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于能面对曾经的酷刑创伤(心理)

快五年了,被强压于潜意识下的心理伤害终于开始能够慢慢被我直视。虽然我清楚地记得当时被长时间高电压电 击的痛不欲生的感觉,可我总是潜意识中回避我对这 种伤害的恐惧,直到这种心理伤害造成的障碍越来越影响我与人的交流。今天清晨梦见一个巨大的黑影拿着电棍向我冲来,我立即醒了。这是第一次梦中再现茉莉花 时被酷刑的经历,虽然短暂的可能只是一闪念,但代表我潜意识中开始正视这段创伤了。

2010年被绑架殴打受到死亡警告后,也在随后几天中 睡觉 不安稳,梦中剧烈挣扎,早上醒来后发现床单严重皱褶并被汗浸湿。当时被赶出租住房。感谢文涛收留了我一段时间,但当时的创伤也让我焦躁不安,对文涛多有冒 犯,希望他能原谅。而我也一直不能正视自己这种心理上的软弱,当时文涛看到皱褶的床单时流露出疑惑的眼神,我也回避了,没向他解释我睡眠的不安。

我以前总是想在别人面前塑造一个坚强的形象,这大概也和在学校受到的共产党的变态英雄主义教育有关,人都是有缺陷的,不可能像神一样能承受一切而又无丝毫 恐惧及心理伤害。如果能认识到人性的软弱是自然现象,就会少给自己额外的心理压力。

茉 莉花时经过几天的审讯后我承认了自己以是给博讯写稿来维持生计,虽然我当时说出来的原因是他们威胁说要天天半夜去骚扰我4个月大的外甥,但我当时内心也对 继续被电击产生了恐惧,只是不愿意被国保知道(出来后 也不愿意被公众知道),所以在他们那我外甥相威胁时,我表现得很英雄气概地猛地一捶我坐着的死板(详细经过请见我茉莉花被审讯经历 http://www.freeinchina.org/experience-of-kidnap-and-torture-in-china),厉声 说:“不要骚扰我外甥,我承认,我是在给博讯写稿!”,当时审我的国保脸上还露出了胜利的微笑。而我也暗自庆幸隐藏住了我对继续电击的恐惧。

我今天终于能说出曾经的软弱与愚蠢的虚荣,希望自己能很快走出这种心理创伤,能安心地继续努力学习,找出最优的民主法制方案。

点击量:45

发表评论?

0 条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