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文生律师1月4日情况通报

1月4日,许艳先是接到北京市石景山八角派出所电话;然后是3个北京市石景山分局警察拿录像仪,到家里敲门;然后是接到北京市石景山分局国保队长陆凯的电话。均要见面,调查我,调查未来,在半个月后的1月19日,是不是要从北京市去徐州市千里寻夫?

我认为,如果没有这事,那就是它们诬告陷害我?如果有点音,是不是属于它们监视老百姓?这样的监视是否合理合法?

1月5日,早上,许艳刚到楼下,楼下平房里,很快开门,冲出3个老人,向我走来,我以为要包围我呢,倒是没有阻止我出行,我刚走,这3个老人又回平房里了。

上午我去的是车管所,办业务人多,等了一个多小时。在此过程中,至少发现有5人,疑似盯着我,其中一个人约半个小时,直直的站在那里,眼睛一直看着我,最后我实在无法忍受这么没有经验,于是我拿相机,拍了他的照。我刚看拍的效果好不好,然后再抬头,这人不见了!还有一人,坐我对面,对我拍张照,还在手机里问,是这人吗?

下午约2点,我出去玩,刚到楼下,平房里突然开门,一下又出来5个老年人,排队站在平房门口。这是不是太夸张了?是为了认识我,以后好用老人拦我吗?给张照片认识不就行了?至于一下都出来排队认识吗?

晚上7:19分,到达家楼下,在楼门口,站着约从40岁左右就开始领低保的邻居(早已经不住这个楼门了,今天站这门口干嘛,会不会还属于领低保状态,继续为居委会工作?因为之前他领低保的时候,老在居委会擦窗户),现在才约50岁左右。也很想了解,他这么年轻,到底属不属于真正需要低保帮助的对象?他家有个双胞胎,还是如果领低保,一家4份低保,不比工作挣钱少吗?如果真是那样,真正需要低保帮助的有的家庭会不会得不到帮助呢?也希望有关部门可以调查此事。

和他站在一起的,还有另一个男的,约35岁左右。
如果他们俩是监视我的,那也很辛苦!7:19分,还站在楼门口!

然后我就回家了。现在在家里。说实话,我现在压力很大啊,现在北京市石景山国保之前的大事可能已经差不多解决了,现在可能要在我这里动维稳心思了。从这次的调查就可以说明啊,我自己都不知道的事情,它们说的跟真的似得,说什么千里寻夫?还什么新闻发布会?这样向上级一汇报,估计多少维稳费都能申请到吗?请上级领导与部门监督与处理,不要让个别滥用职权者,任意欺压百姓。一个个人,在公权力面前太渺小了。请让每一个人都能感受到公平、正义、法治与善待。不要任由个别滥用职权者让一位位个体,只能无助的心寒!

谢谢大家关注余文生律师和我的家庭。

余文生律师妻子许艳
2019.1.5

点击量:1431

发表评论?

0 条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