帮助尘肺工人 为什么被带上了手铐?

1月8日晚上11点,广州黄埔鱼珠派出所,外面冷风瑟瑟。

在经过十多名深圳警察几个小时的审问后,杨郑君戴着手铐,被连夜转送到深圳第二看守所。

坐牢,我想他是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的。只不过,这次变故来得极快,谁也没想到深圳警方会在尘肺工友再次来到深圳的这天,如此兴师动众、如临大敌地跨市抓捕。

前奏:尘肺工人遭清场

在杨郑君被刑拘的前一天,1月7日,50位来自湖南的尘肺工友为了讨还自己的救命钱,要求深圳市政府给出明确的答复。可是,在他们还没有走到信访局门口的时候,一群特警把他们包围起来。

整整8个小时,50名尘肺工友被包围在马路边,坐在冰冷的地面上感受“来了就是深圳人”的“温暖”。

时间一到,特警开始了清场行动,尽管工友们事先把一条长长的红绳系在脖子上一起连接起来,但似乎起到的作用有限,很快就被强制扭送到大巴上遣送回湖南。

其实,从2018年1月开始,湖南三地尘肺工友相隔10年再次维权,杨郑君就在关注和支持尘肺工友。

他不仅在舆论上帮助工友发声,还为困难工友筹集生活费,期间他多次下乡到尘肺村调研,了解尘肺工人最新情况,帮助大家梳理维权问题。

没想到,这一次尘肺工友的行动激怒了深圳的有关领导,他们决心要痛下杀手,于是发生了开头的一幕。

名校硕士  卧底血汗工厂,推动《劳动合同法》完善

杨郑君,网名包子,中央民族大学硕士毕业生,出身于重庆的一个贫穷的农村。

早在北航读本科的时候,他就积极参与全国最大左翼网站乌有之乡的交流实践活动,还参与全国范围内的大学生下乡支农调研,这些事情奠定了他关心工农,改造社会的理想情怀。

2008年,大学生对新工人的关注还很少,这个时候发生了一起引发社会广泛关注的媒体事件-大学生反对可口可乐反血汗工厂 。

2008年7-8月,来自北京、广州、浙江等地的高校学生,来到广东东莞、惠州、广州的可口可乐代工厂卧底一个月,成立大学生关注可口可乐小组。

大家发现可口可乐工人、特别是派遣工人,处境相当糟糕。可口可乐装瓶厂和供应商严重违反劳动法规。小组发布了调研报告并召开了新闻发布会,揭露可口可乐代工厂非法用工现状,引起了舆论漩涡。

作为该小组的召集人,杨郑君第一次站在公众面前为工人鼓与呼,与跨国资本做斗争,要求改善中国工人的福利待遇。

在2008年,《劳动合同法》艰难出台时,“劳务派遣”制度就已经开始想尽办法钻《劳动合同法》的空子,削减工人的工资福利待遇。对于公众来说,“劳务派遣”不是一个熟悉的名词,对于劳务派遣的研究还没成为国内的学术重点。杨郑君与“可口可乐小组”的这次发声,是最早为派遣工发出的声音,也是最早针对劳务派遣现象,捍卫《劳动合同法》精神的行动。

直到2013年,《劳动合同法》终于修订、添加了关于劳务派遣的法律内容。可以说,杨郑君等正是《劳动合同法》这次修订的最早推动者之一。

这段经历对于他来说非常宝贵,自此以后他更加坚定了为工人谋福利,为社会谋进步的理想信念。

10多年前的这件事,也许很多人都或许遗忘了。但它开创了进步学生与新工人相结合、以媒体宣传揭露工人现状、推动法律完善的历史先声。

2010年,超级代工厂富士康发生工人十三连跳,震惊了世界。

一个接一个年轻的生命选择用跳楼的方式抗议血汗工厂的压迫,包子和其他学生知道这件事情之后,再度召集高校学生奔赴富士康,搞调查出报告,并号召广大正义之士前往中关村散步悼念。

后来,他参与创建新生代、微工汇自媒体平台,持续为工人权益而奔走发声。

尘肺维权再起  他义无反顾

2009年,湖南耒阳、张家界、汨罗三地尘肺工人发现自己患上了尘肺病,集体到深圳要求陪偿,引发全国各地媒体的关注和报道,最终根据尘肺严重程度分别拿到了7万、10万、13万不等的人文关怀金。

10年后,2018年,尘肺工人抗争再起。

原来2009年没有检查出来尘肺的工友陆续发现自己也患上了尘肺,有的甚至已经到了三期,离死亡不远了。惶恐的工友们于是想起来:他们为之流血流汗20年的深圳应该履行自己的责任!

看到尘肺工友如此的遭遇,作为工人媒体新生代主编的杨郑君自然不会袖手旁观。

当工友们自发决定要来深圳集体维权,并寻求帮助的时候,包子看到一些尘肺工友呼吸困难,每天甚至需要输送氧气过日子,下定决心一定要为大家争取到权益,于是他第一时间与工人打成一片,倾听工人的心声,帮助工人宣传他们的遭遇和维权。

在湖南尘肺工人从深圳回到老家后,一年来,他不下十次坐火车去尘肺工友的家乡[a8] ,走访尘肺工友家庭,搜集大家的意见,了解大家的困境和诉求。

在2018年一月份时,包子和一些大学生一起到尘肺工友老家做调研。在调研开始前,包子买了一些玩具给尘肺病工友的孩子,孩子们看到这些玩具时,有的高兴得不得了,有的则羞答答地拿着来玩,但同学们和工友们的距离一下就拉近了。在当时,湖南天气非常冷,都下雪了,包子把自己的暖宝宝给了调研的同学,还主动安排同学住在有空调的房间,自己则住在没有空调的房子里。

这些事情看起来很小,但包子做得非常认真,因为在他心里有一种对劳动人民的亲切感和使命感。

在湖南尘肺工人维权中,为了更好地支持工人,他总是要去现场为工友打气,向工人学习,谨慎地给出自己的意见。

今年5月,为了打压尘肺工人,多名深圳国保埋伏在信访办外面,对包子进行了背后袭击,抢夺了他的手机,并强行绑架到了附近的派出所,直到24小时才放出来。

出来后,深圳警方还屡次骚扰包子的家人,目的就是要阻止包子去关注尘肺工人,帮助尘肺工人。

现在,深圳警方故伎重演,不过精心导演了一出欲盖弥彰的鬼把戏,企图以包子参与过syt为依据构陷寻衅滋事的罪名 ,背后的目的无非就是打压尘肺工人维权,拒绝履行对湖南300多尘肺工人的赔偿责任!

在整个尘肺事件中,包子要“图”什么呢?如果不是在尘肺事件中数次被警察带走,也许大家都不会知道有包子这么一个人,而工友的维权更不会为他带来什么利益。

但熟悉包子的朋友都知道,包子在尘肺维权中,除了关心工友到底能不能得到合理的赔付之外,还时刻都在想着,如何能够通过对尘肺事件的传播,让社会关注中国建筑工人没有劳动合同的问题,关注尘肺病工人因为缺乏劳动关系证明,维权举步艰难的问题。

包子虽然并不是那种精通《劳动合同法》与《职业病防治法》的法律专业人士,如果有工友问“我是三期尘肺,法律应该陪多少钱?”包子也需要重新慢慢找回法律来看,不能掐指一算就说个准确数字。但包子   在这么多年来与各行各业工友的广泛接触中,却是深刻体会到我们的劳动法律还是有着太多太多不完善的地方,工友维权时遇到的问题更是无法数尽,而推动法律完善、突破,则需要有工友进行斗争,否则劳动法律不但不会进步,还有可能会因为楼继伟之类的官员而往着不利于工人的方向倒退!

在生活中,包子是一个非常和蔼可亲的人,很多比他小一点的都亲切地喊他叫“包叔”,这是因为他非常善解人意,经常想的是别人的事情,而不是自己[a13] 。

如今,包子被带上了手铐,关进了看守所,可想而知生活会过的怎么样。快要过年了,希望他早日归来,希望所有关心尘肺工友、关心包子的工友们、朋友们、同志们一起努力,让他早日回家!

点击量:2847

发表评论?

0 条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