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习近平的一封公开信——民主是大势所趋/ 致習近平的一封公開信——民主是大勢所趨

【繁体字版本在后面】

习近平先生,

你好。我是中国公民刘德军。本来按照社交礼仪,我应该在抬头称呼处写上“尊敬的习近平先生”,但我实在不愿意违心地去这样写,因为你不是一个值得尊敬的人;我也不愿意用“您”来称呼习先生,同样是因为你不配得这个称呼。看报道说,“所有群众来信”你“都亲自过目”,我虽是中国公民,但不知是否属于尔等共产党眼中的“群众”,但我还是尝试给你写这封公开信,希望你负责舆情的“同志”不要玩忽职守,而是将这封关乎你自己及中国命运的信送达你面前。

纵观中国共产党自得到苏联共产党的卢布支持以来,天怒人怨的恶事做得是太多了。自从在江西井岗山与当地土匪同流合污,以“土改”名义杀人夺地夺财以来,中国共产党没有干过一件好事。因作恶多端,被中华民国政府围剿而一路流蹿至陕北延安,于此处谋杀刘志丹霸占其地,则属于共党内部争端,我们暂且不深入讨论。站稳脚跟后,种植鸦片,与日军勾结,出卖鸦片与情报于日军,并与日军前后夹击国民政府抗日军,以扩大共党自己之领地及扩充武器装备。汝党内衣分三色,食分九等,毛泽东甚至公开在会上叫嚣:“我晚上看书点两根洋蜡,穿吊口袋衣服(皆奢侈品),你们能把我怎么样?”;霸占女学生,残酷压榨当地农、商、手工业者,民众苦不堪言,且将直言指阵其弊的王实味谋害并抛尸枯井。从井冈山清查AB团到延安整风,共党以残酷手段处死异己人员数万,人神共愤。

在民国政府及中国人民付出牺牲几千万人、经济严重衰敝的代价,协助世界反法西斯力量赢得抗日战争胜利后,汝党以出卖国家利益为前提,获得杀人恶魔斯大林的协助,不顾民生尚未恢复,人民尚处于极端困境之中,悍然发动中国内战。随后接受由苏联转交的满洲投降日军之装备及人员,并以实现中国的民主自由为幌子欺骗美国,导致国民政府的援助被停止,从而窃取了中国政权。

旋即共产党政权在中国开展了土改、大跃进等系列浩劫,全中国几千万人惨死,我家族多人及外公也因此死于非命。接下来的四清运动直到文革,中国社会的美德被摧毁殆尽,也是汝党之罪,虽然屠夫邓小平将责任推到毛泽东、江青等人身上,但在这个过程中,所有共党高层人员都身兼整人及被整者双重角色,连令堂都举报你溜回北京,岂仅是毛、江个人之罪?

八九大屠杀,却是丝毫无法推卸的汝党共同决策,在全世界记者的照相机、摄像机前,你们的坦克、步枪冷血地射杀了多少市民、学生?这场屠杀,不仅谋杀了众多人命,也谋杀了人民对于追求民主、自由的期望。多少理想青年从此沉沦,成了只知道升官、挣钱的行尸走肉。这是自文革知识分子被肉体消灭后,又一次对知识分子灵魂的谋杀。

江泽民借镇压八九民主运动爬上共党高位,然后发生了对法轮功的残酷镇压。只有独裁国家才会有“邪教”一说,以思想入罪。公开鼓励对法轮功的酷刑、虐杀,是对中国司法队伍的一次邪恶纵容,从此他们走上了公然的无耻,彻底地抛弃了“为人民服务”的伪装,与人民为敌,以折磨、镇压人民为乐。

南京彭宇扶老人案的判决,则是对中国普通人美德的一次全面谋杀,从此人们再不敢对他人的苦难伸以援手。人们再次沦为鲁讯笔下“麻木的看客”。

而自你习先生(因你年长故,称为先生)掌握共党最高权力以来,吁叹苏联“竟而无一人是男儿”,于国内以武力镇压维权活动人士、律师,报道真相的记者、媒体,现今中国勇敢的良心人士大多在监狱,民众权益受到侵犯时再也无人帮助他们,强拆、强征活埋人、打死人更是常态;对外穷兵黩武,金钱外交,企图与世界文明为敌,抗拒民心,抵制民主自由人权,每年浪费金钱数以万亿计,而对仅需区区数百亿的义务教育、养老、医疗保障,却吝似铁鸡。

请你睁开眼睛看看世界大潮,民主已经深入人心,全世界除了少数野蛮、落后国家,都已经民主化,人民过上了有尊严的自由生活。尔等想必也是知道民主自由的好处的,否则为何95%以上的共产党高官将家人送至国外,他们并非智力过人之辈,哪来的巨额资金移民海外并且购置大量资产?就连你也是人前冠冕堂皇,人后苟且肮脏,你亲属中还有几个人没有海外绿卡?

我在此郑重地以天地良心的名气劝告你:妄图以强力维持尔等对人民的剥削与压榨地位,是不可能长久的。维持你们的政权、你们的军队的资金,都是建立于中国人民的劳动之上的,一旦人民再也不愿意忍受你们的剥削压迫,停止为你们制造财富,就是你们的灭亡之时。虽然你并不在乎中国人的福祉,但为了你自己、你的家庭及亲人,劝你及时醒悟,悬崖勒马,为时未晚!

要知因果报应,丝毫不爽!

2018年8月19日晚于德国爱尔兰根-纽伦堡大学
刘德军

——————————————————————————————–

習近平先生,

你好。我是中國公民劉德軍。本來按照社交禮儀,我應該在抬頭稱呼處寫上“尊敬的習近平先生”,但我實在不願意違心地去這樣寫,因為你不是一個值得尊敬的人;我也不願意用“您”來稱呼習先生,同樣是因為你不配得這個稱呼。看報導說,“所有群眾來信”你“都親自過目”,我雖是中國公民,但不知是否屬於爾等共產黨眼中的“群眾”,但我還是嘗試給你寫這封公開信,希望你負責輿情的“同志”不要玩忽職守,而是將這封關乎你自己及中國命運的信送達你面前。

縱觀中國共產黨自得到蘇聯共產黨的盧布支持以來,天怒人怨的惡事做得是太多了。自從在江西井崗山與當地土匪同流合污,以“土改”名義殺人奪地奪財以來,中國共產黨沒有乾過一件好事。因作惡多端,被中華民國政府圍剿而一路流躥至陝北延安,於此處謀殺劉志丹霸占其地,則屬於共黨內部爭端,我們暫且不深入討論。站穩腳跟後,種植鴉片,與日軍勾結,出賣鴉片與情報於日軍,並與日軍前後夾擊國民政府抗日軍,以擴大共黨自己之領地及擴充武器裝備。汝黨內衣分三色,食分九等,毛澤東甚至公開在會上叫囂:“我晚上看書點兩根洋蠟,穿吊口袋衣服(皆奢侈品),你們能把我怎麼樣?”;霸占女學生,殘酷壓榨當地農、商、手工業者,民眾苦不堪言,且將直言指陣其弊的王實味謀害並拋尸枯井。從井岡山清查AB團到延安整風,共黨以殘酷手段處死異己人員數万,人神共憤。

在民國政府及中國人民付出犧牲幾千萬人、經濟嚴重衰敝的代價,協助世界反法西斯力量贏得抗日戰爭勝利後,汝黨以出賣國家利益為前提,獲得殺人惡魔斯大林的協助,不顧民生尚未恢復,人民尚處於極端困境之中,悍然發動中國內戰。隨後接受由蘇聯轉交的滿洲投降日軍之裝備及人員,並以實現中國的民主自由為幌子欺騙美國,導致國民政府的援助被停止,從而竊取了中國政權。

旋即共產黨政權在中國開展了土改、大躍進等系列浩劫,全中國幾千萬人慘死,我家族多人及外公也因此死於非命。接下來的四清運動直到文革,中國社會的美德被摧毀殆盡,也是汝黨之罪,雖然屠夫鄧小平將責任推到毛澤東、江青等人身上,但在這個過程中,所有共黨高層人員都身兼整人及被整者雙重角色,連令堂都舉報你溜回北京,豈僅是毛、江個人之罪?

八九大屠殺,卻是絲毫無法推卸的汝黨共同決策,在全世界記者的照相機、攝像機前,你們的坦克、步槍冷血地射殺了多少市民、學生?這場屠殺,不僅謀殺了眾多人命,也謀殺了人民對於追求民主、自由的期望。多少理想青年從此沉淪,成了只知道升官、掙錢的行屍走肉。這是自文革知識分子被肉體消滅後,又一次對知識分子靈魂的謀殺。

江澤民借鎮壓八九民主運動爬上共黨高位,然後發生了對法輪功的殘酷鎮壓。只有獨裁國家才會有“邪教”一說,以思想入罪。公開鼓勵對法輪功的酷刑、虐殺,是對中國司法隊伍的一次邪惡縱容,從此他們走上了公然的無恥,徹底地拋棄了“為人民服務”的偽裝,與人民為敵,以折磨、鎮壓人民為樂。

南京彭宇扶老人案的判決,則是對中國普通人美德的一次全面謀殺,從此人們再不敢對他人的苦難伸以援手。人們再次淪為魯訊筆下“麻木的看客”。

而自你習先生(因你年長故,稱為先生)掌握共黨最高權力以來,籲嘆蘇聯“竟而無一人是男兒”,於國內以武力鎮壓維權活動人士、律師,報導真相的記者、媒體,現今中國勇敢的良心人士大多在監獄,民眾權益受到侵犯時再也無人幫助他們,強拆、強徵活埋人、打死人更是常態;對外窮兵黷武,金錢外交,企圖與世界文明為敵,抗拒民心,抵制民主自由人權,每年浪費金錢數以萬億計,而對僅需區區數百億的義務教育、養老、醫療保障,卻吝似鐵雞。

請你睜開眼睛看看世界大潮,民主已經深入人心,全世界除了少數野蠻、落後國家,都已經民主化,人民過上了有尊嚴的自由生活。爾等想必也是知道民主自由的好處的,否則為何95%以上的共產黨高官將家人送至國外,他們並非智力過人之輩,哪來的巨額資金移民海外並且購置大量資產?就連你也是人前冠冕堂皇,人後苟且骯髒,你親屬中還有幾個人沒有海外綠卡?

我在此鄭重地以天地良心的名氣勸告你:妄圖以強力維持爾等對人民的剝削與壓榨地位,是不可能長久的。維持你們的政權、你們的軍隊的資金,都是建立於中國人民的勞動之上的,一旦人民再也不願意忍受你們的剝削壓迫,停止為你們製造財富,就是你們的滅亡之時。雖然你並不在乎中國人的福祉,但為了你自己、你的家庭及親人,勸你及時醒悟,懸崖勒馬,為時未晚!

要知因果報應,絲毫不爽!

2018年8月19日晚於德國愛爾蘭根-紐倫堡大學
劉德軍

点击量:2450

发表评论?

0 条评论。

发表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