声援团成员自述:我为什么会去声援佳士工人?

在今年7月,我去到了佳士工人的斗争现场,并参与了一天他们的斗争。

在7月的时候,我看到了佳士要求建立工会的工人刘鹏华发出来的文章,讲述他们为何要组建工会,以及过程中所遭受的暴力对待。在那天,我清楚地记得,朋友圈里很多人都转发了这篇文章,而且对佳士工厂殴打要求建立工会的工人,并对他们非法解雇的卑劣的行为表示了强烈的愤怒。

没过几天,我就看到了刘鹏华等工友被坪山燕子岭派出所抓走,而且坪山周边过去声援的工友也被抓走了。一位当地工友阿英发出求助信,请求大家关注、并用实际行动帮忙要求燕子岭派出所放人。看到消息后,我立即给坪山派出所打电话,质问他们为何要抓工人,得到的只有机械般的回答:“事情正在调查。你在网上看到的那些视频都是掐头去尾的。”然后就粗暴地中断了通话,再难打通!

调查事情,为什么不把佳士里阻止建立工会的人带过去调查?为什么不把打人的人带过去调查?偏偏是要把合法提出建立工会的工人抓走调查?既然你们说视频掐头去尾,为什么警方不第一时间公布执法记录仪里的视频(该视频至今没有公布)?

当地黑警势力,与黑厂老板联合起来暴力无耻地构陷、打压工人合理合法的建会诉求,这种情况虽然不少,但无耻到像佳士、像燕子岭派出所里的黑警这种程度的,实在少见。在别的地方,顶多就是黑厂欺负工人了,警察爱理不理,工人申诉无门。但在坪山,简直就是当地黑警和佳士老板事前已经有所谋划,从打人、解雇到抓人,一气呵成。

但这一次,在坪山具有正义感的工友们忍不住了!他们一定要给个说法,继续要求组建工会,要求严惩黑警!

看到这么猛的工人,使我无法不对他们心生敬佩!所以,当被抓工友放出后,他们发出消息要继续到派出所要说法时,我决定去看一看。

在去的当天,我根本没有预想到现场到底会是一个什么场景,而且一开始我也只是打算去见识一下。所以我非常不明智地穿着个拖鞋,在百度地图上查了条路线,就人生第一次出发去深圳市坪山新区了。

好不容易去到燕子岭派出所门口后,现场的状况几乎吓我一跳!只见人数并不多的工人,大概不过20多人,紧紧地360度围城一圈站在派出所门前,而在他们周围的,首先是手拿大盾牌的黑衣警察,以及几辆黑色重型防暴车,而周边的群众,则被这些警察隔离开来,连简单过路穿过派出所,都要被一些便衣警察问是干什么的!在仔细观察了一下,在派出所门前,则有几个大腹便便的便衣人士,一幅领导模样,刻意对抱成团的工人表露出不屑而又丑陋的笑容。

面对着这种阵仗,我只能站在外围远远观看,担心着工人的安危,同时也担心着自己的安危。但正在抱团的工友,他们似乎丝毫没有被吓倒,而是坚定地继续要求派出所严惩打人黑警,无惧身边的武力恐吓!

过了一会,抱团的工人理直气壮地要求休息,并毫不散乱地退到派出所对面的小卖部前坐下。周边的警察见此,也趁机推到一旁休息起来,周边的戒严力度开始下降。这种状况的出现,周边的群众很快都向那些工友们围了上去,有的直接就与工友们聊了起来,有的则假装在小卖部买瓶水,抽根烟,实际上耳朵注意力都集中在工友们的说话上。而我,也是围上去的其中一个。

看到群众们围上来之后,早已坐下的工友们立即又站了起来,以饱满的热情向工友们说他们的事情。其中,刘鹏华、米久平这两位工友让人一眼就能认出来,这不是因为他们的长相让人印象深刻,而是因为他们的手上、膝盖上的关节处,都还涂着一块又一块的紫色药水,上面的疤痕还清晰可见,看了就感觉到痛。但他们却对此毫不在意,拿着一瓶水,就边喝边和群众解释,并且向群众发出一起战斗的邀请。

工友大概休息了半个小时,我也站在旁边听了半个小时。在这过程中,有一个小哥很快就表示,要和工友一起战斗!他就是在网上看到这个事情,专门从外地跑过来支持的!

很快,工友就休整完毕了。这时候,一个工友向着我问:“你要和我们一起战斗吗?”那一刻,我觉得我无法拒绝这位工友的邀请,便和工友一起往派出所门前走去。除了那个小哥和我之外,另外还有两位群众,也一起和工友们走在了一起。

在和工友走在一起后,我的心情反而没有了围观时的忐忑。我的手和工友们的手紧紧相连时,我离手拿大盾牌的黑衣警察更近了,近得我都可以分辨出哪些警察对工友是心存同情,哪些警察则已经是蓄势待发,警察给我的恐惧,似乎也已经冲淡了许多。在那个下午,还有小卖部的老板们给我们送水,送干粮,当工友们开始像群众演讲时,更是得到了群众的热烈支持,使得之后警察想再次把群众隔离驱散时,竟然已经是无能为力,群众就是坚持站着不走!

现在我看到一些消息称,竟然有高校已经宣布当初声援佳士工友不仅仅是一场闹剧,更是有组织有预谋的违法犯罪事件?!且不说这事情压根没有经过任何审讯,一所高校就已经急匆匆地进行定性,这是哪个高校领导想要僭越公检法系统的权力,来未审先判?难道以后有什么社会案件,只要涉及在校学生,那就都不需要经过法律程序,只需要高校领导发个所谓的公告,而且还是连公章都不敢盖的公告,就可以既偷偷摸摸不见人地进行高校审判?以前媒体审判是听得多了,没想到现在我们的高校倒是发明了高校审判出来,真是可笑、可耻!

如果说佳士是有组织的违法犯罪,那只可能是黑心的工厂老板和当地黑警,在工人提出要组建工会之后,有预谋有组织地对付工人。而声援人士的加入,则是早已不堪当地黑恶势力的各种所作所为,才会忍无可忍地走在一起。就像我看到的那些工友,那些网上、当地的热心群众,还有那些给我们送水送干粮的小老板。一个高等院校,如果分不清事实,那是智商问题,但如果明知事实,还恶意造谣、甚至还在司法机关之前就进行气急败坏的宣判,恐吓学生,那就是这种高等院校的阶级立场已经完全站在无产阶级的对立面的自我暴露了!

这么一场自发的声援,有着这么些心持正义的工友、网民、学生的支持与参与,正是说明我们的社会依然有着这么些人,依然愿意与工人阶级的利益站在一起,依然可以奋不顾身地与工人阶级一起战斗。如果说这是有组织的违法犯罪行为,那这只能是说明工人阶级在当下正遭受着经济、政治上的全面压迫!这种压迫一日不除,将会有更多人站出来,继续与工人阶级一起战斗!而高等院校中力行高校审判的领导们,你们要么停止高校审判这种非法行为,要么确保自己招收到的学生都是那种完完全全毫不利人,专门利己的、无可救药的自私自利者,否则的话,学生追求正义的行动,都将成为冲向你们官僚主义的洪涛大浪!


关于佳士工人声援团

如果觉得有意义,请帮忙扩散

点击量:66

发表评论?

0 条评论。

发表评论


*

如果觉得有意义,请帮忙扩散

YouTube
订阅Subscribe
RSS
SOCIALICON
Instagram
Google+
Google+
https://www.freeinchina.org/independent-labor-union">
Facebo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