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存档: 剥夺

德国遗产法案例(1)

丧偶企业家E因为对其挥霍成性、才智低劣的儿子Söre(S)的失望,于1995年将其多年老友兼牧师保罗(P)和一个学校时的女同学Friederike(F)列为其遗产继承人,在其去世后各得其一半遗产。

2014年,在和保罗的一次徒步旅行后,E 写下了一份新的遗嘱:

”保罗关于‘离家出走的儿子’的喻言(路加福音15:11-32)后我受到持续的触动,所以我在这里将我的儿子Söre列为唯一继承人。保罗当面 继续阅读 »

点击量:492

律师执业权被剥夺,委托人被抬出看会见室

谢燕益律师妻子和律师会见

李柏光律师:

2016年5月16日上午九点半,我和谢燕益妻子原珊珊到达天津市第二看守所,我向执勤武警递交会见谢燕益的手续后,武警问我向哪个警官预约会见的事了,我说就找李斌。执勤武警要我们在大厅等李斌。十分钟后,李斌和另外一个警察一同出来大厅,把我和原珊珊接到看守所大厅里面一个小房子,两个警察与我们谈话。

李斌对我还是老调重弹,说谢燕益自己已经委托了辩护律师,我不能再做谢燕益的辩护人。我们问他谢燕益的辩护律师的名字、律所名称,李斌说保密,他不能告诉 继续阅读 »

点击量: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