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典政治制度 3

2014年选举后的情势:

一,

在其党派表现不佳的基础上,Fredrik Reinfeldt宣布辞去总理兼党主席职务。
与瑞典民主党的合作被其他各方彻底否认。
社会民主党和环保党成立联盟作为少数派执掌政府。

社会民主党成员StefanLöfven成为总理。

新当选政府的第一项任务是提交预算草案。

二,

为了对预算进行表决,反对党也通常提出自己的草案。 2014年,右派联盟和瑞典民主党都提出了自己的预算草案。民主党的草案从一开始就没有成功的希望。

但政府的草案得到了左派议会党团的支持。

瑞典议会的传统将应该是瑞典民主党投票支持自己的预案,这将导致政府的预案得到超过反对派的多数票。
然而,瑞典民主党决定打破这一传统,并投票(违背他们自己的意愿!)支持右派联盟的预案。

三,

政府在预算草案中失败,反对党的政府预算方案在议会获得多数票通过。在选举之后不久,必须处理一个完全不同寻常的大规模的瑞典政府危机。
政府总理随后宣布在20153月举行新的选举。
不过,预计不会有其他选举结果。 新选举可能只会证实危机重重的现状。

四个月政治瘫痪的代价,看起来对所有竞选参与方来说都代价过高。

十二月协议:

因此,右派联盟建议政府尝试达成协议,使少数党体政府今后在这种议会党团构成的情况下也能正常运作。

在所谓的十二月协议中,为确保少数党政府未来在的预算能在国会通过,规定反对党在譬如2014年的状况下只能投票给自己党的预案。

红绿联盟(左派)和公民党团(右派) – 温和集会党,基督教民主党,中心党和自由人民党 - 都同意在安全,防卫,能源和养老金等领域的合作。
这项协议规定到下下届选举,也就是直到2022年生效,但公民党团(基督教民主党和温和集会党)已经于201510月宣布生效。

政治文化:瑞典作为共识民主的典范

一,共识民主一词不是指宪法规定,而是指人们特别是政治精英们传播开来的的态度和价值观。
其标志是偏向务实共识。

协议(“samförstånd”)适用于整体社会的基本目标,
长期的社会民主主义思想的优势地位发挥了决定性的作用,阐释了福利国家(Volksheim)的原则。

二,

虽然有迹象表明,福利国家的共识已经逐渐遭到侵蚀,但另一方面,温和集会党则成功地实现了现代化的竞选活动,而不是废除福利国家。
这个基本的共识使得在过去有可能没有跨党团界别的联盟,但也存在跨党团的政策共识点。

这也是右派联盟真正致力于的实际做法,该联盟也尝试让社会民主党和绿党参与重要决定。
12
月份的协议也被视为共识为导向的政治文化的表现。 在失败和日益分化的难民政策辩论之后,瑞典人对共识导向的政治文化是否仍然存在的疑虑在不断增加。

请支持我们的工作,点击下面按键进行捐赠或通过银行汇款,银行账号请参见 http://www.freeinchina.org/about




(完)

如果觉得有意义,请帮忙扩散

点击量:22

发表评论?

0 条评论。

发表评论


*

如果觉得有意义,请帮忙扩散

YouTube
订阅Subscribe
RSS
Instagram
Telegram
Google+
Google+
https://www.freeinchina.org/schweden3">
Facebo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