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存档: 民主化

论宽恕国保国安

 

是的。我们要宽恕。我给你讲个亲身经历的事。茉莉花之后我又到了北京,联系了之前怀疑是国保卧底的人。他请我到八达岭一个隐藏极深的饭庄吃饭,里面极其宽敞豪华,一大群小平头年青人伺候我们。我给他讲了一个我刚看到的一张照片。那是罗马尼亚民主后人民拿枪追杀秘密警察的情景,那个罗马尼亚国保满脸惊惶 继续阅读 »

点击量: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