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及秦永敏的经历显示可能很多人沦为了国安特务

当年中国茉莉花革命时我被捕后,曾有国安局的人(此人长期负责监视我,但我当时被从耳朵眼里电击大脑受到损伤,在他惊讶于我不记得他时我只是觉得他面熟,我这么多年来只要一高度集中注意力学习就头疼如刀割,但一直没有放弃努力回忆他是谁,前些天终于想起了,在北京798艾未未的展览上他还同我攀谈过)到秘密关押审讯我的地方游说我跟他们合作,说只要我愿意合作,我想做多大的生意就做多大的生意。估计也是让我做华为公司的那类生意吧,渗透监视各国。我2007年在深圳时的确尝试过找投资做安卓手机,技术我都有了,不过没找到有远见的投资人。

国安们从来不放弃游说、利诱任何人的机会。连秦永敏这样坐了二十多年牢的老民主运动人士,他们都曾向他开出过条件,只要他愿意监视汇报国外的三个湖北人(不知道是否包括我),就可以不判他刑并放他出国。所以我觉得国内外可能有不少前民运维权人士成为了他们的特务。所以在此提醒大家平时开展工作时多留个心眼,在不损及工作效率的同时注意保护国内同志的安全。最好的方式就是用零网加TOR及ICQ的匿名大群的方式发布可以公开的指导原则及行动信息。使用及介绍方法请看我每日的推特帖子:https://www.twitter.com/L5d

Hits: 9

Leave a Comment


*

Privacy Preference Center

Close your account?

Your account will be closed and all data will be permanently deleted and cannot be recovered. Are you su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