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元柱为受警逼迫而诬蔑沈梦雨道歉

李元柱个人声明,向广州黑警的疲劳审讯和诱导询问下诬蔑沈梦雨道歉!

本人李元柱,男,河南南阳人,1990年出生。11月10日,我在广州黑警的疲劳审讯和诱导询问之下,犯下昧着良心污蔑他人(沈梦雨)的错误行为,现在幡然醒悟,决心讲出实情,揭发广州黑警的无耻行径,换回梦雨的清白。在此要向英勇的梦雨说一声:对不起!

2018年11月9日晚23:00左右,6名黑警突然闯进我的住处将我控制,反手带上手铐。他们给我出示了一张空白的传唤证,并告知说我涉嫌寻衅滋事,要传唤我。过程当中我一直在质问他们,凭什么抓我,这是非法入侵民宅,说我寻衅滋事可以,但是要拿出证据来。

黑警怕引起邻居注意,把阳台的门关上,命令我不要吵,然后就仔细的搜查我的住处,持续了大概一小时,最后带走了我的电脑和手机、纸质笔记本、与广州日弘机电的仲裁资料、日弘工会会员证等。

11月10日凌晨01:00左右,我被黑警强行带至黄埔区大沙东8号黄埔分局刑警大队6号刑讯室。录入十指指纹、验尿后,我被要求坐在刑讯问椅上固定双脚。随后开始了长达24小时的疲劳审讯,不让打瞌睡,不让休息,还不停地对我进行恐吓威胁。

一个姓周的黑警对我说:“我从警几十年,不是自吹,前后办了800多案子。上次有一个国家一级运动员过了15堂都不招,厉害吧!我一去就让他三岁的小孩给他通个电话,分分钟搞定。你说你又有多叼?麻痹的你以为你是谁呀,让你干嘛就干嘛!老实一点。”

在我疲劳犯困时,他们就近距离的掰响手指,面目狰狞,或是直接捅我的身体,拉扯我的衣服,扰乱我的情绪;过程中还踢我的脚,不断的刺激我,干扰我正常思考。在我精神上已经因为极度疲倦和紧张而不清醒的情况下,他们还诱导询问,说沈梦雨背后是有组织的,说我被别人当枪使,持续不断地逼迫我要求我写下完全没有听说过、完全与事实不符的“保证书”。并说只要照我们的要求写,就可以走了,如果不写就别想出去!而当我对他们的胡说八道保持沉默时,他们就说我是哑巴了还是聋了。

更令我感到不可思议的是,黑警周某还说,现在社会就是资本主义社会,毛泽东在新中国 成立后走社会主义道路是错误的,是不符合历史规律的;正确的道路就是建国后先发展资本主义,你看现在我们生活多好呀!

在黑警周某的持续洗脑逼迫下,在2018年11月11日凌晨0时左右,我持续近30个小时没有睡觉的情况下,周某口述,我写;以这样的方式写下了颠倒黑白、与事实严重不符、污蔑沈梦雨的所谓的“保证书”。

现在回想起来,整个讯问的过程都是违法的。负责审讯的黄埔分局刑警大队的李君军,在做审讯并记录的过程中没有按照法定的规范流程对我进行询问。

第一、没有首先表明身份。一直到要求我签询问人、记录人都是空白的询问笔录时,在我的追问下才出示了警察证件。

第二、没有在开始询问时尽到告知被询问人的权利与义务的职责;

第三、黑警李某、周某在询问中一直在分散我的注意力,在我毫不知情的情况下写了一份问询笔录。

第四、询问笔录大部分内容是黑警李某个人伪造的,随后哄骗本人签字。第五询问笔录上本人没有写离开的时间。

在我离开时,他们还扣押了我部分个人财务,不予归还。

11月10日,黑警还到我的用人单位恶意造谣、中伤我,说我违法被警察抓捕。工厂还在全工厂调查当天谁没来上班,变相的公开诋毁个人名誉。

光天化日朗朗乾坤下的广州,黑警如此颠倒黑白,逼迫本人去冤枉我以前广州日弘机电厂的同事沈meng雨。执法者知法犯法,无耻至极。法律在广州黑警的手中成了其随心所欲使用的工具,底层的人民成了随意玩弄的对象。这是美丽的一线城市广州吗?不是,这一天广州的天是黑暗的。

我知道接下来与广州黑警的斗争会十分艰难,但是本人已经错了一次,在2018年11月11日凌晨时丧失了为人的基本底线。接下来本人不会一错再错,要做一个堂堂正正大写的“人”。

为正义的人发声,为正义的事奔走,为自己曾经犯下的错去赎罪,为广州黑警下的黑暗而斗争,至死方休。

声明人: 李元柱

2018年11月13日

如果觉得有意义,请帮忙扩散

点击量:142

发表评论?

0 条评论。

发表评论


*

如果觉得有意义,请帮忙扩散

YouTube
订阅Subscribe
RSS
SOCIALICON
Instagram
Google+
Google+
https://www.freeinchina.org/li-yuanzhu">
Facebo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