犯,长期吸毒人员,艾滋病患者。曾因吸毒和抢劫被劳教判刑,胡海波出狱之后,为达到报复目的,频繁更换女朋友,并发生性关系,以达到传播艾滋病的效果。他换女朋友,比别人换衣服还勤。后来胡海波受国保系统指使混入民运圈,积极帮国保系统搜集情报,不断在民运圈抛头露面提高知名度,妄图在民运圈掌控话语权、收割抗争者们的成果,积极帮助国保干那些下三滥的事。胡海波明知自己有艾滋病,却频繁的与各地公民圈朋友吃饭聚餐,甚至跟个别女性发生关系 继续阅读 »

点击量:28

关于周锋锁推文的一些联想

纷呈繁杂——这是我每次看到针对民运、人权活动人士的各种指责、谴责或攻击时的感慨。【补充建议:频繁地收到指责盛雪女士的邮件,我冒昧地建议一下,要不设立一个临时网络仲裁委员会,经过双方充分举证辩论及委员会调查取证后,由委员会做出裁决?如果有一方或者双方都对仲裁委员会不信任,可以直接到加拿大法院起诉,一方可以诈骗、帮人办假移民等由起诉,一方可以诽谤、侮辱人格为由起诉。各国都有政府或非政府组织提供的免费法律援助,像涉及到中国这样的大国的民主事业,肯定会得到支持的。关键是要不断地尝试联系不同的机构】 继续阅读 »

点击量: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