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有效推翻独裁统治 (6)

第5章请看http://www.freeinchina.org/overturn5

第六章 需要有战略规划
反对独裁政权的政治反抗战役可以以不同的方式开始。过去这类斗争几乎总是没有计划的,基本上是偶然的。过去,触发最初行动的具体原因各种各样,但通常包括新的暴行、一个德高望重的人物被捕或被杀害、一个新的压迫性政策或法令、食物短缺、不尊重宗教信仰,或某一有关重大事件的周年。有时,独裁政权的某一行动激怒了群众,致使他们发起了行动,却对起义如何结束毫无概念。另一些时候,某个勇敢的人或某个团体采取了行动,赢得了支持。别人可能看到某一具体的不满与自己过去所经历过的冤屈类似,因此也参加了这个斗争。有时,某个小团体或个人所发出的反抗号召会获得出乎意料的强大反应。
自发斗争尽管有一些优点,但往往也存在缺点。民主抵抗者往往未能预料到独裁政权的残暴,结果惨遭不幸,抵抗也失败了。有时民主派缺乏计划,使关键性的决策听凭机遇,结果是灾难性的。即便打倒了压迫性的体制,缺乏有关如何过渡到民主体制的计划也会导致出现新的独裁。

切实可行的规划
将来,无计划的民众行动无疑会在反独裁的起义中发挥显著作用。但是现在已经有可能推断出打倒独裁政权的最有效途径,有可能评估政治局势和群众情绪什么时候成熟,有可能就如何发动一场战役进行选择。需要在对局势和民众的能力作出现实评价的基础之上进行非常认真的思考,只有这样才有可能找出在特定条件下实现自由的有效途径。 要想做成一件事,明智的做法是先要计划怎样去做。目标越重要,失败的后果越严重,计划也就越重要。战略规划能够增加使所有可资利用的资源得到最有效的动员和运用的可能性。对于正在努力打倒强大的独裁政权的民主运动来说──其物质资源有限,其支持者又面临危险──尤其如此。与此相反,独裁政权通常拥有巨大的物质资源、组织力量和实施暴行的能力。
“规划战略”在这里是指推算出一个行动方针,使当前的形势更有可能发展为所期望的未来形势。在本文中指从独裁到未来的民主制度。为达到这一目标而实施的规划通常包含一系列分阶段实施的战役和其他有组织的活动,其目的在于加强受压迫的民众和社会的力量,削弱独裁政权。需要指出的是,抗争的目的不仅包括消灭当前的独裁政权,还包括建立民主制度。一个目标仅限于消灭当前的独裁政权的总战略,很可能会带来出现另一个暴政的风险。

进行规划的障碍
世界各地倡导自由的人们并没有在如何实现解放的问题上使出自己的全部能力。这些倡导者中很少有人充分认识到在行动之前进行认真的战略规划的极端重要性。结果是几乎从来没有人做过战略规划。
希望给自己的人民带来政治自由的有远见的人们,为什么很少为了实现这一目标而制定全面的战略规划?不幸的是,民主反对派团体中的多数人或者是不懂得需要进行战略规划,或者是不习惯于战略思考,或者是没有受过这方面的训练。这个任务十分艰巨。抵抗运动的领袖们不断受到独裁政权的骚扰,他们被当前的职责压得喘不过气来,往往没有时间和安全条件来培养自己的战略思考技能。
相反,常见的模式是简单地对独裁政权的行动作出反应。这样一来,反对派总是陷于被动,企图维护有限的自由权利或孤立的自由堡垒,最多只能减缓独裁统治的进展或者给政权的新政策制造些麻烦。
当然,有些个人和团体可能看不到解放运动需要有广泛的长期规划。相反,他们可能天真地以为只要强烈、坚定地主张自己的目标,而且时间足够长的话,这个目标不知怎么的就会实现。另一些人则认为,他们只要面对困难,按照自己的原则和理想去生活和见证,就已经尽力而为了。坚持人道的目标和忠于理想固然值得赞扬,但远不足以结束独裁统治和实现自由。
另一些反对独裁政权的人可能天真地认为,只要他们使用足够的暴力,自由就会到来。但是,如前所述,暴力不能保证成功。暴力所带来的可能不是解放,而是失败或大规模的灾难,或二者都有。在多数情况下,独裁政权最具备暴力斗争的条件,军事现实也极少有利于民主派。
也有些活动家根据自己“感觉”应当如何做来采取行动。但这种方式不仅是自我中心的,而且也不能为制定总的解放战略提供指导。
根据某人过去的“好主意”而采取行动,其效果也是有限的。抵抗需要的是认真推算推倒独裁政权所需的“下面几步”,并据此采取行动。没有战略分析,抵抗运动的领袖们往往不知道“下一步”应该做什么,因为他们没有认真思考过取得胜利所需的一个接一个的具体步骤。创造性和好主意固然重要,但需要把它们用起来, 为民主力量推进战略局势。
有些人敏锐地意识到有无数行动可以对独裁政权采取,却不知从何做起,有些人建议“同时采取所有行动”。这样做也许会有帮助,但这当然是不可能的,尤其是对相对较弱的运动来说。此外,这种做法也不能告诉我们应该从哪里开始,力量应该集中在何处,以及应该怎样使用通常十分有限的资源。
另外一些个人和团体或许看到了某种程度的计划是需要的,但只根据短期或战术需要来对其加以考虑。他们也许看不到长期规划是需要的,也是可能的。他们或许有时不能从战略角度进行思考和分析,而让一些较小的问题分散了注意力,他们往往只就对手的行动作出反应,而不能为民主抵抗运动争取主动。由于把如此之多的精力放在了短期活动上,因此这些领袖们往往没能探索出几种可供选择的行动方针来指导总体行动,让运动不断接近目标。
某些民主运动不制定打倒独裁的全面战略,而只集中于当前的问题,也可能另有原因。他们自己并不真正相信依靠自己的努力就能结束独裁统治。
因此,计划如何去实现这一目标被认为是浪漫主义的浪费时间,或者是白费力气。为了自由而与地位稳固的残暴独裁政权进行斗争的人们,往往面对着强大的军事和警察力量,独裁者似乎可以为所欲为。尽管缺乏真正的希望,但这些人还是会出于正直——或许还有历史原因——而反抗独裁政权。虽然他们永远不会承认,或许也从来没有意识到,但他们认为自己的行动是没有希望的。因此对他们来说,长期、全面的战略规划是无益的。
不能进行战略规划的后果往往十分严重:人们的力量被分散了,人们的行动缺乏效果,精力被浪费在次要的问题上,优点没有得到利用,牺牲被白白浪费。民主派如果不做战略性规划就很可能达不到自己的目的。一个规划得很差的行动大杂烩无法把一个重大的抵抗活动推向前进。相反,它更有可能让独裁政权加强其权力和控制力。
不幸的是,由于很少有人——或几乎从来没有过——制定过完整的解放战略规划,独裁政权就显得比实际上要持久得多。其存在时间要比本来应有的长数年甚至数十年。

战略规划中的四个重要术语
为了帮助我们进行战略性思考,我们有必要澄清四个基本术语。
总战略是一个概念,其功能是协调和指导一个试图在斗争中实现其目标的团体如何使用所有适当和可用的资源(经济、人力、道义、政治、组织资源等等)。

总战略把主要注意力集中于该团体的斗争目标和资源,以此来决定斗争中应当使用的最恰当的行动方式(例如常规军事战争还是非暴力斗争)。抵抗运动的领袖们在规划总战略时,必须评估和计划应当给对方施加哪些压力和影响。此外,总战略应就发动最初和随后的各次抵抗战役的恰当条件和时机作出决定。
总战略制定基本框架,以便为开展斗争缩小战略选择范围。总战略还决定如何把总任务分配给特定的团体及如何向其分配斗争中使用的资源。
战略是这样一个概念,即在选定的总战略范围内,怎样才能在一场斗争中最好地实现特定的目标。战略关注的是是否、何时及如何进行战斗,以及在为特定的目的而斗争时如何使成果最大化。战略好比画家的构思,战略规划则好比建筑师的蓝图。 12
战略还可能包括努力创造优势战略局面,让对手能够预见到如果公开斗争他们注定要失败,因此不战而降。如果对方不这样做的话,那么由于战略局面的好转,挑战方在斗争中肯定会取得胜利。战略还包括一旦成功应采取哪些行动来充分利用这种成功。
应用于斗争过程本身时,战略规划就是这样一些基本设想:战役将怎样展开,各个组成部分应如何配合以便对最有利地实现其目标。它包括如何在小型战斗中有技术地部署特定的行动团体。制定明智的战略规划时必须要考虑到:所选定的斗争方式在实际操作中要想取得成功,需要有哪些必要条件。不同的手段会有不同的必要条件。当然,仅仅满足“必要条件”并不足以保证成功。可能还需要有其他因素。
在制定战略时,民主派必须明确定义自己的目标,并确定如何衡量为实现这些目标所作的努力的效果。定义和分析使战略家能够确定达到每个选定目标的确切条件。对清晰性和明确性的要求同样适用于战术计划。
战术和行动方法是用来实施战略的。战术是指在有限的局面里,有技术地运用自己的力量以取得最大的优势。战术是用来实现有限的目的的有限的行动。选择什么战术取决于如下设想,即在斗争中的一个有限的阶段内如何利用现有的战斗手段来实施战略。为了达到最大的效果,在选择和运用战术和方法时必须始终注意战略目标的实现情况。战术上的收获如果不能有助于战略目标的实现,最终可能白费精力。
因此,战术关注的是符合大战略的有限行动,正如战略之于总战略一样。战术总是同战斗有关,而战略则包含更加广泛的考量。一个具体的战术只能理解为关于一场战斗或战役的整体战略的一部分。与战略相比,战术用于较短的时间内或较小的区域中(地理或制度区域等),或用于较有限的目标,或被较有限的人所运用。在非暴力行动中,战术目标和战略目标之间的差异部分可以由所选择的行动目标的大小来分区分。
选择进攻性战术交锋,是为了支持战略目标的实现。战术交锋是战略家用以创造向对手发动决定性打击的有利条件的工具。因此最重要的是,受命计划和执行战术行动的人要擅长对形势加以评估和选择最符合形势的方法。预计要参与行动的人们必须接受使用选定技术和具体方法的训练。
方法是指具体的行动手段。属于非暴力斗争技术范畴,包括第五章中所提到的几十种具体的行动方式(例如各种罢工、抵制、政治性不合作等等)。(参见附录)
制定负责和有效的非暴力斗争战略规划,需要精心地规划和选择总战略、战略、战术和方法。
这一讨论的主要结论是:为了从独裁政权下获得解放,需要适当地利用人的智力进行精心的战略规划。不能明智地进行规划可能会带来灾难,而有效地利用人的智力,则可以绘出一条能够审慎地利用所拥有的资源,把社会推向自由民主目标的战略路线图。

第七章请看 http://www.freeinchina.org/overturn7

===========================================================================
注释:
12 Robert Helvey,个人通信,一九九三年八月十三日。

点击量:74

发表评论?

2 条评论。

发表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