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结独裁政权或其他压迫之行动指南 (2)

前一篇请看 http://www.freeinchina.org/revolution1

非暴力抗争的个案
从18世纪后期到整个20世纪,非暴力行动之技术广泛地使用在殖民地的叛乱,国际政治与经济冲突,宗教冲突,以及反奴役的抵抗运动.1这项技术的目标曾经为了确保工 人结社的权利,妇女的权利,普遍成年选举的权利与妇女的选举权。这种类型的抗争曾经被用来争取民族独立,创造经济收益,抵抗种族灭绝,破坏独裁体制,争取公民权利,终结种族 隔离,以及抵抗外国占领与军事政变。

在20世纪,非暴力行动在整个世界激起了前所未有的政治意义。人们使用这种技术累积了重要的成就,当然,有时候也遭遇到挫败,获得了工资的提高与工作条件的改善,废除了压迫的传统与习俗。在许多国家,部分因为使用这种技术,男子与妇女都赢得投票权。政府的政策受到改变,法律被废除,制定了新的法案,以及建立了政府他们的军队被击退了。帝国瘫痪了,军事政变受到挫败而且独裁政权受到瓦解。非暴力抗争过去被用来对付极端的独裁统治,包括纳粹与共产主义体制。

20世纪早期使用这种技术的个案中,包括在俄罗斯1905年革命的主要内容。在不同的国家有越来越多的工会广泛地使用罢工与经济抵制。中国人在1908年,1915年与1919年发生抵制日本产品。德国人使用非暴力抵抗1920年的卡普政变(Kapp Putsch),及于1923年抵抗法国与比利时的占领鲁尔。在l920与30年代,印度的民族主义者在圣雄甘地的领导下,以非暴力的行动对抗英国对他们的统治。同样地,穆斯林普什图人(Muslim Pashtun)在英属印度(今巴基斯坦)西北边境省内在汗阿布杜勒加法尔汗Khan Abdul Ghaffar Khan)的领导下也使用非暴力抗争来反抗英国的统治。

从1940至1945年在欧洲的各国人民,特别是在挪威,丹麦与荷兰,用非暴力抗争对抗纳粹的占领与统治。非暴力行动被使用来挽救在柏林,保加利亚,丹麦,与其他地方对犹太人的大屠杀。1944年春天,萨尔瓦多与瓜地马拉的军事独裁者,分别在短暂的非暴力抗争中被推翻了。美国公民权利之非暴力反对种族隔离的抗争,特别是在1950年60年代,改变了法律与美国南部历史悠久的政策。1961年4月,在法国殖民地阿尔及利亚不合作之法国征召入伍的士兵,结合在法国的群众示威与德勃雷戴高乐政府的反抗威权,在巴黎发生一些相关的政变之前就打败了在阿尔及尔的军事政变。

1968年与1969年,随着华沙公约组织的入侵,捷克与斯洛伐克以临时起义的非暴力抗争与拒绝合作摆脱了苏联的全面控制,有8个月之久。从1953年到1991年,在共产党统治之东欧国家的政治异议份子,尤其是在东德,波兰,匈牙利,爱沙尼亚,拉脱维亚与立陶宛,反覆使用非暴力抗争以提升自由。在波兰的团结工会开始以罢工抗争,以支持合法的自由工会结社的诉求,并在1989年终结了波兰共产党政权。非暴力的抗议活动与群众性的抵抗运动对于破坏欧洲人在南非统治的种族隔离政策,特别是1950年至1990年,也是非常重要的。在菲律宾的马可仕独裁政权在1986年一次非暴力的起义时就被摧毁了。

在1988年的7月与8月,缅甸民主人士借着游行与反抗威权来反对军事独裁,而且推翻了三个政府,但是这场抗争最后却屈服于一个新的军事政变与大规模屠杀。 1989年,中国学生与其他一些人在超过300个城市(包括北京的天安门广场)进行反对政府腐败与压迫之象征性的抗议活动,但大规模的抗议活动最后在受到军队大规模杀害之下而结束。

非暴力抗争带来了共产主义独裁体制于1991年在波兰与捷克斯洛伐克,于1991年在东德,爱沙尼亚,拉脱维亚与立陶宛的终结。以不合作与反抗威权的方式抵抗1991年由KGB,与苏联军队发动之“强硬派”的军事政变企图,阻挡了夺取苏联政府的企图。在科索沃,阿尔巴尼亚人之民众从1990年及1999年进行了一项广泛反对塞尔维亚统治镇压的不合作运动。科索沃解放军(科索沃解放军)游击队发起了暴力的行动。这之后发生对塞维亚族人极端的镇压与所谓种族清洗的大规模屠杀,导致北约的轰炸与介入干预。

从1996年11月开始,塞族人每天在贝尔格莱德(Belgrade)及其他城市进行游行与抗议,反对总统米罗塞维奇的专制统治,并且确保了1997年1月中旬一次选举欺诈的修正。不过,当时塞族之民主人士缺乏往前推进一步的抗争战略,而未能开展一项打倒米罗塞维奇独裁统治的运动。到了2000年10月初,欧特波(Otpor ,抵抗)运动与其他民主人士在一个精心策划之后,非暴力抗争再次奋起反抗米罗塞维奇,而独裁体制就垮台了。被菲律宾人“第二次人民力量”的运动赶下台去。在过去这个世纪还有许多其他重要的例子,而非暴力抗争的实践仍然在持续当中。

非暴力抗争的诸多方法

非暴力行动,或非暴力武器之中存在着许多具体方法。到目前为止已经确认将近200种方法,毫无疑问地,已经多出几十种方法存在,在未来的冲突中将会出现其他的方法。这些方法详列于第四章。

非暴力行动的方法包括示威游行,悬挂被禁止的旗帜,大规模集会,守夜,传单,纠察线,社会抵制,经济抵制,工人罢工,拒绝合法性,公民不服从,抵制政府的立场,抵制选举操纵,公务人员的罢工,警察的不合作,不必直接监督的不服从,兵变,静坐抗议,绝食抗议,街头静坐,建立替代性的机构,占领办公室,及建立平行政府。

这些方法可以用来作为象征性的抗议,终止合作,或阻断既有的运作体系。因此,非暴力的方法可以分为三大类:「非暴力的抗议与说服」,「不合作」 ,与「非暴力的介入干预」。

象征性的抗议活动,虽然在大多数情况下很温和,可以很清楚地表示有些民众是反对现有的政权,并且可以协助破坏它的合法性。加以实行而且时间足够长,就可以削弱对手的控制,财富,统治与权力,并且可以产生瘫痪的效果。非暴力干预介入的方法,是借由心理,社会,经济,肢体或政治的方法来扰乱既有的秩序,可以显着地威胁到对手的控制。

个人与团体对非暴力抗争方法之一般政治的有用性与道德上的接受度可能持有不同的观点。然而,每个人都可以从对它们的使用性与仔细研究它们潜在的相关性与有效性有更多认识与了解而获得好处。

一个务实的选择
非暴力抗争是由人们做了什么来加以辨认,而不是以他们相信什么来辨认。在许多情况下,使用这些非暴力方法的人们,他们认为在道德或宗教方面使用暴力是完全合理的。不过,对于他们目前面对的具体冲突,他们为了务实的原因选择使用不包括暴力的方法。

只有在极少的历史情况下,领导小组或领导者确实有个人反对暴力的信仰。虽然如此,即使在这些情况下,从务实之关注的基础上来看,非暴力抗争往往还是被认为具有道德上的优势。

不过,认为暴力违反了道德或宗教原则的信仰,并不构成非暴力行动.2也不是简单地缺乏肢体暴力就意味着非暴力行动正在发生。它是一种活动的类型,可以辨认非暴力行动的技术,而不是活动背后的信仰。

在历史上的案例中,自觉地选择非暴力抗争以取代暴力的程度,都有很大的不同。在过去的许多个案,非暴力的行动似乎或多或少都是自发性开始的,很少是特意的。在其他的个案中,选择某个非暴力的方法,例如劳工罢工,其理由只是对特殊情况的特定方法,并没有进行评估非暴力行动对暴力行动的好处。许多非暴力行动的应用似乎在其他地方有一些模仿的行动。

人们在这些冲突中已经认识到存在一个普遍之非暴力行动的技术,而且以前就了解它的运作,虽然程度上有很大的差异。

在大多数的这些个案中,之所以选择非暴力的手段似乎是因为预期成效的考虑。在某些个案中,似乎有好有坏混动的动机,也有务实的动机而主要有一个相对道德上对非暴力手段的偏好。
后一篇请看 http://www.freeinchina.org/revolution2

注释:
1,有关许多这些个案的英文考文献,参阅罗纳德麦卡锡(Ronald McCarthy)及吉恩夏普,布拉德班内特(Brad Bennett)协助,「非暴力行动:研究指南」,纽约与伦敦:加兰德出版社,1997年。
2,值得注意的是,一些「非暴力信仰」的信徒甚至拒绝接受非暴力抗争,因为它是一种启动冲突的方法(这就是他们不相信的)。

点击量:117

发表评论?

3 条评论。

发表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