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共军战史无人敢提 美军大捷 志愿军尸横遍野 VOA纪录片揭秘

视频在文末。

21
被俘虏的中国志愿军战俘高兴地笑着,或许被俘虏也是一种解脱
31954年1月20日,14220名挥舞着青天白日旗、高喊“回台湾”的志愿军战俘,离开了朝鲜板门店附近的联合国军战俘营,准备登上去台湾的军舰。5 4志愿军战俘踏上自由台湾的土地。6排队登船的志愿军战俘。7 8台湾民众欢迎志愿军战俘

VOA编者按:1950年10月,中国军队以志愿军的名义,“雄赳赳,气昂昂”,分批跨过鸭绿江,参加历时三年的韩战。65年后的今天,美国之音《解密时刻》特别推出《志愿军战俘》电视系列纪录片,以尘封的史料、战场拍摄的镜头和太平洋两岸进行的采访,为您再现当年战争的残酷,揭示“抗美援朝”、“保家卫国”等亮丽光环背后的真实,再现两万多中国战俘这个被遗忘的特殊群体在那场被遗忘战争中的无奈与坎坷的人生。

2013年清明,北京顺义“琴湖园”小区一个安谧的院落洒满阳光,一位老人轻声哼起了很多人都没有听过的曲调。他在回忆一场60年前的战争,内心没有太多的自豪,只有无尽的感叹。

张达(志愿军180师539团见习参谋,返回大陆战俘):“在没有太阳的地方,在苦难的日子里……”
解说:在地球的另一边,帕特·维吉尔在美国新墨西哥州的家中诉说着自己参与的一次镇压志愿军战俘暴乱的事件。虽说已是60年前的事了,可这位当年美国陆军25步兵师的士兵每当回忆起这段往事,依然难隐内心的愧疚。

Pat Vigil:“Fire. Break them up, so we had no other alternative but to fire our weapons, it’s what many people would say‘it’s my duty’. So, yes, I am one that did fire into that mass of humanity.”
帕特·维吉尔:“开火!把他们打散。所以我们别无选择,只有开火。很多人会说我只是执行命令。所以,我是朝人群开枪了。”

在大洋彼岸的台湾,年逾八旬的刘纯俭走出基隆市的台湾海军单身宿舍,向来访记者讲述平时很少提到的经历,很多故事就连这位比他小30岁的大陆新娘也是第一次听说。

刘纯俭(志愿军180师540团士兵,赴台战俘):“有一次我还看到,刚好那里有一个草房子,一架F-84丢了个汽油弹下来,我看它在空中翻、翻、翻,掉在那个房子上面,‘轰’的一声,那个房子整个没有了,就变成一团火球了。”

三人天各一方,理念不同,却因军人的天职而卷入同一场战争,一场牵扯冷战期间东西两大阵营、近20个联合国会员国同时参加、动用除核武器以外所有先进武器的热战。在这次导致几百万人死伤或失踪的战争中,双方有几十万人沦为战俘,有一大批的人从此再也不能返回家乡。

蒋庆泉(志愿军23军步话机员、电影《英雄儿女》王成的原型,返回大陆战俘):“对我的教训太深刻了。因为那个,我的人生有很大的转折,打掉我的青春,打没了我的一切。”

东方:“来一段志愿军的战歌吧。

张达:志愿军战歌我也没有心情唱了…”

张昌辉(志愿军12军31师后勤处会计,返回大陆战俘):“说实话,就是在被俘以后仍然是热爱祖国的。现在想起来,好多人不理解我们……。”

解说:第二次世界大战末期,美国与苏联商定,以北纬三十八度线作为在日本的殖民地朝鲜半岛受降的分界线。控制北部的是苏联,控制南部的是美国。1948年,美国支持大韩民国成立,苏联则支持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成立。三八线成为实际的统治分界线。

1950年6月25日,十几万共产党统治下的北朝鲜的部队突然越过了北纬38度线,向韩国发起了大规模的进攻。联合国安理会在苏联缺席的情况下当天通过决议,谴责北朝鲜侵略。

北朝鲜的军队中,包含着原来属于林彪部下解放军第四野战军的三个朝鲜族师,其中有大批收编自二战后投降的日本关东军。他们在中国身经百战,是北朝鲜进攻的主力。三天之内,韩国首都汉城陷落;不到两个月,韩国90%的土地被占领。以二战后入伍的新兵为主、临时拼凑起来的美韩军队被压缩在南部沿海的釜山一带,情况危急。

联合国安理会7月7日通过决议,授权组成联合国军,18个国家派军队参战。第二天,美国二战名将麦克阿瑟(Douglas MacArthur)临危受命,接过联合国军的指挥权。9月15日,麦克阿瑟率部队在当时战线的后方仁川港登陆,切断了北朝鲜进攻部队的退路。联合国军全线反击,收复汉城之后大举北进,攻占平壤,直逼朝中边界。

朝鲜战局逆转后,苏联最高领导人斯大林多次要求中国出兵,并承诺提供武器与空军支援。毛泽东与斯大林达成协议,苏联为朝鲜战争提供装备,中国提供兵力。1950年10月19日,中共以“志愿军”的名义秘密派出了数十万正规军入朝,经过三次大的战役,夺回了平壤和汉城,并迫使联军撤退至三八线以南。

联合国军紧急抽调部队,在四次战役中全线反击,收复了汉城,把战线推至三八线,并在五次战役中全歼志愿军180师等数万名成建制的部队。

两万多志愿军战俘中的大部分,就是在五次战役中被俘的。

解说:1951年3月22日,在四川成都参军的张达跟随解放军60军180师跨过鸭绿江,参加朝鲜战争。他们被告知,志愿军前几个月都打了胜仗,因此官兵情绪高昂。入朝前,部队进行了“我们为什么要仇视、鄙视、藐视美帝”的教育,全师又换上了苏式武器,让官兵们觉得完全能战胜“美帝纸老虎”,胜利就在眼前。

张达:“对,换了,全部换了。换的枪是俄罗斯的枪,是苏联的‘水连珠’步枪(既连发步枪)。

东方:噢,枪都是苏联的枪?

张达:苏联的,苏联的枪。”

解说:张达和四川同乡们不知道的是,此时第四次战役正在激烈进行,联合国军正向三八线发动反攻,志愿军前线部队在后撤。距离前线虽说还有几百公里,联军的空中力量就已经给这些新兵来了个下马威。

刘纯俭(志愿军180师540团士兵,赴台战俘):“一过了鸭绿江以后啊,那个景色完全改变了。到处不是失火就是到处冒烟,房子没有一个是好的了,破坏到那种程度了。那个时候一过江,白天不准走路,都是晚上行军。白天飞机就来啊,就轰炸啊。靠近江边还好一点,那还还有些距离,还有饭吃。再过了三,四天以后,白天连饭都不敢煮了,一煮饭就冒烟,飞机就炸了。或者白天你在路上走,看见一个人他也打,就是这样的,所以才晓得厉害了,恐怖了。”

解说:联合国1951年1月14日提出就地停火建议,被中国拒绝后,联合国军1月25日开始从37度线附近全面北进,四次战役随即展开。美军前线总指挥、美第八集团军司令李奇微针对志愿军善于迂回穿插的特点,指挥部队收缩靠拢,相互支援,抢占山头,稳步推进,2月8日逼近汉江,10日占领仁川,迫使志愿军从2月17日开始全线后撤。

程干远(志愿军炮兵7师卡车司机,韩战学者):“先是让开大路,然后就是两侧包围,用机械化部队投入。然后开始消灭志愿军的主力。”

解说:李奇微继续挥师北进。联军随后在南汉江与志愿军五十军以及三十八军发生激战。联军每天依托强大炮兵和空中火力猛轰对方阵地,志愿军伤亡惨重。在著名的砥平里战役中,志愿军八个团两万五千人包围了美军第2步兵师一个团、一个法国营和一个炮兵营共5000多人。美军迅速构建环形工事,用密集火炮抵御进攻。

程干远:“因为志愿军组织敢死队嘛,就用步兵武器嘛,迫击炮嘛,一波一波的,前面一波,后面一波,后面又是督战队,又是敢死队。前面你不能往后退的,退了后面就把你打掉了。只有往前去,那最后就推着尸体往前冲。所以战斗开始,从四点钟打到六点钟,阵地上就丢下了1800个尸体,就志愿军。”

解说:这次战斗,志愿军攻击部队伤亡5000人,不少伤兵被俘;联军只有几百人死亡,几十人失踪。后来美军坦克援军赶到,志愿军被迫退出战斗。

程干远:“就这样子,打了两天,最后没有办法,他们所有的下面的营的团的干部都讲这个仗不能再打了,最后温玉成(40军军长)直接给彭德怀打电话,告诉彭德怀,这个仗再打下去我们全部完蛋。最后彭德怀决定主动撤退。砥平里战斗,联军认为是第二次仁川大捷,志愿军在国内的解放军的战史上没有人敢提这个事,因为这是个惨败!”

解说:砥平里战役后,中朝部队全线北撤,坚守南汉江的志愿军50军和38军放弃阵地,准备撤到汉江以北。原来封冻的汉江水此时却解冻了,两个军3万多人拥挤在岸边,争夺船只过江。联国出动大批飞机轮番轰炸,江边尸横遍野,江水被血水染红。经过50多天的战斗,志愿军50军和38军伤亡数万,美步兵25师3月9日前后在汉江两岸搜捕了大批志愿军流散官兵。




如果觉得有意义,请帮忙扩散

点击量:16484

发表评论?

0 条评论。

发表评论


*

如果觉得有意义,请帮忙扩散

YouTube
订阅Subscribe
RSS
SOCIALICON
Instagram
Google+
Google+
https://www.freeinchina.org/koreanwar">
Facebo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