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结独裁政权或其他压迫之行动指南 (8)

上一篇请看 http://127.0.0.1:43110/revolution7

第二类方法是不合作,它是一个非常大的 类别,它可能有社会、经济与政治的形式。在这些方法中,人民拒绝继续往常合作的形 式,或拒绝开展新的合作形式。根据其本 质,这种不合作的效果比采用非暴力抗议与 游说的方法、对既有已建立的关系与运作体 系更具破坏性。这种破坏的程度取决于发生 行动之体制、人民拒绝参与之这个活动的重 要性、采取之不合作的具体形式、那些团体 拒绝合作、有多少人民参与、以及这个不合作可以继续多久。

社会性之不合作的方法,在其他方法之 中,包括社会的抵制、逐出教会、学生罢 课、留在家里、与集体失踪。

经济不合作的形式被分为(1)经济抵制、 及(2)工人罢工两类。这些经济抵制的方法在其他方法之中,包括消费者的抵制、停止 缴付租金、拒绝财产的出租或出售、锁在外 面、提领银行存款、拒绝缴交支付之款项与 国际贸易禁运。工人罢工包括:抗议性的罢 工、囚犯的罢工、怠惰性的罢工、总罢工、 及经济性的罢市等等及其他方法。

政治性的不合作是一个更大的子类别。它包括对效忠的保留或撤销、抵制选举、抵制政府聘雇或是职位、拒绝解散现有的机构、 不愿意遵守或怠慢、变相的不服从、公民不服从、司法的不合作、故意的没有效率、执法人员选择性的不合作的、下属政府单位的不合作、与中断外交关系。

这些非暴力介入干预的方法都会积极地 以蓄意的干扰方式破坏政策或体制的正常运 作,无论是心理、肢体、社会、经济或政治 上的。在这些众多的方法之中,有禁食、静 坐、非暴力的突袭、非暴力的阻塞、非暴力占领、设施的过度负荷、替代性的社会机构、替代性的通讯系统、反向罢工、留在厂内的罢工,非暴力占有土地、蔑视封锁、占有资产、选择性的惠顾、替代的经济机构、 行政体系的过度负担、寻求被监禁、双重主权与平行政府。

这些及许多其他类似非暴力抗议与说服、 不合作、非暴力介入干预的方法构成非暴力 行动的技术。

要成功的必要条件

非暴力抗争的运作不是依靠魔术。虽然非 暴力的抵抗者已经有很多次的成功,但是他 们并不是每次都成功,当然也不是不会付出 代价。只是单纯地选择非暴力行动来进行冲 突的抗争并不能保证一定成功。

许多过去的抗争,只有部分成功。有时 候,一个胜利是短命的,因为人民没有好好 利用它来巩固胜利的成果,也没有有效地为 他们的自由抵抗新的威胁。在其他的情况 下,一场运动的胜利赢得了让步,但是仍然 需要新的抗争以完成完整的目标。虽然如 此,在某些情况,重大的胜利还是在许多人 认为以非暴力抵抗是不可能的情况下完成目 标。

不过,有一些过去非暴力抗争的案件并未 能实现它的目标。这种挫败的发生都有各种 不同的原因。如果抵抗者是软弱的、如果使 用之具体方法的选择是不适当、或者如果抵 抗者变得害怕与受到恐吓而屈服,那么他们 是不可能获得胜利的。如果抵抗者缺乏启动 抗争以获得最大效益的战略,他们成功的机 会将大大被缩减。在进行非暴力的抗争中, 真实的力量与明智的行动是没有替代品的。

参加一个非暴力的抗争不会使个人免于被 监禁、伤害、受苦、甚至死亡。正如同在暴 力冲突中,参与者经常会因为他们的反抗与 不合作而受到严厉惩罚。然而,非暴力抗争 曾经发生过的胜利,会有较少的伤亡,甚至 没有,通常在非暴力抗争的伤亡人数明显少 于那些为了类似的目标而采取暴力之类似的 抗争。

对这个技术做更多的考量将帮助我们评估 其潜在的相关性与潜在的效益。因此,让我 们回顾非暴力抗争的运作。

非暴力抗争的使用与效果

非暴力抗争可以作为以暴力对抗社会内另 一个团体、对抗另一个社会之团体、对抗自 己政府、或对抗另一个政府的替代品。

很多时候,只有非暴力之抗议与游说的方 法可以用来试图影响对手及其他人的意见。这种行动可以影响对手的道德权威或合法 性。不过,这些方法都是比较软弱的。

许多不合作的方法更为强大有力,因为它 们可以潜在地减少或切断对手之权力来源的 供应。这些方法需要大量的参与者,通常这 些团体与机构都以拒绝合作的方式参与。
非暴力介入干预的方法可以由大小不同的 团体加以应用。有一些这种方法—例如在办 公室静坐—只需要较少的参与者就可以作出 比不合作的方法还要重大的影响。至少从短 期来看,这些方法通常比不合作的方式对现 状更具破坏性。不过,其中一些的这种方法 可能经常会遭遇到极端的镇压。为了达到他 们的冲击,这些抵抗者必须准备承受这个镇 压,而能够坚持自己的非暴力反抗。除非参 与者的数目非常庞大—例如在市中心街道上

大规模的静坐—应用这些方法可能无法维持 较长的时间。伤亡人数有可能很严重。
这是非常重要的,那些准备进行非暴力 抗争的人,必须很小心地选择他们要使用的 方法。被选择出来的方法应该打击在对手的 弱点上、利用抵抗者的优势、可以与其他的 方法结合而相辅相成。为了达到最有效,这 些方法也必须按照整体抗争的总体大战略来 做的选择与执行。总体大战略必须在选择这 些特定的方法之前就要发展完成。小型有限 之运动的总体大战略与策略将在第四部中讨 论。

使用非暴力行动的不同方法,它的影响会 有很大的不同。这个影响的大小要看应用这些方法之体制的本质、对手政权的类型、它们应用的范围、应用这些方法之个人与团体在体制内正常的角色、使用非暴力行动之团体的技能、有无使用冲突的明智战略、而且最后、非暴力抵抗者抵抗来自对手镇压的相对能力、及坚持自己的不合作与反抗而不会陷入暴力。

镇压与改变的机制

由于这些非暴力行动的方法,特别是那些不合作的方法,往往直接扰乱或破坏所必须之权力来源的供应及「正常」的运作,对手很可能会做出强烈的反应,通常是用镇压的方式。这个镇压可以包括殴打、逮捕、监 禁、处决、与大规模的屠杀。尽管在镇压之 下,抵抗者曾经坚持过,只用他们所选择的 非暴力武器进行战斗。
过去的抗争,只有很少数有做过精心的 策划与准备,并且往往缺乏战略的规划。抵 抗运动的聚焦时常都很差,而抵抗者往往不知道他们应该或不应该做什么。因此,这并 不奇怪,在面临严重的镇压之下,非暴力抗 争只是偶而产生一些有限的正面成果,甚至 还最后导致明确的失败与灾难。然而,令人 惊讶的,许多即兴式的非暴力抗争却赢得胜 利。现在有理由相信,这个技术的有效性在 改善对这个技术之必要了解、及发展战略规 划之后,可以大大增加。

当非暴力抗争成功地实现它们所宣称之目标的时候,其结果就是由四个机制—说服转换、配合调解、非暴力之强制胁迫、或分支瓦解—的其中之一的运作所产出来的,或者是其中两个或三个的组合。

很少见的,对手会改变他们的观点,也就 是发生了说服转换。在这种情况下,尽管受 苦、条件苛刻、受到施加暴行,非暴力之人民持续非暴力的坚持与意志力,造成对手决 定接受非暴力团体的诉求是正确的。虽然宗 教之和平主义者经常强调这一点的可能性, 但是它不会经常发生。

另一个更普遍常见的机制称为配合调解。这基本上就是双方对议题的妥协而接受与放 弃他们各自原来的部分目标。这个机制之得 以运作,只有在议题是双方可以妥协而不会 认为他们违反他们自己的基本信仰或政治原 则的时候。配合调解几乎出现在所有的劳工 罢工的协议结果。最后商定的工作条件与工 资通常介于双方原先既定的目标之间。必须 谨记,这些协议是高度受到各自一方有多少 权力可以运用而发动冲突的结果。

在其他冲突中,抵抗者的数目变得如此 之大,而且他们可以影响或控制部分的社会 与政治秩序是如此重要,以致于不合作与反 抗威权的方式就控制了冲突的情势。对手仍然还在他们以前的权位,但是如果抵抗者没 有重新合作与屈服,他们无法再控制这个体 制。即使镇压也不是有效的,有可能是因为 不合作的规模太大,或者因为对手的军队与 警察不再可靠地服从命令。这个改变是违抗 对手的意志,因为他们所必需要之权力来源 的供应受到严重的削弱或切断。对手不再可 以施展与非暴力抗争团体相反之意愿的权 力。这就是非暴力的强制胁迫。

例如,这就是发生在俄罗斯的1905年革 命。 10月大罢工的结果,沙皇尼古拉二世于 1905年10月17日颁布宪法宣言,它授权一个 杜马(Duma)或立法机构,从而放弃了他是唯 一独裁者的声明。

在更极端的情况下,不合作与反抗威权是 如此广泛与强大,以致于前朝政权一下子就 分崩离析了。甚至留下来的人没有具有足够 的权力可以投降。

1917年2月在俄罗斯,罢工者的数量已经 庞大,所有社会各阶层已经转而反对沙皇体 制,巨大而和平的街头示威破坏了士兵的忠 诚,而且增援的部队溶入了抗议的人群之 中。最后,沙皇尼古拉二世面对这个现实, 悄悄地退位,而沙皇政府就「被解散与被扫 地出门」。这就是分支瓦解。

2000年10月在塞尔维亚由欧特波(Otpor)发 起的反抗与不合作运动满足了几乎所有分支 解体运动的特点,其中有一个明显的例外。米罗塞维奇显然已经失去了他权力的能力, 并且面对非暴力的强制胁迫。不过,他保留 了足够的权力上电视去投降。他突然发现, 与早期的声明相反,他的选举对手科斯图尼 卡(Kostunica)实际上已经赢得了选举,而不 是米罗塞维奇。他只有剩下足够的权利可以取得在电视上投降的时间。这几乎就是分支 瓦解。不过,这种机制仍然是一个难得之非 暴力抗争的结束方式。

非暴力抗争的其他要素

虽然不合作的方式是非暴力抗争破坏遵守 及削弱与切断对手权力来源的主要力量,另 外还有一个过程有时候会运作。这就是「政 治柔道术」。在这个过程中,以残酷的镇压 对付有纪律之非暴力抵抗者并不会强化对手 的力量与削弱抵抗者,反而是适得其反。

广泛地群起反抗对手之残暴行为的运作, 在某些情况下会将权力转移到抵抗者这边。更多的人会加入抵抗运动。第三者可能会改 变他们的意见与活动,而有利于抵抗者以及 采取行动对付对手。甚至一贯支持对手的成 员、行政人员、以及军队与警察可能变得不 可靠,甚至可能兵变。在对手有可能利用之所谓强制胁迫的暴力已经转向来削弱自己权 力的能力。不过,政治柔道术不是在所有的 情况下都可以运作,因此相反地,它必需要 重大地依赖大规模而仔细聚焦之不合作行动 的影响。
下一篇请看:http://www.freeinchina.org/revolution9/

点击量:19

发表评论?

1 条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