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金湖抗议事件的考察报告

转自Telegram,作者匿名

金湖事件,其影响的深度与广度,为历次假疫苗案之最;而家长的反抗也由于诉求的高度一致,正在逐渐转变为真正的公民抗争。

在1月11号夜间,中共一如既往的采用人海战术调集所谓之特警和协警约100车上千人,封路并暴力镇压。但是在12日早上,家长在金湖县城各地自发聚集的总量依然超过了千人;参加谈判(在县政府正面的大桥)上对峙的家长有数十人;而对中共的政策整体失望并愤怒的人,由抽样调查可知,几乎达到了7成,尤其是三代围绕孩子转的家庭,心里基本上都有杆秤。

有一句话叫做,“你不去关心政治,政治最后就会来关心你。”中国的中产阶级,当鸵鸟的时间太久了!底层受到非人折磨的时候,他们总是会庆幸那些事情不会发生在自己身上;而孩子,是现代中国家庭的核心。谁还没有个孩子?有了孩子,自己家里肯定是捧在心尖上的,那么,本应是必须由政府提供可靠安全保障的基本公共服务的一部分的疫苗,居然连续过期了14年,每年数万的人受到影响,家长们,也是社会的主体,必然是出离愤怒的。因此,这次运动比起老兵运动而言,具有极大的指向性和不妥协性,不可能存在反复,除非家长们不是人。而实际上,仅从实况来看,自发武装的高组织度的年轻家长(80后及90后)成为了本次抗争的主力,一度击溃过中共用以维稳的所谓特警。而祖辈也是积极配合,俨然在一个小尺度上,为中国全体的反抗运动做了一个预演。

而中共有什么应对方式?还是一如既往的深夜镇压加上人海战术,大量从其他地方调集临时工以试图维护其秩序。但是,它们没有料到家长们的抵抗意志之顽强,没有料到人性的强大可以超越暴力。只是一个地方的公民抗争,中共能做的就是将各地它手头的人调集起来,造成直观的人数不对称优势;然而,据整体目前得到的资料所知,假疫苗不止一地出现过,因假疫苗毒疫苗致残、致死的孩子,总数也不在少数。那么,如果他们还有人性,他们就应该在自己的地方,就地抗争以使中共无法调集足够的人力造成人数的优势;那么,如果是全国其他的权利受到侵犯的事件呢?全国上下,由于中共的恶政造成的权利被侵犯的事件数不胜数,那么他们也能够集体行动的话,中共的维稳资源将会以几何级数被耗尽,这样在如今这个内外交困的环境下,中共将会雪崩般的倒台。

就像12日一位饭店老板说,只要一息尚存,就要为孩子抗争到底。坚定派和不合作派多一些,乞求中共达成条件的人就少一些,胜利的机会就会大一些。

如果觉得有意义,请帮忙扩散
error

Hits: 1442

Leave a Comment


error

如果觉得有意义,请帮忙扩散

YouTube
订阅Subscribe
RSS
SOCIALICON
Instagram
Facebo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