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开启对中国人假移民的严打,欧洲会跟进吗?

呼吁大家都去向所在国的国家安全机构及移民机构举报假移民的共匪走狗。

原标题:中国人如何在美国骗取政治庇护? — — 严打已开启,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打击非法移民行动已转向华人:美国政府正在重新审查 3,500 个政治庇护案子,涉及13,500 人,大部分是 2012 年前获得庇护的中国人,包括10,000 多名家属的庇护案,以决定是否驱逐……

NPR 的 Planet Money 已经了解到,美国政府正在对多年前获得庇护身份的超过 13,500 名移民(主要是中国人)开启重新审查,他们可能面临着被驱逐出境的“前景”。

美国公民和移民服务局、移民和海关执法局以及移民审查执行办公室正在考虑剥夺几年前赢得庇护身份的移民的居留权。

移民官员正在全面抵制这些移民,联邦政府称这与 2012 年对“庇护工厂”的调查有关。在那次调查期间,纽约联邦检察官围捕了30名移民律师、律师助理和口译员,他们帮助移民在曼哈顿唐人街和法拉盛以欺诈手段获得庇护。该案件被称为 Operation Fiction Writer。

联邦政府表示,在“Operation Fiction Writer”期间被定罪的人已经实际帮助了 3500 多名移民,其中大多数是中国人,他们成功获得了庇护。当局指控他们使用“样板语言”编造遭受迫害的故事,指导客户记忆并向移民官员背诵虚构的细节,并伪造文件以支持假庇护申请。

在起诉后的几年里,移民官员一直在审查这些庇护案件,以确定哪些客户在其庇护申请中撒了谎,因此应该被驱逐出境。

恶心人的情节就在这里:“Operation Fiction Writer”调查期间,其中一名被调查的人与当局合作抓捕他自己的朋友,以换取自保的准允。那位要求媒体称他为“劳伦斯”的男子在2011年至2014年期间为政府提供了帮助。他说,他为制造假庇护案的律师工作,那些律师向客户保证,他们捏造在中国遭受迫害的经历是没有危险的,只要他们能悉心听取“法律建议”。

下面讲述这个故事的详细内容。

<一个前所未有的重审>

美国公民及移民服务局在一份书面声明中证实了劳伦斯对媒体所讲述的实质内容 — — 移民官员正在审查多年前于“Operation Fiction Writer”行动中被定罪的欺诈律师所处理的 3,500 起庇护案件。移民局还确认他们正在审查 10,000 多名家庭成员的庇护案件,这些家庭成员被授予了所谓的“衍生庇护身份”。

因此,总共有超过 13,500 名在 2012 年12月之前获得庇护的移民可能会因此被驱逐出境。

在 2012 年宣布起诉时,奥巴马政府的官员、包括当时在纽约南区 Preet Bharara 的美国检察官,都决定不对任何客户进行刑事起诉。但现在风向变了。

如今,“USCIS,ICE 首席法律顾问办公室和移民审查执行办公室正在重新审查这些案件,以维护我们国家庇护制度的完整性,并确保合法获得庇护者的补助金,”Katherine Tichacek 说,这是他写在美国公民及移民服务局发言人的一份书面声明中的。

事实上,移民官员审查被判庇护欺诈罪的前律师的前客户案件并不罕见。但移民律师表示,他们在 ICE 历史上从未见过官员系统性地审查如此大规模的旧庇护案件

很难确切地说,有罪的律师处理的案件究竟有多少是欺诈性的。每项事实检查都要求确认涉嫌多年前所发生的故事,以及涉及其他具有不同法律制度的国家。

Tichacek 解释说,在本次审查中发现旧的庇护案件可能存在欺诈行为时,ICE 的律师将向移民审查执行办公室提起诉讼,以重新审理此案。如果移民法官批准该动议,庇护者将获得听证会。然后,法官将重申是否给予庇护或终止庇护身份。

“各机构正在审查每个案件的档案,并根据正当法律程序作出合法决定,”Tichacek 说。

即使没有欺诈行为,其案件被“重新再审”的人也需要支付数千美元的法律费用来抵御指控

<华裔移民在纽约的奋斗 — — 和一个“机会”>

2005 年 7 月,劳伦斯登上了从中国飞往纽约市的飞机。在他的脑海中,毫无疑问,都是在美国的新生活将如何发展的美妙构想。“我想我会成为百万富翁……或类似的东西”,他说,“我对自己总是很有信心。”

但劳伦斯记得他在美国的第一年是绝对糟糕的一年。他陷入了在法拉盛地区非法务工的一连串可怜的工作 — 在一家门窗公司、一家玻璃厂和其他类似的地方工作。

直到 2007 年1月,他偶然看到了一则小广告:唐人街旁边的移民律师办公室需要一名中文翻译。他把简历传真过去后,对方立即打来了电话,问他何时可以开始工作。

事实证明,这个小型律师事务所专门处理庇护案件。劳伦斯很快就会知道,他已经进入了一个拥有巨额赌注的世界。

政治庇护是一个快速的且直接的道路,让你留在该国。这并不容易,但如果你这样做并成功了,你就可以立即获得工作许可。您还有资格在一年内获得绿卡 — — 然后在五年后获得公民身份。

多年来,中国人比其他任何国家的移民都更多地走了政治庇护的路径。根据 USCIS 的最新数据,2016 年获得庇护的 20,455人 中约有 22% 是中国移民。第二大群体是来自萨尔瓦多的移民(10%),再其次是来自危地马拉的移民(约占9%)。

2007 年劳伦斯加入的移民办公室的律师名叫 Ken Giles。劳伦斯说,Giles 的律师事务所只有三张办公桌,挤在一间小房间里:“那里发生的一切都是在公开的”。

他说:“我意识,这种事在中国移民社区是公开的秘密……许多中国人都在进行庇护欺诈。”

根据劳伦斯的说法,客户会走进去告诉办公室经理他或她想要寻求庇护,因为这是朋友或亲戚所建议的。

劳伦斯说:“办公室经理会与客户讨论他们应该追求什么样的说法、以及他们应该填写什么样的故事,他们应该提供什么样的假文件”。“[经理]编写了这些故事。他把故事记录下来,并要求那些客户用他们自己的话熟练地复述它。”

中国移民能成功获得政治庇护的一个原因是,中国申请人提交的最常见的故事完全符合庇护官员和移民法官用来给予庇护的标准

在美国,您获得庇护之前,政府希望听到您的故事 — — 一个关于“有充分理由担心遭受迫害”的故事。这种迫害必须基于你的种族、宗教或政治观点,或者你所属的某些“特定社会群体” — — 而且必须是专门针对你的迫害,你需要证明这点。

中美洲移民多年来因为声称他们正在逃离犯罪团伙的暴力行为,而使获得庇护的过程更加艰难,因为很难证明威胁是针对性的,或者政府没有采取任何措施阻止这种行为。但中国移民不存在这样的问题 — — 他们最常见的庇护故事涉及到将他们直接作为目标的政府。

这些说法主要分为三个部分:国家计划生育政策下的迫害、政府基于个人宗教信仰的迫害,或人民的积极行动追求民主变革而遭受的迫害。

<在庇护工厂内>

劳伦斯说他观察并了解了 Ken Giles 律师办公室中庇护欺诈业务的来龙去脉。大约一年半之后,他说他最终开始了更大规模的行动:在另一家律师事务所,由一位名叫刘凤玲(音)的女子经营。

劳伦斯说,像 Ken Giles 一样,刘女几乎专注于庇护案件。劳伦斯将办公室与工厂进行了比较,每个工人都有指定的任务,无论是翻译、辅导还是编故事。

劳伦斯说,他最初是在刘凤玲的公司担任“故事作家”。他将从一些客户的某些细节开始,这些细节实际上是真实的,他的工作是将细节编织成更大的政府迫害剧。劳伦斯了解到这些故事必须生动,并能够讲述巨大的痛苦。只有某些种类的痛苦才能申请成功:即 政府有针对性的迫害,这种迫害是基于宗教、政治或中国的计划生育政策。

劳伦斯估计他在几年内为客户写了 500 到 600 个假故事。他还编写了大量的学习指南,供客户使用。他让律师事务所的口译员收集这些指南发挥作用的实地数据 — — 通过庇护官员倾向于提出的问题以及他们似乎更喜欢的答案来改进这些指南。

劳伦斯说,他在这一点上开始理性化他的行为:“有时我会以这种方式证明自己:我说,’好吧,我在助人为乐。我正在帮助那些中国下层人士在美国获得自己的地位。这不是犯罪。他们想要什么?只是在这里找到工作而已,在中国餐馆的工作。“

2010 年11月左右,刘凤玲的办公室解雇了劳伦斯。她说他们厌倦了处理他的兼职时间表。几个月后,劳伦斯又回到了 Ken Giles 的办公室,继续帮助解决一些庇护案件。

那是 2011 年的春天。当时劳伦斯遇到了一个移民叫“李”,李说她的姨妈告诉她,她已经没有办法继续留在美国了,怎么办?“去申请庇护”。

“感觉就和我周围的人说的一样 — 和我一起工作的那些人,我圈子里的人,”李说,“据我所知,申请庇护以留在这个国家只是一件很正常的事。”

对于劳伦斯来说,李的到来就像中了头彩一般:她年轻,29岁,受过大学教育,李还曾经选择在中国堕胎,并在成长期间偶尔去教堂。

这些都是劳伦斯在她的庇护申请中可以使用的有用事实。几天之内他就为李制作了一个耸人听闻的庇护故事,叙述了中国政府强迫的残酷堕胎、以及对李的基督教信仰的暴力镇压。

今天,当劳伦斯重温这个故事时,他开始大笑。

“我每天都写很多荒谬的案子,”他说,“对于那些庇护官员和那些移民法官来说,他们每天都被这种假的故事所覆盖,所以他们根本不知道真实的故事应该是什么样的。”

当李第一次看为她撰写的故事时,她简直想笑:“这不是我的故事,那根本不是我,’”她说,“这太夸张了。你可以简单描绘,但肯定不是这样,这根本不是我的生活。”

最终李还是接受了这些故事。并且在她第一次尝试申请时就成功了,于2011年6月28日获得了庇护身份。

<事发了>

感恩节前两周,劳伦斯接到了联邦调查局的电话。他说,他很快就会知道联邦调查局已经瞄了他一年多的时间。他被告知,一场大规模的袭击即将来临,劳伦斯无法阻止它。他们告诉他,他可以选择和他的同事们一起入狱,也可以帮助联邦调查局抓到更多的和他一样的人。

他说他同意立即合作。

“我对过去几年所做的事情感到非常沮丧,”他说,“然后我突然发现,现在可以找到机会说出一切。”

他向调查局方面详细介绍了所有参与唐人街和法拉盛欺诈性庇护申请的人员;他仔细阅读照相簿以识别嫌犯;他翻阅自己写的学习指南,明确地阐述了从故事编纂、到证据伪造、到面试演练的欺诈流程的每一步。

他带着隐藏的相机再次回到了庇护工厂,共制作了16个秘密录音。他的目标是抓住尽可能多的和他一样的人。而他的第一个目标就是自己的前雇主:Ken Giles。劳伦斯还帮助拉来了三个合伙做证的人。

其中一位就是那个李,她说调查局给了她一笔交易。

“他们说,如果我合作,他们就不会起诉我。他们提出帮助我移民。他们说我帮助 FBI 的移民官员有功,”李说,“他们说如果我合作,其结果肯定不会更糟。”

2014 年,刘凤玲被审判并被判犯有共谋移民欺诈罪。无法联系到她发表评论;Ken Giles 承认犯有串谋移民欺诈罪,并被判处两年徒刑。

在最近的一次采访中,Giles 坚称他从不建议客户在庇护申请上撒谎。

“我从来没有告诉任何人去假装什么。从来没有,”Giles 说,“这是谎言。是谎言。”

如果在他的办公室里有其他人做这样的指导,Giles 说他不会知道,因为他不会说中文。但他说他认罪,因为他觉得自己别无选择。

至于劳伦斯,他发现做合作证人并不会给他新生。

联邦政府决定对劳伦斯起诉三项重罪 — — 两项移民欺诈罪和一项串谋实施移民欺诈罪 — — 这意味着他想成为美国公民要困难得多了。并且他面临最高 25 年的监禁,但法官对他与调查局的合作表示赞赏,最终他被判处六个月的缓刑

<一个新开始的终结>

劳伦斯后来离开了纽约市,搬到西南地区,希望重新开始生活 — — 但在 2014 年秋天,他得知“Operation Fiction Writer”调查并没有因他而结束。ICE 的律师追踪他,并表示他们继续需要他的帮助,“只是为了几个案子”:他们希望他能帮助找出他所知道的在他们的庇护申请上撒谎的前客户。

“Operation Fiction Writer“调查此前一直在关注造假律师的行业。而现在,劳伦斯终于意识到了,政府的关注重点正在向这些律师的客户转移。

目前尚不清楚这一新的调查阶段何时开始认真起来的。移民局官员说他们在 2014 年开始审查客户的案件。

但这更可能是由于 2015 年政府问责办公室关于“Operation Fiction Writer”调查行动的报道引起了众议院司法委员会主席、弗吉尼亚州共和党人鲍勃·古德拉特的注意。他给当时的司法部长 Loretta Lynch 写了一封信,要求她审查并重新开启与“Operation Fiction Writer”有关的数千个庇护案件,以确定哪些客户对他们的申请撒了谎。

众议院司法委员会的工作人员、律师特雷西·肖特(Tracy Short)在此问题上为 Goodlatte 带头。他于 2017 年初离开委员会成为特朗普政府领导下的 ICE 新任首席法律顾问,现在在国土安全部内部指挥着一千多名律师的队伍,负责为政府提供诉讼服务。

这可以解释为什么劳伦斯说 ICE 的电话在 2017 年初开始愈演愈烈。

首先,移民局官员告诉他,他们还有大约 20 个客户的案件需要他的帮助。然后在 2017 年3月,劳伦斯又接到该机构的另一个电话:“他们说他们还有 200 个案子。”

又三个月后,ICE 再次打电话来。这一次,他们说需要他再合作 2000 多个案子……

劳伦斯说他并不感兴趣,并决心继续自己的生活。

“我很害怕,我拒绝了,”劳伦斯说。“我说,’不 — 我无法帮助你。我真的不想帮你们了。’ “

移民局官员不会承认他们是否曾要求劳伦斯重返这些案件。虽然他曾经以此为生,但这个故事的一部分已经确定:政府确实正在对“Operation Fiction Writer”中的客户案件进行大规模审查。

劳伦斯说,他知道自己需要找到一种可以消失的方法。所以他再次逃走了。Planet Money 在 Skype 上与他交谈,但不知道他的确切位置。

与此同时,政府的审查已向前推进。在美国公民及移民服务局和 ICE 的联合声明中说,“作为致力于维护合法移民的机构,我们将继续努力打击存在的欺诈行为。当我们的政府对这些行为视而不见时,美国人民、守法的人和真正寻求保护的人、以及我们的法治,都受到了损害。“

<枪口调转:合作变成了弹药>

2016 年12月,在获得庇护五年多之后,李 — 就是被劳伦斯拉来做合作证人的那位华裔移民 — 收到了美国公民及移民服务局的一封邮件,标题上写着:“意图终止庇护状态的通知”。

那时,李正在等她的绿卡。该邮件告诉她,她将不得不再次参加庇护面谈,并且这次新面谈将基于她原来的庇护故事 — — 她已经向政府承认的那个故事是一个膨胀的谎言。

因为李在 2012 年签署的与政府合作协议表明,如果她提出要求,联邦调查局可以帮她对 ICE 说好话。她还尚未向联邦调查局提出正式请求,与此同时,移民官员已经得到了她在调查过程中所做的每一项自证其罪的陈述

事实上,美国公民及移民服务局在他们发给李的通知中详细说明了这些陈述:“2012年10月22日,你向联邦调查局提供了证词。你作证说,Giles 先生和他的律师事务所工作人员伪造了你的庇护申请,你的整个庇护故事都是由 Giles 律师事务所编造的。“ 该文件随后详细列出了她的证词。

联邦调查局曾答应,如果她愿意帮助移民局官员,就可以得到衍生庇护身份。但正是她与联邦调查局的合作给移民官员提供了驱逐她的证据 — 以及她的丈夫一起驱逐了。

“是的,我确实欺骗了政府,”李说,“但最终,政府欺骗了我。”

********

Thousands Could Be Deported As Government Targets Asylum Mills’ Clients

more than 13,500 immigrants, mostly Chinese, who were granted asylum status years ago by the U.S. government, are facing possible deportation

编者按:翻译这个故事的过程令我们感觉非常痛苦。我们曾经听闻过伪造庇护申请的一些案例,在多年前,也是为什么制作了《逃离中国》这个纪录片的策划(虽然由于没有足够的资金,一直没能投入拍摄)。

站在中国社会权利利益的立场上,我们厌恶这类行为,因为他们造假的做法玷污了真正的异议。在中国,有很多人一直在遭受着真正的迫害,而那些人也许永远没有逃离苦难之地的途径(当然也无力站起来抵抗)。而美国的做法不仅影响“2012年前”的假政治庇护申请,甚至会影响未来真正的政治避难申请 — 移民官员有可能对华裔“另眼相看”。

并且,很多时候以美国为首的五眼国家的行动往往一致,未来华裔的政治避难有可能面临严峻的形势。

就如您所了解的那样,我们的立场从来都是支持反抗而不是“逃跑”,但是,对于那些没有技术能力、没有联合实力,并且正在遭受着难以忍受的迫害和威胁的人群,我们的态度是支持给予他们必需的保护。

然而说良心话,的确有许多选择“逃离中国”的人并非真的如此,并且更加令人惋惜的是,他们中包括了不少头脑清醒、有一定能力和文化知识的人,换句话说就是,这些人如果选择留下反抗,将为中国社会的民主变革带来相当显著的力量。

但是并没有。就如我们在纪录片策划中所指出的:从某种程度上来说,这些离去的人是“看明白了一些问题”的人,但他们就这样悄无声息的离去了,没有回响。逃离中国的人们有着各种各样的原因和理由,只有一点是相同的,他们都选择了“逃”,而不是正面反对,联合起来与恶势力抗衡。这和他们中一部分人所鄙视的、“只会上网喊口号的国人”,并无区别

另一方面,令我们感觉不快的是,这篇文章中隐含着某种地缘政治的味道,虽然多次引述官员的话在声称法治。我们不喜欢地缘政治,它往往基于权力的利益而不是公民的利益而变得扭曲。ICE 和 FBI 在美国臭名昭著,不仅在于“把难民儿童关进笼子里”的近期新闻,还在于某层次的不透明方面,于是很难了解这项调查的真实操作。也就是说,我们现在能看到的是整个事件的一个侧面。

总之,还是那句话:做为世界主义者,我们信仰文化借鉴对人类发展的正面作用,流动胜于封闭、混血优于同族。并且,一个人应该在非母语的国度中获得理解,应该追求在流亡的过程中获得归属感。我们真心祝福每一位华人朋友都能得到自己理想的生活,但我们更支持留下来反抗的勇士们,因为民主化才是解决根本性问题的方法。有太多的问题,就如您所体会的那样。

Source: https://medium.com

点击量:6578

发表评论?

0 条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