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推论:钱云会先被打死后再伪造车祸

今天看了向丽转发的一篇对于出狱目击证人钱成宇的采访记录,综合我当时察看现场的所见所闻,加深了我当时的判断:钱云会可能是先被打死再被伪造车祸的。

理由一:“车祸”现场只留有一方二十五厘米见方不规则血迹,但如果人是单单由重型工程车碾压致死且内脏都被巨大压力挤出体外的话,地上一定会有很大面积的血迹。故此推测钱此前已经死亡,体内血液已经部分凝结;

理由二:据钱成宇描述,法医检查记录钱云会下颔骨骨折并多颗牙齿脱落,可法医并没明确此现象是由车祸所致。按正常情况,如果是由车祸所致,法医应当注明,这可能是法医不愿做伪证而故意留下缺口。另钱成宇作证说当时他察看工程车头并未发现有与人碰撞的痕迹。所以骨折及牙齿脱落加上钱云会手臂上有被暴力抓压痕迹可以推测钱此前即遭到了暴力对待;

理由三:钱成宇口述其在被酷刑审讯时,一保安曾不留意说出“我比你早知道(钱云会是被谋杀的)”时被审讯记录的警察用胳膊猛撞以制止其继续说话;另在审讯时被警察威胁“反正钱云会的案闹大了,不知我们温州得死多少人,如不支持招认‘交通事故’,先得(弄)死你两个儿子,打针死还是吃子弹,你自己考虑”,可见警察已经知道了钱不是死于车祸并得到了上级授意强迫钱成宇招认“车祸致死”。

附加理由:我在温州调查钱云会案时也两次被二十多名持冲锋枪、戴头盔穿防弹衣的警察抓捕,他们将我强留至半夜,意图拘留我,多亏温州网友“浪人黄伟”与警察据理力争本人才未被拘留。这说明他们害怕真相被我们调查出来,那就一定有不可告人的内幕。

下面是由天涯网友“2012莫谈国事”发表的采访记录及王成宇的亲笔证词原稿:

寨桥之行,我首先从采石场到寨桥村村口,分别用20公里和40公里的时速来回对到达华一村、华二村和寨桥村进行时间测算,看了案发现场车道位置和量了马路宽度。出乎我的意料的是,几经周折,我见到了被称为目击证人并以妨碍公务罪名判刑入狱的寨桥村村民钱成宇。后来在温洲,因为钱成宇,在温洲医院治疗的王立权与我取得了联系,并且,仍然七躲八藏的袁迪贵因与钱成宇通话也知道了我并与我取得了联系。

算日子,王立权应是2012年8月24日出狱,钱成宇应是2012年8月25日出狱。从微博中,我们已经知道袁迪贵出狱了,没想到的是,钱成宇已于2012年5月25日出狱。钱成宇告诉我,他减刑3个月,王立权减刑50天。

对我的来访,钱成宇显然有很严重的戒备心,喊了一个身大力不亏的朋友在旁边。聊了一阵子后,他心情略有放松,他朋友也主动到屋后边去了。

我关心的问题首先是,钱成宇在央视采访时对记者是怎么讲的。因为钱成宇第二天就被警方带走,并不知道外面以后发生的事,就是在里面知道了,是不是客观的?是不是被灌输的?接受采访是不是照着稿子念的?这都很难讲。所以我开门见山直截了当地问他这个问题。一提到这个话题,钱成宇就异常的气愤,他说,他讲的就是他亲眼看见工程车逆向行驶,当时他第一反应就是很奇怪,工程车用非常慢的速度在向前移,钱成宇说自己人当时就在马路对面,边横穿过马路边骂:XXX,这车怎么这样开法。

他之后在监狱里戴着手铐向央视记者详细地描述了他看到的事情经过,结果出狱后,看到的视频录像已经删剪拼接的完全不是他讲的原本意思。我问,采访时都有什么人在场,他说,一个女记者,一个录音的,一个摄像的。我说,至少这3个人都听到你说的全部的内容了,他讲后面站着的警察都听到了。他还谈了一件事,说一直以为自己是第一个看到现场状况的,在特警(交警)队,有一个保安喝止他说,不要讲了,我们早就在场,比你先看到。

钱成宇说,钱云会已经死了,不就是个死吗,我怕什么,我在监狱里就口述请人写好了事发经过情况,共写了6份,藏的到处都是。就是把我弄死了,我也要说实话,钱云会是被害死的。

我告诉他,现场还有目击者,他说后来他也知道了,并指出了目击证人所处的位置,完全证实了我文章里的分析。我承诺网友要写关于钱云会手中雨伞的文章,现在不用写了,钱成宇比划描述的非常清楚,雨伞是被现场的人在弄死钱云会过程中顺手拾起来扔进车下面的。

钱成宇跟我说,我是他出狱后第一个来找他的,他豁出去了,不就是个死吗。他去拿了一份书面材料来给我看,共三页,我看到每页上都按有手印,还很认真地在三页缝中按上骑墙印,最后签上他钱成宇的名字。

钱成宇告诉我,他亲眼看见钱云会左脸颊有青淤伤,左手腕也有手的抓压痕。我在“关于钱云会我想说两句”博文中提到《法医学尸体鉴定意见书》的尸检报告,钱云会下颚骨骨折伴多颗牙齿脱落。“下颚骨骨折伴多颗牙齿脱落,尸检报告没有放过这个关健部位。但是,脱落位置没有出示现场图,下颚骨骨折与牙齿脱落形成的关联没有给出鉴定结果。公安机关已认定交通事故,作为刑事案件重要证据牙齿脱落形成的原因与车祸的关联性,也就是网民常提及的技术问题,加上其鉴定有没有必要性,我们无从得知。因为尸源不在,证据无法链接。我们不该设想,但是,我们都知道,一般被打断或打落牙齿部位的受害人为了证明,每时每刻都会张开嘴或用手指向伤处,告诉每一个相关的人地点、时间和原由,甚至出示牙齿。可惜,钱云会不会说话了,法医也没给出权威性的鉴定。”钱云会死了尸体火化了,但钱成宇没有忘记他看到的那一幕。

钱成宇说,自己在钱云会案件发生后,被带到特警(交警)队,他虽分不清身着保安或特警制服的人是不是真警察,但就是被他们打折了肋骨,而且还送到医院就诊,这都是有记录的。

我倒是想知道,哪有一起普通交通事故会殴打发现事故的村民。他承认,现场工程车的挡架挡篷是他与亲戚们搭建的,本来就在路边,这有错吗?

他一直斩钉截铁地说,钱云会是被4名穿着特警制服的人按着压死在工程车下,他亲眼看见这几个人跑的,就是坐牢(确实已经坐牢)或打死他,他也不会改口,事实就是事实。

附钱成宇材料原稿:

本人姓名:钱成宇,男性,现年47岁,汉族,浙江省乐清市蒲岐镇寨桥村村民,预防万一,特留亲笔证词,供政府、世人参阅:

一、我为致死钱云会第一目击证人。凶手谋杀嫌疑即保安公司(施林云,吴浅浅,……林明权等人其中五人。):

2010年12月25日圣诞节,天下着雨,上午9点40分左右,我从家里走出,来到村口汽车修理厂,看见马路对面有一辆工程车慢慢向前移动。我看准车尾平行阿叨的屋,向前移动2米左右就停下来了。于是,我走过马路,还骂了一句:车怎么从路这一边走?我往车头望去,看见有四个同穿保安公安制服的人慌慌张张出来。离工程车尾20多米处,还有十几个保安。我好奇转眼围工程车探视,看见驾驶室下的车轮底下辗压着一个人。我走近仔细看,正是本村村长钱云会。我惊呆了,20多秒钟后,才转过神来。我就跑出马路狂喊:救命!对面我的嫂子、婶婶闻听我呼喊赶到。我手指车轮底下的钱云会。于是,我、嫂子、婶婶三人连声呼喊:救命!闻声赶来20多个村民。我壮了胆子,就去追赶前面这帮鬼秘的人。其中跑出一个穿黄色加克衫的人,我看见他身材约1.65米,估计130斤体重的人。他匆忙逃跑回头望我,正好与我打了一个照面:‘圆圆的脸蛋’。我大喊:捉贼!钱文龙,钱云根跟从我一起追赶逃跑的人;可是保安20来人予我等三人截拦住,我仨人眼睁睁地看着那一边‘保安’予保安出勤车将逃跑人送走。原来四个穿保安制服慌慌张张人混和大帮‘保安’。我何从辨认找人?只好原路跑回。我回到工程车旁,闻声赶来村民大约200多人,众人围住工程车、尸体现常我仔细察看现场:1、工程车轮没有刹车痕迹(正下雨天)。2、车的慢车机动,咚—咚机声一直没有停,直至下午3点半被武警保安抢走。3、车头没有磕碰迹象。4、钱云会被压辗在驾驶盘处的车轮底下。5、车辆行驶方向与路道反方向。6、尸体右手腕处有人强拉压捺的印迹。7、死者的口舌卷含牙关内侧(如青蛙暴死状),死的模样非常恐怖。8、尸体右脸颊(向外这一侧),有人按捺过的印迹。9、我用手摸摸死者的前额,还是热乎乎的。10、我看见车右前轮后10公分处位置,有一把雨伞是有人扔进去的(雨伞正是钱云会死前所撑的)。

二、虹桥镇交通稽查、乐清市交警大队(长)拒绝立案“交通事故”受理。

前述过程,大概又过了20来分钟,接举报过来了虹桥镇交警稽查事故责任认定测量。其中一个戴眼镜的警官对我说:我干交警工作20多年,没有见过这么离奇恐怖的事。他于现场拍了几张照片后,不做现场交通事故责任人认定等书面记录手续,只叫我留给他联系的电话。于是,我就问他:‘交通事故’处理?还是谋杀。他直摇头:这等事我处理不了!他立即打电话汇报请示乐清市交通大队长。大约20多分钟后,大队长,二执勤车随从6位交警队员到常大队长观察了现场后,他一声不哼,也向我要了一个联系电话,随勤交警队员撤离到距工程车、尸体现场,100多米群众议论纷纷的地方。总之,乐清市辖区二级交警稽查指挥中心,拒绝立案“交通事故”处理钱云会致死案件。

三、我义勇守护现尝车辆安全,并置搭灵棚。交通秩序正常,客运车辆乘载成万观众,看视工程车轮如何辗磨村长?罪刑“妨碍公务”,罚拘一年八个月。

由于乐清交警综合指挥,拒绝立案“交通事故”致死钱云会的案件。我义勇领首:1、限令不准死难家属挪动辗压于工程车轮下的尸体(直至下午3点半由武警抢走)。于是,死者左手戴(有摄像功能)手表掩压于身躯体底,我未发现。由王立权于11点后由虹桥厂里过来看望,何时取走我未看见。2、不准任何人捣坏工程车玻璃等、及予车轮轮胎放气(唯求人体伤害测量)。3、我从嫂子家里搬来全套器具搭好灵堂帐篷,履行农村风俗悼念故人程序。4、唯我留存交通主管电话,须我个人承担法律责任,维持交通秩序正常,招引了几万观众看到场面之惨烈,致乐清市保安公司人丧心病狂。次日,我被拷,逼供于乐清市公安局看守所,坐老虎凳本已痛苦难当,可另外,还有四个保安轮班坐压我小腿,再用手转扭我的脚掌,致我小腿肿大如茶桶,有医院拍的片为证。其间,我的右肋骨被一拳击断折,一个月起不了床。我清楚记得:一位(接待中央电视记者采访的细长身材)武警提审记录我口供时我说:‘我是第一目击证人,钱云会是谋杀’。旁边一位胖子‘保安’插话:‘我知道比你还早哪/记录员立马起立予胳膊猛蹬胖子‘保安’,不准胖子‘保安’续话。5、我亲眼目睹:从12点30分开始,乐清市保安公司后盾于乐清市公安武警300多人,试图从灵堂抢走尸体,不遂。直至下午3点半,共温州市警察1000多人,再驱放十几条警犬冲锋驱咬死难家属及围观村民。从寨桥村口的灵堂现场抓捕了祭祀的钱云会女儿一等四人,抢走了尸体和工程车,毁灭了谋杀案,第一现常隐匿证据,逼供王立权、我等寨桥村民招认为‘交通事故’是黑、白二道,乐清市公安局(金国平局长)的擅长伎俩。

补充说明:1、我于金华市监狱入监二区见面王立权,王对我讲:钱云会的手表里有保安拧住钱云会的镜头,连庆法的屋都摄在内。里面很暗,成钱看得比我清楚。连温州的公安都那么说,反正钱云会的案闹大了,不知我们温州得死多少人,如不支持招认“交通事故”,先得死你两个儿子,打针死还是吃子弹,你自己考虑。我没有办法呀!2、费良玉监押乐清市公安局看守所109室,于监室中同床睡的金卫斌讲自已非常冤枉的案件。与王宇(现服刑于金华市监狱)讲:老梦见钱云会被车轮压得吐出长长的口舌,恐怖死了惊醒(作假像)。当时匆忙逃跑的人回头与我照面:‘圆圆的脸蛋’;而费良玉(判刑三年,服刑于金华市监狱)爬牙。

浙江省乐清市蒲岐镇寨桥村村民:

钱成宇陈述证词

本人身份证号:330382196503064714

留言于2011年9月10日

如果觉得有意义,请帮忙扩散

点击量:50

发表评论?

0 条评论。

发表评论


*

如果觉得有意义,请帮忙扩散

YouTube
订阅Subscribe
RSS
SOCIALICON
Instagram
Google+
Google+
https://www.freeinchina.org/qianyunhui">
Facebo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