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随州农村女人反抗强征给我的启示

研究了很多各地共匪走狗镇压人民游行抗议的视频,那些警察、武警在大声呵斥民众时,声音中明显透露出他们自己内心深处的恐惧,只是借大声来给自己壮胆而已。如果大家在这个时候给他们讲,共产党不可能永远在台上的,到时可就没有后台保护他们了。要给自己留条后路,可能他们就会收敛些,窗户纸不捅不破。

这让我想起来了2006年时,我和刘飞跃通过唐荆陵的介绍认识后,刘飞跃经常请我帮忙拍摄维权活动。我当时对他的一些莫明的退缩行为不理解,现在才知道他肯定是和国保有合作协议,所以有时候只是蜻蜓点水。

2006年春季,随州成立东部经济开发区,大肆以发展为借口强征郊区土地。当时东城区(实际上都是农村)某村进京上访的带头人被政府收买(或者他本来就政府安排来主动做访民的头儿的,因他是一个村民小组长),他和刘飞跃共同安排我到位于高处的一个空房子里摄像,说马上就会有推土机来铲农民地里的小麦。那个房子只有一面有窗子,我进去等了很久发现并没有任何推土机到来。

因为之前刘飞跃将我的信息告诉了国保,国保找我谈过话,所以我不大信任他,更不信任那个满脸共产党员气息的村民小组长,所以我爬上房顶查看,却发现相反方向已经聚集了几台推土机,很多农民正在与推土机僵持。于是我藏好大型摄像机,拿起小相机飞快地赶了过去。

看到我过去后刘飞跃很不高兴,语气很不好地问我为什么也过去了,说好的让我在那个房子里拍。我说那个房子的门和窗在同一个方向,视野所及什么都没有。我是自己上房顶才发现推土机在这边的。

因村民,特别是一些妇女很勇敢(他们之前把开发区委书记堵在办公室不让出门,书记主任等尿都不得不拉在裤子里),推土机无法前进,在场的干部们都很着急。刘飞跃突然说,你来拍照,看我去把推土机司机赶下来。我很好奇他会怎么赶。

他过去后喊了两句,推土机司机真的下来了。他示意我拍完照后就走了回来。可他这时却突然大声喊“清场了,清场了,要清场了,赶紧走!”

然后有一些村民也跟着用听似很急迫的声音喊:“要清场了,要清场了,再不走就来不及了!”

说来惭愧,我当时竟然不懂“清场”是什么意思,我问刘飞跃什么是清场,他说别管什么是清场,赶紧离开。我还以为村民要展开什么奇特的斗争呢,就打算跟着他离开。

此时该村一名年青妇女,看气质似乎最起码是一名民办教师。却走过来站在我身边喊:“清什么场,想赶我们走!我们偏不走!”

我才明白清场是政府要把人都清空的意思。我于是也站在原地,周围是几台推土机。这时几大群打手围了过来,还有不少看似共产党年轻干部的人。这名女英雄大声训斥这些干部说:“谁能当一辈子干部(说的是村干部)?谁能子子孙孙当干部(说的是政府干部、警察)?!垮台了看你们怎么遭报应!”那些干部真的被她的气势所震慑了,没有上前。

在我左边围过来的一群拿棍棒的黑社会中,竟然有一个从小跟我学过武术的人(我只比他大两岁),是我一亲戚的邻居,也是他们村书记的儿子。我很严厉地呼了他的名字说你退回去。他就带人退回去了,另两队空手的围了上来,一个带头的很壮实的家伙企图抢我相机,不过被我顺手用擒拿术扭伤了手腕,然后我将相机举到他头顶说:“你敢不退回去,我今天就将你头砸开!”他犹豫了几秒钟后,退了回去,他带的人也退了回去,其他人也都退了回去。

这时村民小组长及刘飞跃都过来劝我说,他们已经和政府达成了协议,不需要阻拦了。到这个地步,我也无活可说了,就随他们离开了。

回去后刘飞跃写了一篇报道,标题似乎是刘飞跃拦下强征推土机,将司机训斥下地类的,发表在博讯上。我觉得虽然有些有意为之,但也不太为过。

随后刘飞跃为断追问我父母家庭地址,我一向很谨慎,加上此前他将我在随州住处地址告诉国保的事后,我去他家帮忙处理视频、照片时特意留意了他年轻的照片,脸上带着很明显的共军特征(我是警官学院毕业并当过警察、警校老师,对这样的特征很敏感),所以我不打算告诉他。但他后来说,因为担心我将来被抓后无法联系上家人,并说他要自己骑摩托车去拜访我父母,所以我将地址给了他。

不过后来去找看父母的,不是他而是国保,同行的还有在派出所的我同学。国保说,他们看到我很英雄,所以想来了解一下儿,我究竟有什么背景。我觉得我父母一定让他们失望了,两个淳朴善良的农村人,因为阶级成分不好,也没上过多少学。不过据我们村干部及小学、中学老师说,国保们倒是从他们那里得知了我的“神童”历史。这可能也是后来随州国保一直对我很客气的原因吧。

那个农村妇女给了我很大的启发和鼓励,她虽然可能没有研究过任何非暴力抗争、颜色革命的理论、实践,却运用得非常好。她的勇气及针对性很强的语言有很强的攻心效果,加上我作为不明身份的“媒体”象征,成功阻止了政府+黑社会的强征模式。

至于刘飞跃,我一直怀疑他是受国安【杨恒均(杨军)可能参与了】领导的,这里面包括湖北一些“民主党”的成员。当然秦永敏不在其内,因为他公开了国安企图以安排他出国来收买他的计划。但他也是真心想推动中国民主的,却走了一条很多人在走的路,以为和共产党合作能推动中国民主,这条路不通,即使共产党有所改变,也不过是另一个普京,中国也会落入俄罗斯现在这种尴尬境地。

如果觉得有意义,请帮忙扩散
error

点击量:4807

发表评论?

0 条评论。

发表评论


error

如果觉得有意义,请帮忙扩散

YouTube
订阅Subscribe
RSS
SOCIALICON
Instagram
Facebo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