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结独裁政权或其他压迫之行动指南 (6)

前一篇请看http://www.freeinchina.org/revolution5
抵抗的结构性基础

因此,要解决对于无法控制之权力、也就 是压迫的问题,可能就在于学习即使在镇压之下、如何展开与保持服从与合作的撤出。这并不是容易的事。

通常当民众的成员以及团体或机构的成员 采取行动的时候,就可以达到实践不合作与 不服从更大的信心与能力。这也是前面所讨 论之一个有效限制或中断政治权力来源的必 要条件。有时候,个人可能提出抗议或辞职 而几乎不会被察觉,但如果在政府部门所有 的人拒绝执行一项政策,他们的行动可以产生一项重大的危机。

很重要的是,为了达到一个重大的政治冲 击,不服从与不合作往往需要采取大规模行动的形式。虽然个别行为可能有时没有太大 的冲击,组织与机构,例如,工会、商业组 织、宗教组织、官僚体系、村里、乡镇、城 市、地区等等的反抗可能很关键。人们可以 透过这些机构集体地提供不服从与不合作。像这样的组织与机构,它提供必要的权力来源给对手,被称为「支撑的支柱」。 4 民众有效地运用权力与控制统治者权力的 能力,会受到这些组织与机构之情况的高度 影响。正是在这些「地方」(或称之为「驻 集点」),权力可以被动员而且被运作。这 些「地方」提供控制统治者的结构基础,不 论统治者他们是否希望受到被控制。如果这 些独立机构是软弱的,对统治者权力的控制 就会是软弱的。如果这些机构是强大的,控制统治者的能力就会是有力的。 5

控制政治权力的因素
决定统治者之权力将被控制或不会受到控制的程度有三个最重要的因素:
民众对控制统治者之权力的相对期 待;
 社会之独立组织与机构的相对优势;
 民众以具体行动保留他们之同意权与合作的相对能力。

自由,不是统治者「施舍」给民众的东 西。社会中自由的程度是经由社会与政府之 间的互动来完成的。

根据这一个政治权力本质的社会深度观 察,人民具有巨大之权力的潜能。最终就是 态度、行为、合作、与服从,这些在供应所 有统治者与阶级体制、甚至是压迫者与暴君 的权力来源。

因此,任何政府之自由或是暴政的程度, 在很大程度上反映了民众之相对性的决定,就是他们要自由、及他们抵抗被奴役之努力 的意愿与能力。 「暴君只会在我们没能力抵 抗的地方施展权力」,印度社会学家克利斯 娜娜西力大拉尼(Krishnalal Shridharani)6 这么写到。

自我解放与权力潜能的动员

缺乏民众在要求改变之努力中的直接参 与,在民众与任何占据权位之统治者之间的 相对权力地位不可能会发生重大改变。最多 只是一个新的集团取代旧的集团变成统治者 而已。新的统治者可能会或可能不会在其自 行决定的行为下、保持对人民之福祉与自由的克制与关心。

因此,如果要让被压迫之人民的解放可以 发生、而且是真实的与可长可久的,它本质 上必须是自我的解放。这个解放必须藉由确 保人民有管理他们自己、塑造自己的社会、 及采取行动捍卫他们之自由与权利的持久能 力。否则,人民有可能会面临新的、可能更 加严厉压制的统治者,只是挥舞着不同的旗帜,或是信奉不同的教条。

印度研究伟大之甘地的社会学者拉马诺 哈尔洛希亚(Rammanohar Lohia)曾经写道, 他已经厌倦了听到改变压迫者之内心的必要性。这是不错的,但更重要的是改变被压迫 内心的努力。他们必须变成不愿意继续接受 他们受到的压迫,并成为决定要建立一个更 美好的社会。人民决心的软弱、以及非常重要的是在他们采取行动之能力的软弱,让他们只得继续接受压迫与屈服。加强这个决心 与增强采取行动的能力,这些人民就不再 需要受到压迫。这种自我解放,只有透过 以他们自己的努力来增强下属的权力才能实现。

印度独立运动领袖圣雄甘地强调意志与态 度改变的重要性,它是改变服从与合作之行 为模式的先决条件。他强调,有以下的必要需求:
 要有从消极的屈服提升到自我尊重与 勇气的心理改变;
 被统治者要承认,就是他们的协助才 让现有的政权存在;
 要建立撤销合作与服从的决心。7

甘地相信,这些改变可以有意识地加以影响。

一旦受到宰制的民众想要作出改变,要达 到这个改变就必须有能力作出有效的动员与行使有效的权力。一旦民众「有意愿」不服从与不合作,这就需要强有力行动的手段。然后,它需要一种行动的技术,透过它可以保持与强化既有的独立机构、创造与捍卫新的机构,并且抵抗、对抗、与破坏压迫之统治者的权力。

民众必须有能力限制与切断压迫者的权力来源。要将统治者的权力削弱到以下的程 度:
否定当前统治者施加统治的道德权利;
 对统治者不服从、不合作,并且拒绝 协助统治者;
拒绝提供统治者所要求的技能与知 识;
 否认统治者对行政管理、财产、天然资源、财务资源、经济系统、通信与运输的控制。

除此之外,如果统治者对挑衅之民众的处罚因为军队或警察部队之中的不满而没有办法执行,或者尽管有严厉的惩罚,一般民众的反抗还是持续,甚至增长,那么统治者的权力将会缩小,甚至会解体。

一种能够达到这些控制统治者权力及动员民众潜在力量之行动的技术,也应该是一个让民众拥有控制任何统治者的持久能力、 以及保卫人民能够自治的能力。有一种类型的行动具有实现这种控制的潜力,它就是「非暴力行动」或「非暴力抗争」的技术。因此,让我们更深入地研究这种类型之抗争的本质。

注释:
4 罗伯特赫尔维(Robert Helvey)引进了这个术语。
5 有关这个分析的进一步讨论,参阅吉恩夏普,「社会力 量与政治自由」,在「社会权力与政治自由」,第21-67页。
6 克利斯娜娜西力大拉尼(Krishnalal Shridharani),「没有暴力的战争:甘地之方法及其成就之研究」,(纽约:哈扩特布雷斯公司,1939年,再版:纽约与伦敦:加兰德出版社,1972年),第305页。
7 参阅吉恩夏普,「政治战略家的甘地,及其伦理与政治 的散文」(波士顿:波特萨金特,1979年),第43-59页。

点击量:40

发表评论?

1 条评论。

发表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