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存档: 民主革命

论宽恕国保国安

 

是的。我们要宽恕。我给你讲个亲身经历的事。茉莉花之后我又到了北京,联系了之前怀疑是国保卧底的人。他请我到八达岭一个隐藏极深的饭庄吃饭,里面极其宽敞豪华,一大群小平头年青人伺候我们。我给他讲了一个我刚看到的一张照片。那是罗马尼亚民主后人民拿枪追杀秘密警察的情景,那个罗马尼亚国保满脸惊惶 继续阅读 »

点击量:14

新形式——中国街头革命的云组织化

Liu Dejun

大众需要的不是启蒙,

而是鼓励。

我们应当私下发展人员,

坚持每周走上街头表达反对;

周五下班后是个好时间,

此时大多警察都反感加班。

鉴于目前中国共产党对民众反对组织的严酷打击,反对派无法组织大规模的有效行动,建议还持传统思维方式的异议分子转换思维,借鉴互联网时代的新技术:云。

平时不举行大规模的实体会议,主要通过Gmail及通信加密工具进行联系(附:强烈建议用这个邮件加密工具,不久前加上中文说明。只有通讯双方能看到,阅后即彻底删除,即使国保

继续阅读 »

点击量:11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