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文生律师失去自由一年记 ---许艳

【评:建议许艳向李文足学习,问他们要证件,要录像的法律许可证明。也请国内有条件的朋友,特别是女性朋友,去陪伴许艳,同吃同住同维权】

2018年1月19日,早上约6:30分,余文生律师送孩子去上学,在楼下停车场,失去自由。

今天是2019年1月19日,余文生律师失去自由一年整的日子。余文生在这一年里,一直没有得到辩护律师的会见。

一年了!失去自由一年了!老百姓的自由,真的就那么不值钱吗?!

一年时间,对于公权力工作人员工作来说,可能就是,延期几次、送几次、退补几次、再送几次。可对于老百姓来说,这是仅次于失去生命,最残酷的伤害与痛苦。

孩子每天想爸爸!妻子每天思念丈夫!担心丈夫!我和孩子这一年,以每天、每时在盼望着余文生回家。一年的时间,对于一个家庭来说,漫长的恍如隔世!期间的不公、煎熬、痛苦、无奈、无助,是无法通过文字去阐述出来的!

这一年,还在经历着数不清的威胁、恐吓、跟踪、传唤、骚扰等。我一年的奔波维权,申请各级部门监督,申请的材料也都石沉大海、杳无音信,得不到监督与帮助。

在余文生律师失去自由一年整的日子,我画了二幅油画。

一幅是,在2018年1月23日,澎湃新闻报道余文生律师被抓时的视频截图画面。这也是余文生失去5天后,首先从媒体上得知余文生律师的情况。

当时视频中北京市石景山分局国保队长陆凯,对着余文生律师大喊:“口头传唤你。。。口头传唤你。。。”,至今让人不寒而栗,因为一个公职人员,在没有传唤证的情况下,真能让人失去自由,而且已经失去自由一年了,这对于一个普通老百姓来说,这是多么可怕的事情?!

另一幅画,表达了我对余文生律师的想念、等待和夫妻之间的责任与爱。

下面,我简单介绍一下,在余文生律师失去自由一年整的日子里,我的遭遇。

1月4日,一天内,接到北京市石景山区八角派出所电话、北京市石景山分局3个警察到家里、北京市石景山分局国保队长陆凯电话,都要调查我1月19日,一年整日子的活动?!

然后几天,楼下的平房中,有社区老年人值班。

1月17日上午开始,楼下有警察、国保和社区居民值班。1月17日,我刚出门,一下从平房里出来5个年青人,他(她)们看我是开车出去,几个年青人,就到我车头前,对我录像,一直录到我车开走,从后面还录了会。下午我刚回来,几个年青人,又一下出来,到我车前录像我。它们对我录像的行为有法律规定吗?它们没有给我看法律文书。我的法律权利如何保障?

我准备上楼上,几个年青人,带着嘲笑、不屑、挑衅的口气说:呦,这是不高兴了啊!另一个人回答:那能高兴吗。
一个人说:看这脸,挺累的啊。另一个人说:能不累吗。
它们一唱一和!虽然我知道我受到挑衅、讥讽与嘲笑。但我也知道它们代表着公权力,我能怎么样呢?!我的心在流血!忍着泪上楼回家。这种情况如果反过来,是不是属于寻衅滋事?!它们这样欺压一个个体老百姓,对吗?

不论我的生活多么艰难,也没有余文生律师失去自由艰难,所以我会继续坚强,继续为余文生律师努力维权。我祝愿公平、正义、法治、良知能早日降临到我们家庭身上,祈祷余文生律师可以早日回家与我和孩子团聚。

真诚感谢关注与帮助余文生律师的所有人士,谢谢大家。

余文生律师妻子许艳
2019.1.19

如果觉得有意义,请帮忙扩散

Hits: 460

Leave a Comment


*

如果觉得有意义,请帮忙扩散

YouTube
订阅Subscribe
RSS
SOCIALICON
Instagram
Facebo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