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北京大学马克思主义学会被强行改组一事的联名抗议信

2018年12月27日晚,一则“关于学生社团马克思主义学会改组的公告”赫然出现在BBS社团文体之家版面。32名“改组发起人”空降学会,社团负责人全部更换,如此荒唐透顶的景象发生在北京大学校内,对此我们深感震惊与愤怒。

短短一天时间,在马会同学毫不知情的情况下,32名“改组发起人”、马院相关老师以及学生课外活动指导中心联手完成了从向团委发函、到召开筹备会议,到表决通过拟任负责人的,再到通过拟任负责人答辩的整个流程,其效率之高、速度之快,显然是校团委、马克思主义学院和学生课外活动指导中心试图以此方式将学会置于校园官僚管控之下。

公告如此堂而皇之地公之于众,看似底气十足,但是我们仍然不得不说其简直是千疮百孔,错漏百出。

首先,为什么涉及社团改组问题的筹备会议,竟然没有一名马会同学参加?难道同学了解社团相关事项的基本权利可以被肆意剥夺吗?

其次,公告中附录的32名改组发起人,此前从未参与过学会的活动,何以突然以学会成员身份自居,甚至是当上社团负责人?

据同学了解,32人当中不少是学生干部。其中尤为可笑的是,公告中的新任马会团支书,恰恰是此前曾频频骚扰马会同学的学生干部,国发院2016级本科生王昱博。此人曾按照上级官僚的“旨意”,屡次堵在马会同学自习教室门前,窥视、偷拍教室里的同学,结果此次改组便接任社团团支书,未免过于讽刺。我们不禁要问,他们要成立的马会到底是“马克思主义”的“马”还是“拍马屁”的“马”呢?

再者,关于公告中所述的“现任会长由于受到公安机关治安管理处罚,不具有继续担任社团负责人的资格”,不过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辞”。现任会长邱占萱同学因为学会同学接触工友屡次遭到打压,因而带领同学们一起向校级领导反映情况、讨要说法,结果因此被部分官僚怀恨在心,才得到所谓的“治安管理处罚”,结果第二天回校后社团便遭到改组,难道这是机缘巧合吗?

如果再想到未名BBS和树洞上有关马会的言论被选择性删帖,以及学会不少同学(邱占萱同学首当其冲)收到校方的处分通知,那么真相已经呼之欲出了——此次改组闹剧就是一次预谋已久的针对马会的打压。

因此学校官僚以改组为名,上台一批学生干部,实际上正是想成立以官僚利益至上为指导思想的马会。可是在这个过程里,对方完全无视马会同学的意愿、违背起码的民主程序,让他们的改组显得丝毫没有合法性。

我们认为,官僚这种可耻的漠视同学的权利与意愿、漠视社团管理自由的官僚主义做派只能令全体北大师生为此蒙羞。

马会全体新老会员以及长期关注马会的热心同学都不能接受学会无故被代表、被禁言、被取缔!我们坚决反对官僚的改组,我们将坚持保卫社团,保卫属于所有社团成员的学习实践马克思主义的一方净土!

寒冬已至,我们已经做好准备。面对如此卑劣的改组行为,我们将与之斗争到底,希望更多同学的支持和帮助!

岂曰无衣,与子同袍!

联署人:

邱占萱 北京大学社会学系 2016级本科生

董森   北京大学元培学院 2018届毕业生

遇勃铭 北京大学化学与分子工程学院 2018届毕业生

叶天翼 北京大学哲学系 2013级本科生

杨阳   北京大学信息管理系 2015级本科生

孙帅东 北京大学经济学系 2016级本科生

伍旭   北京大学社会学系 2016级本科生

张子依 北京大学生命科学学院 2016级本科生

王瀚枢 北京大学物理学院 2015级本科生

冯俊杰 北京大学医学部 2015级本科生

曹旸 北京大学外国语学院2016级研究生

张云燕 北京大学物理学院 2016级本科生

汤杰   北京大学物理学院 2016级本科生

孙悠然 北京大学物理学院 2016级本科生

沈雨轩 北京大学医学部 2016级本科生

朱家平 北京大学医学部 2016级本科生

孙嘉言 北京大学医学部 2016级本科生 

王梦洁 北京大学医学部 2016级本科生

焦柏榕 北京大学历史学系 2016级本科生

余洋   北京大学信息与科学技术学院 2017级本科生

薛子威 北京大学物理学院 2017级本科生

张子尉 北京大学医学部 2017级本科生

李子怡 北京大学医学部 2017级本科生

宣弘   北京大学医学部 2017级本科生

李书琴 北京大学外国语学院 2017级本科生

张小玉 北京大学社会学系2017级本科生

林子涵 北京大学社会学系2017级本科生

周达明 北京大学数学系 2017级本科生

张彪   北京大学生命科学学院 2018级本科生


联名邮箱:zhanxuan.qiu@gmail.com

邱占萱同学telegram账号:@pkumarxists

联名仍在继续,欢迎各界人士参与!

点击量:1528

发表评论?

1 条评论。

发表评论


Trackbacks and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