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阶段中国非暴力革命的具体环境及策略(前言)

前言:中国很多仁人志士多年来一直在寻求一条有效且代价最小的民主道路(当然共产党不在其中,他们追求的就是个人的私利及剥削、凌辱他人的特权),但遗憾的是到目前为止也没见到系统的文章或视频发表。

我也自青少年时期起就在孜孜不倦地探索此道路,但因为中国的愚民教育及信息封锁,直到互联网普及起来后,我仍然没有真正接触到国际上早已经流行多年的公民抗争方式。唐荆陵是比较早在中国推广“非暴力不合作”运动的,我在2013年已经通过微软的博客有了接触,但他那时候还没有提出过这个运动理念。一直到2015年我们共同发起“赎回选票”运动时,他也没有公开宣传非暴力不合作运动的理念。但这个运动显然是属于该范筹,我也在他的影响下看了《甘地传》。但我当时也跟很多现在的中国人一样,认为中国共产党不像殖民印度的英国那样文明,自己的议会会谴责、约束在印度屠杀抗议者的英军。所以当时我也对非暴力革命能否在中国成功表示怀疑。

2017年我到广州后,和唐荆陵经常接触,也向他提出了这个疑问,唐回答说,甘地并不否认也没有宣称完全放弃暴力反抗,而且非暴力不合作的重点是“不合作”,只有在不合作的前提下,非暴力才有意义。这些虽然能解答部分疑问,但并不是系统的阐述及结合中国实行情况的分析,所以引起国人的共鸣。

这期间王丹也在方应看的“自由中国论坛”中说,中国需要成立秘密反抗组织,我受到可能是刘荻(不锈钢老鼠)或者其他人的影响,回复说搞秘密组织就会导致革命成功后又一个类似共产党的政权。现在看来这个并不完全对,虽然是非常有道理的。这方面我后面将会详细分析。

大概是2009年前后,不锈钢老鼠在推特上曾提到过吉恩・夏普的《非暴力抗争》,说她参与了中国的翻译、校对,但大概是由于国保的压力,她并没有持续宣传该书,我也忽视了她的信息(直到2017年我才第一次阅读该书)。前段时间我在推特上搜索半于该书的信息,发现有好几个人曾经复制粘贴了部分该书内容,但全部在开始不久就停止了,不知是由于被国保威胁还是自我审查的结果。

拒说刘晓波也持非暴力抗争的理念,可惜很多人反映,他自视过高,不愿与“普罗大众”交流,所以也就没进行这个理念的宣传。

2007至2009年我曾经过自己的思考,在推特上发布了自己的看法:中国不再可能发生民众的武装革命,因为现今绝大多数人口最起码的生存能够保障,占人口多数的农民都有自己的住房,即使是破旧的土房,而且有薄田可供糊口。在能保障生存的情况下,人们是不愿意去拿性命换“公平正义”的。所以只能采取非暴力的组织形式。当时我提出过“农民工集体罢工三月到半年,回家休息”等策略,现在看来,这个策略可实施性太低。

那个时候我还只是从“有效性”方面来考虑的,并没有很多的考虑到“道德”、“伦理”等方面。

真正深入研究非暴力抗争的理论及实践,是在我进入德国大学学习且德语、英语达到足够水准以后。此前因学习的压力,没有多少时间也没有精力研究这些方面,只是因曹顺利的被去世等国内人权惨案激起我的愤怒而发过一些呼吁及通报相关国际机构、组织。期间因为英语课上接触到Ted,而在上面搜索“民主革命”并找到塞尔维亚革命组织者及其他专家的视频而逐渐展开对非暴力抗争的研究。

2018年刘晓波的被肝癌去世再次激起我的强烈愤怒而呼吁国人发动革命推翻共匪独裁。随后我母亲的被车祸离世,更让我再也不能安心研究法律、政治,转而全身心深入研究自甘地、曼达拉及至现今各国的各种非暴力社会运动,并结合中国的实际情况而形成系统的见解。

如果觉得有意义,请帮忙扩散

点击量:754

发表评论?

0 条评论。

发表评论


*

如果觉得有意义,请帮忙扩散

YouTube
订阅Subscribe
RSS
Instagram
Telegram
Google+
Google+
https://www.freeinchina.org/nonviolence-revolution-china-preface">
Facebo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