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有效推翻独裁统治 (7)

第六章请看 http://www.freeinchina.org/overturn6

第七章 如何规划战略
为了增加成功的机会,抵抗运动的领袖们需要制定一套完整的行动计划,这个计划能够增强受苦受难的人民的力量、削弱并最终摧毁独裁政权,并且建设一个持久的民主制度。要制定这样一个行动计划,就需要对局势和实际的行动选择作出认真的评估。通过这样的认真分析,战略家们就能制定出实现自由的总战略和具体的战役战略。总战略和战役战略尽管相互关联,但其制定是两个不同过程。只有在制定出总战略之后,具体的战役战略才能充分发展。战役战略旨在实现和支持总战略的目标。
制定抵抗运动战略,需要注意许多问题和任务。下面,我们将指出总战略和战役战略层面上需要考虑的某些重要因素。无论哪种战略规划,都要求抵抗运动的规划者对整个斗争局面有深刻的了解,要注意到物质、历史、政府、军事、文化、社会、政治、心理、经济和国际等因素。战略只能在具体斗争的背景之下制定。
最重要的是,民主领袖和战略规划者要评估运动的目标和重要性。目标是否值得搞一场大规模斗争,为什么?确定真正的斗争目标至关重要。在这里我们要强调:仅仅推翻独裁政权或赶走当政的独裁者是不够的。在这种斗争中,目标应当是建立一个有民主政府的自由社会。明确这一点能够影响到总战略及一系列具体战略的制定。
战略家们尤其需要回答许多根本性的问题,如:
• 实现自由有哪些主要障碍?
• 哪些因素会有助于实现自由?
• 独裁政权的主要优势是什么?
• 独裁政权有哪些弱点?
• 独裁政权的权力资源易受攻击的程度如何?
• 民主力量和普通民众的优势是什么?

• 民主力量的弱点是什么,怎样克服这些缺点?
• 没有直接卷入冲突,但正在或可能协助独裁政权或民主运动的第三方情况如何?如果协助的话又是以什么方式?

手段的选择
在总战略层面上,规划者需要选择未来的斗争中将要使用的主要斗争手段。需要评估若干不同斗争技术——例如常规军事战争、游击战、政治反抗等等的优缺点。
在作出这种选择时,战略家需要考虑如下问题:所选择的斗争方式是否是民主派力所能及的?所选择的技术是否利用了被统治民众的优势?这种技术是针对独裁政权的弱点,还是打在它的最强处?这些手段是有助于民主派自力更生,还是需要依靠第三方或外界支援?运用所选择的手段打倒独裁的历史记录如何?这些手段是增加还是减少了将来的冲突中可能发生的伤亡和破坏?假设能够成功地结束独裁统治,所选择的手段对斗争中所产生的政府类型会有什么影响?需要把已确定具有反效果的行动方式排除在总战略之外。
在前几章里,我们强调了与其他斗争技术相比,政治反抗具有显著的优点。战略家们需要考察具体的斗争形势,并确定政治反抗是否给上述问题提供了肯定的答案。

为民主而规划
应当记住,反对独裁政权的总战略,其目标不只是要打倒独裁者,而是要建立一个民主制度,并确保不再出现新的独裁政权。为实现这些目标,所选择的斗争手段需要有助于改变社会中实际的权力分配。在独裁统治下,民众和公民机构太软弱,而政府太强大。如果不改变这种不平衡,那么新统治者只要愿意,就会像旧的统治者一样独裁。因此我们不希望有“宫廷革命”或政变。
正如第五章中所讨论的,政治反抗通过动员社会来反对独裁政权,因此有助于更加公平地分配实际权力。这一过程以几种方式来实现。非暴力斗争能力的发展意味着独裁政权的暴力镇压能力不能再轻易对民众造成恐吓和
屈服的效果。民众将拥有反对——有时还能阻止独裁者行使其权力的强大手段。此外,通过政治反抗来动员民众的力量能够加强独立的社会机构。
一旦行使了实际权力,这种经验是不会很快被忘记的。斗争中所获得的知识和技能会减少民众将来轻易受到可能的新独裁者控制的可能性。这种权
力关系的改变最终会提高建立持久的民主社会的可能性。

外来支援
作为总战略的准备工作,战略家们需要评估内部抵抗和外部压力在摧毁独裁政权的过程中所扮演的相关角色。在本文中,我们曾强调斗争的主要力量必须来自国内。即使有国际支援到来,也是受到国内斗争的激励。
可以把努力动员世界舆论由于人道、道德和宗教等原因而反对独裁作为适度的补充。可以采取行动争取各国政府和国际组织对独裁政权实施外交、政治和经济制裁。制裁可以采取以下各种形式:经济和武器禁运、降低外交承认等级或断绝外交关系、禁止经济援助和在独裁国家投资、把独裁政权开除出各种国际组织和联合国机构。此外,外国也可以直接向民主力量提供国际支援,例如提供财政和通讯方面的支持。

制定总战略
在评估局势、选择手段和确定外来支援的作用之后,总战略的规划者就需要粗线条地描画出如何最好地开展斗争。总规划要从现在一直延伸到未来的解放和民主制度的建立。规划者在制定总战略时需要向自己提出许多问
题。以下问题(比前面更具体地)指出了为政治反抗斗争设计总战略时需要考虑哪些内容。
长期斗争最好是如何开始?被压迫民众如何召集起足够的自信和力量来挑战独裁政权,即使刚开始时只采取有限的行动?如何使民众实施不合作和反抗的能力随着时间的推移和经验的积累而不断增强?为重新取得对社会的民主控制和限制独裁政权而进行的一系列有限战役应当有哪些目标?
独裁统治下有没有幸存的独立机构,在建立自由的斗争中可以加以利用?可以从独裁者的控制下收复哪些社会机构?或者,假如独裁统治仍然存在,民主派需要建立哪些机构来满足自己的需要和创建民主活动空间?如何发展抵抗运动的组织力量?如何训练参加者?斗争中需要哪些资源(财政、设备等等)?哪种象征能最有效动员民众?
通过什么样的行动,在哪些阶段才能逐步削弱和切断独裁者的权力资源?反抗的民众怎样才能既坚持反抗,同时又保持必要的非暴力纪律?在斗争过程中,社会如何继续满足其基本需要?当胜利临近时,民主抵抗运动如何继续建设后独裁社会的制度基础,使得转型尽可能顺利?
必须记住,不存在也不可能创造一个可以为所有反对独裁政权的解放运动制定战略规划的唯一蓝图。打倒独裁政权和建立民主制度的斗争每一次都有所不同。没有两种情况是完全一样的,每个独裁政权都有自己的特点,争取自由的民众的能力也有所不同。政治反抗斗争战略的规划者不仅要对具体的斗争形势有深刻的了解,而且也要对自己所选择的斗争手段有深入的了解。 13
精心规划了斗争的总战略之后,抵抗者有充分的理由将其广为传播。斗争需要有很多人参与,他们在了解总体概念和具体的说明之后,可能更愿意也更有能力参与行动。这种知识可能对他们的士气及参与和采取恰当行动的意愿产生非常积极的影响。总战略的要点无论如何都是会被独裁者知道的,而知道了总战略的特点,有可能会使他们在镇压时不那么残暴,因为他们意识到这会在政治上造成反弹。了解总战略的特点有可能助长独裁阵营内部的分裂和背叛。
打倒独裁政权和建立民主制度的总战略一旦被采纳,对主张民主的团体来说重要的就是要坚持应用。只有在极少数情况下,斗争才可以偏离最初的总战略。当有大量证据表明所选择的总战略设想有误,或斗争形势发生了根本性变化时,规划者可能需要修改总战略。即使在这个时候,也只有在重新作出了基本的评估、制定并采纳了新的更适当的总战略规划之后才能这样做。

战役战略的规划
为结束独裁统治和建立民主制度而制定的总战略,无论多么明智和有希望,都不会自行实施。需要制定具体战略来指导旨在破坏独裁者权力的各主要战役。这些战略又包含和指导了一系列旨在给独裁者的政权以决定性打击
的战术交锋。必须认真选择战术和具体的行动方法,使其有助于实现各个具体战略的目标。此处的讨论仅集中于战略层面。
与总战略的规划者一样,规划主要战役的战略家需要对其所选择的斗争技术的性质和运作方式有全面的了解。如同军官为了制定军事战略必须了解军队的结构、战术、后勤、军需、地理条件的影响等事项一样,政治反抗的规划者也必须了解非暴力斗争的性质和战略原则。然而即便如此,了解非暴力斗争、注意本文的建议和回答这里所提出的问题本身并不能形成战略。为斗争制定战略仍需在了解情况基础上具有创造性。

在为较长期地开展解放斗争和所选择的具体抵抗战役制定战略规划时, 政治反抗战略家需要考虑许多问题。其中包括:
• 确定战役的具体目标以及其对实施总战略的贡献。
• 考虑可以用于实施选定战略的最佳方法或政治武器。在为特定的战略性战役作出总体规划时需要决定:为了对独裁政权的权力资源施加压力和限制,应当运用哪些较小的战术计划和哪些具体的行动方法。应当记住,主要目标的实现是认真选择和实施较小的具体步骤的结果。
• 确定是否或怎样把经济问题同总体上本质上的政治斗争联系起来。如果经济问题会成为斗争中的突出问题,就需要注意在独裁统治结束之后使经济方面的不满能够得到实际的解决。否则,如果在民主转型时期不能提供迅速的解决办法,失望和不满可能会趁虚而入。这种失望可能会助长承诺结束经济困难的独裁力量的兴起。
• 预先确定为发动抵抗斗争,哪种领导结构和通讯系统最为适合。在斗争过程中,哪种决策和通讯方式能够不断向抵抗者和普通民众发出指示?
• 向普通民众、独裁者阵营和国际媒体传送抵抗运动的新闻。声明和报导应严格符合事实。夸大其词和无根据的声明会破坏抵抗运动的信誉。
• 为自力更生、有建设性的社会、教育、经济和政治活动制定计划,以便在即将到来的斗争满足中自己队伍的需要。这类项目可由不直接参与抵抗活动的人来实施。
• 确定为支持具体的战役或整个解放斗争,哪种外援是可取的。如何最好地动员和使用外援,而不致使国内斗争依赖于不确定的外部因素?需要注意有哪些外部团体最有可能也最适合提供援助,如非政府组织(社会运动、宗教或政治团体、工会等)、外国政府和联合国及其各机构等。
此外,抵抗运动的规划者还须采取措施,在反对独裁控制的群众抵抗运动期间维持秩序并满足自己队伍的社会需求。这样做不仅能创建替代性的独立民主机构并满足实际需要,还能降低那种声称只有无情镇压才能制止骚乱和无法无天状态的言论的可信度。

传播不合作的理念
反对独裁政权的政治反抗要想取得成功,民众就必须掌握不合作的理念。正如“狙公”的故事(见第三章)所言,其基本理念十分简单:尽管遭受镇压,但只要有足够多的下属在足够长的时间内拒绝继续合作,暴虐的体制就会被削弱,并最终崩溃。
生活在独裁统治之下的人们可能已经从不同的来源了解了这一概念。尽管如此,民主力量还是应当有意识地传播和推广不合作的概念。可以在全社会散布“狙公”的故事或类似的故事。这种故事通俗易懂。一旦掌握了不合作的一般概念,人们就能理解将来号召对独裁政权实行不合作的意义。在新形势下,他们还能自己即兴创造出无数具体的不合作方式。
尽管生活在独裁统治之下时,企图传播想法、新闻和抵抗指示都会存在困难和危险,但民主人士已经多次证明这是可能的。即使在纳粹和共产党统治之下,抵抗者也不仅能够同别的个人进行联系,而且还能通过发行非法的报纸、传单和书籍——近年来还通过录音带和录影带同广大公众进行交流。
有了事先进行战略规划这个长处,人们就能制定并传播抵抗运动的一般指导原则。这些指导原则可以指出,在哪些问题上和哪些情况下民众应当抗议和拒绝合作,以及如何去做。这样一来,即使与民主运动领袖的联系被切断,具体的指示没有发出或没有收到,民众也能知道针对某些重要问题应该怎样行动。这些指导原则还可以为识别政治警察为了挑起毁誉行动而伪造的“抵抗运动指示”提供检验手段。

镇压与反制措施
战略规划者需要评估独裁政权对民主抵抗运动可能作出的反应和镇压,特别是使用暴力的临界点。需要确定如何承受、反击或避免镇压可能加紧的情况而不致屈服。从战术上来说,在具体情况下,需要就预期将会发生镇压的情况向民众和抵抗者发出警告,使他们知道参与行动的风险。如果镇压可能十分严厉,应当做好向伤员提供医疗支援的准备。 预料到会有镇压时,战略家们最好事先考虑采用既有助于实现解放或实现某个战役的具体目标,又能减少残暴镇压的可能性的战术和方法。例如,针对极端独裁的政权的街头示威和游行也许很激动人心,但也可能有令成千上万示威者丧生的危险。然而,示威者所付出的高昂代价,实际上并不一定比大家都待在家里、罢工或公务员大规模不合作等行为给独裁政权带来的压力更大。
如果有人建议为了实现某个战略性目的,需要采取有大量伤亡的风险的挑衅性抵抗行动,那么应当非常认真地考虑这项建议的代价和可能的收获。

在斗争过程中,民众和抵抗者能否遵守纪律和非暴力行为方式?他们能否抵制暴力煽动?规划者必须考虑到,在面对暴行时,可以采取哪些措施来维持非暴力纪律并坚持抗争。发誓、政策声明、纪律传单、示威纠察队和对赞成暴力的个人和团体进行抵制等措施,是否行得通,是否有效?领导者永远都要警惕出现专门煽动示威者使用暴力的坐探。

遵守战略规划
一旦有了健全的战略规划,民主力量就不应被独裁者的一些次要动作分散注意力,这些次要动作有可能诱使他们偏离总战略和某一特定战役的战略,使他们把主要活动集中到不重要的问题上去。也不应让一时的情绪──也许是对独裁政权的新暴行的反应──使民主抵抗运动偏离其总战略或战役战略。独裁政权实施那些暴行可能正是为了刺激民主力量放弃周全的规划,甚至作出暴力行动,使独裁者更容易击败他们。
只要认定基本分析是正确的,亲民主力量的任务就是一步步向前推进。当然,战术和阶段性目标可能会有所变更,优秀的领导者会随时利用机会。但这些调整不能同总战略或具体战役的目标混为一谈。认真实施所选定的
总战略和特定战役的战略,会对成功大有贡献。

第8章请看 http://www.freeinchina.org/overturn8

=============================================================================================
注释

13 推荐的全文论述有:Gene Sharp, The Politics of Nonviolent Action; Peter Ackerman and Christopher Kruegler, Strategic Nonviolent Conflict (Westport, Connecticut: Praeger, 1994); 参 见 Gene Sharp, Waging Nonviolent Struggle:Twentieth Century
Practice and Twenty-First Century Potential,2005.

点击量:40

发表评论?

2 条评论。

发表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