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存档: FreeChina - 第2页

从我弟、妹夭折看医疗保障制度的必要性

「再次着笔开始写我们家的历史,大约十年前在国内时开了个头,后因各种动荡没有继续。五年前发表一篇短的德语介绍,多国作家及出版社很感兴趣,希望能够出版全书,但我觉得太沉重,一直没写。现在为了纪念母亲,趁着记忆还没完全模糊,写出来,也让世人认识到社会制度对个人、家庭的重要影响」

现在很多家庭因为医疗重负而导致赤贫、欠债,或者家人最后因无钱医治而去世。有良心感的医生也被政府、医院制定的“任务指标”逼迫而违背良心敲榨患者及其家庭。

我弟、妹的悲惨遭遇,是自中国共产党窃国以来压迫政策的结果,不仅仅是影响他二人,也影响到我们家庭五代人,全中国几代人也受到这种影响,导致人民不仅生理健康,而且心理健康也严重受损。

我以前的文章,包括德语文章中从没公开我弟弟及妹妹的名字,因为提到他们的名字我就痛心,他们那么年幼就离开了这个世界,还没来得及进学校接受人类积累了几千年的文明教育,虽然他们曾热切地盼望和我一起背着书包去上学。

我弟弟名叫刘德诚,小名(老家方言,意为乳名)东屋,因为他在东边的屋子里出生的,所以爷爷将他起名为东屋,我因在刚建成的一间屋里生的,所以小名新屋,我出生时,东边的那间房还没建好。德诚比我小一岁零八个月,却在我记事起时就比我高比我壮。记得父母经常因为在大集体劳动,天黑了还没回家,我和弟弟就坐在大门外等他们。因为我们白天在外面玩,大门因为防盗而被父母锁了。有一次我们回家时,父母还没回来,门外有我父亲因时间匆忙而来不及放入院内的轭头(耕地时套在牛颈部的工具),我弟弟就拿着轭头玩(或者说研究),我也很好奇,要他给我玩。他似乎不给,我就要强行拿,他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恼了(可能是饿了加上天黑见不到父母而心神不宁),举起轭头说“招呼(当心)我砸你”,我突然害怕起来,可能也是因为同样原因心神不宁而潜意识里想找到其他人,竟大声哭了起来。和我们家隔着一家的邻居家奶奶听到哭声后把我和弟弟让他她家里。

因为成份不好,父母成年后都找不到对象,好不容易经人介绍,两个成份都不好的人走到了一起,结婚时父亲已经三十岁,母亲也已经25岁,即使是在现代的中国农村,也是非常晚的了。因长年被共产党剥削,他们结婚时一无所有,房子都是我父亲一个人亲手用土打垒方式建起来的。我们老家以前建房就是用夹板作模具,然后往里面填土,再人工用一个杵头(头部为一半圆形铁球,上接木杆及把手)不停地砸实。

据我母亲讲,当时我爷爷及近三十岁的二叔都没有帮忙过。自我记事起,爷爷是从来不劳动的,虽然他当时只有五十来岁,我母亲说我爷爷不劳动的理由是除了他幼子(我幺叔)外,其他子女都已经成年,该养他了。爷爷的自私,这是我母亲始终无法释怀的事。

据我母亲讲,当时他们结婚后,我爷爷还经常强行到我家鸡窝里掏鸡蛋。父母当时因为分家没有分到一分钱,买油买盐及人情往来,如亲戚结婚、丧礼赶情(送钱)等需要钱,母亲就省吃俭用,鸡蛋舍不得吃,包括我自出生起就因为母亲营养不良没有母乳而不得不吃熬得极细的米粥时,也没在粥里加鸡蛋(不过也可能是因为刚出生的婴儿无法消化鸡蛋),都要拿到供销社去卖掉换成钱。连本来就不多的分配口粮也要每月存几把放在一个土陶坛子里,攒到一定量时去供销社卖掉,当时禁止一切私营经济,东西只能卖给供销社。

我记得大约在我四岁或五岁时,我们大队九小队的一个青年人,不知道在哪里弄到了早产黄瓜,到我们小队来哄小孩子拿鸡蛋换,似乎根本没拿钱买的事,当时只有年终结算时,才会按每个家庭的“工分”分一些钱。我和弟弟当时对经济、价格根本没有任何概念,也不知道鸡蛋对当时我们家庭维持人情往来的重要性。那个青年连连哄我,我就拿鸡窝里的鸡蛋跟他换了一条黄瓜,和弟弟很高兴地分享了。

母亲回来后我告知了此事,她非常不高兴,我问她是不是换的不公平,黄瓜给少了。她说这倒不是,那个季节黄瓜在我们农村还没长出来,应该很贵。可我们家没钱,鸡蛋要留着换钱的。

我和弟弟很小就承担了一些家庭的事务,记得我非常小,还没上学时,应该是六岁以前(因为我六岁上学的),爷爷经常让我到住在另一个镇,离我家很远的姑奶奶家去传话。有一次路上捡到一支钢笔,我非常高兴,因为我很早就盼望着去上学了。虽然我五岁时,父亲在我强烈要求下带我到学校报名,却被一名嫁到共产党农村干部家庭的女民办教师以成分不好为由不能早上学为名拒绝了。她的理由是必须遵守过了六岁才能入学的规定,可我们大队(现今的编制为村)赤脚医生的儿子却在五岁时就入学了。

当时经过共产党多年的统治,中国人已经没有了礼仪之心,根本不知道别人遗失的东西不应该捡。我家家(外祖母)是出生于家耕世家,在我上初中后有一次朗读《乐羊子妻》时突然说“我也学过这篇”,并流利地背诵了出来。我很惊讶地问怎么学的,她说小时候家里请老师专门教他们女孩子,《乐羊子妻》就包含在“女学”中,里面说不应该捡路上别人的失物。

有一次,爷爷说我弟弟也足够大了,让他和我一起去姑奶奶家牵牛回家犁田,不记得为什么要去借姑奶奶家的牛,有可能是刚分田到户我们家没有牛,或者是牛生病了。路上不断有人惊讶地问,你们这两个小孩子是哪里人啊,是不是走丢了,我说我们是新街(一个区,后来又改为乡、镇,反正共产党就是不断折腾)三大队八小队刘绪强的儿子,去安居(区,现在也改为镇)几大队几小队(记不清了)我姑奶奶家借牛。他们又不放心地问,你寻得到你姑奶奶家吗?我说寻得到,我一个人去过很多次了。

有一次,爷爷说我弟弟也足够大了,让他和我一起去姑奶奶家牵牛回家犁田,不记得为什么要去借姑奶奶家的牛,有可能是刚分田到户我们家没有牛,或者是牛生病了。路上不断有人惊讶地问,你们这两个小孩子是哪里人啊,是不是走丢了,我说我们是新街(一个区,后来又改为乡、镇,反正共产党就是不断折腾)三大队八小队刘绪强的儿子,去安居(区,现在也改为镇)几大队几小队(记不清了)我姑奶奶家借牛。他们又不放心地问,你寻得到你姑奶奶家吗?我说寻得到,我一个人去过很多次了。

到姑奶奶家后,我们说了爷爷让我们来借牛,我姑奶奶也是因为共产党的压迫而养成坚强的性格,没有觉得不妥。但我“姑爷”(姑奶奶的丈夫)担心途中出差错导致牛丢失,决定陪我们将牛送到爷爷家。

(草稿,全书名暂定为《七十年孤僻》待整理及待续)

点击量:188

唐荆陵被阻出国及强迫失踪经历

2019年8月29日,我乘G1038次火车从荆州(8:10出发)去往广州,下午15:10到达广州南站,我一出门,就发现数名广州国保警察(我以前见过其中几人)、铁路警察以及辅警围在门口,拦住了我。随后,他们带我去到南站警察的一个驻地。在南站铁路警察驻地期间,国保警察表明其来意,是要阻止我正常出国旅行。

我在近期获得一个访问学者的邀请,这是一些朋友多方努力争取的结果,对我来说,是个十分宝贵的机会,一方面我可以在五年的牢狱之后正式的学习进修一下,有望在专业知识上略有进益,开阔视野,更重要的是,在这期间还可以与我避难美国的太太团聚,但是,从我被在车门口拦下来一刻起,我觉得这些起码的人之需求也将暂时不能实现了。


在南站铁路公安的驻地停留了数小时后,广州国保警察在广州市内定了住处,由两名警察(保持两人,班次轮换)几乎24小时“陪同”之下,我就开始了又一段以前也多次经历过的强制失踪“旅程”。中间三天住到广州的郊区增城,9月6日又返回广州市内。


在火车上临近下车时,我姐姐还与我打通电话,她正在我广州的住处帮着收拾久未整理的房屋,等我回去收拾行李,却突然如同遭遇人间蒸发的恐怖场景,近八十的老父独自在荆州老家,更会方寸大乱,我太太远在海外,团圆的盼望变成了新的牢狱分隔的阴影。这都是我们日常生活的一部分了。

最终,我作出了一些妥协,不再坚持要求国保警察出具法律文书才可暂扣我的护照和港澳通行证。9月8日,国保警察用我的身份证购买了下午15:01发车的G1146火车,送我上车返回荆州,因我本人在无法正常与太太团聚的情况下,仍然需要回老家荆州考试驾照,当局也没有委派警察随车“押送”。


9月8日,我在荆州火车站出站口会到来接我的姐姐,一路顺利回到荆州老家。我出来后,才知道广州家中不知何故停电多时,我们的电力是银行卡自动扣款,且银行余额目前完全足够电费扣款,不知是否有人采取了流氓手段来阻止我回家居住?

我这次本来就是十分匆忙的回家和团圆之旅竟如此曲折,甚至连自己在广州的家门都还没有看到,这应成为给世人的见证,让我们知道生活在一个何等样的地方。
在我被强制失踪期间,很多朋友和机构积极予以关注,并鼓舞我的家人,在此,一并表示诚挚的感谢!

点击量:85

德国庭审公开直播之争及官僚主义

有电报网友问我德国及其它民主国家关于庭审直播方面的规定,因为担心德国被当作反面例证而被国内“五毛”利用来反对推动庭审直播,所以我在确认其身份后才回答。

继续阅读 »

点击量:464

Updated: Li Wenzu visits husband Wang Quanzhang in prison

ChinaAid
Updated on June 28, 2019, at 3:04 p.m. with a personal account from Li Wenzu. Translated by Wang Qiaoling.

(Linyi, Shandong—June 28, 2019) Li Wenzu, wife of imprisoned Chinese human rights lawyer Wang Quanzhang, has met with her husband in prison.

The meeting was reportedly conducted via phone as Wang sat behind a glass window. Wang’s son and sister were also present. The meeting represents the first time Li has seen her husband since he was taken into police custody.

继续阅读 »

点击量:690

自由选择权的重要性——德国宪法第二条

德国宪法第二条第一款,在紧接着第一条之后就是“人人有发展的自由”。当时立法时,议员们本来要写的是“人人有做和不做任何事的自由”,但这句话有可能让受教育程度不高的人断章取义而胡作非为或不尽该尽的义务,所以改成了比较模糊的人人有发展的自由,其实宪法法院的解释就是人人有做不做任何事的自由。当然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有具体的法律规定,违法了就会受到相应的惩罚。

继续阅读 »

点击量:680

五毛必须受到严惩,如同德国审判纳粹

将来对五毛绝对严惩,就像德国七十年代后开始严惩前纳粹一样。当年美国为了利用德国旧官僚对抗共匪扩张,草草停止对纳粹分子的审判工作。这些纳粹重新掌权后隐瞒历史,直到新一代德国人长大后在法国看到关于纳粹的电影时才惊觉自己被骗进而发起严惩纳粹的运动,德国纳粹才退出权力舞台。很多法国人至今仍恨德国的一个原因也是二战后,德国纳粹不仅没受到应有的惩罚,反而继续掌权。这也是法国为何发起成立钢碳联盟(欧洲联盟前身)的主要原因,即限制德国掌握当时主要战略资源铁矿和煤碳的权力。

继续阅读 »

点击量:457

贩卖人体器官是否侵犯“人类尊严”(德国宪法第一条第一款)

德国宪法第一条第一款第一句规定,人类尊严不可侵犯。这里面的“尊严”还包括政府有维持所有人最低生活水平标准的义务。如果德国政府像中共政府那样不顾人民死活,别说放任几亿人,即使是放任一个人生活在绝对贫困线以下(德国标准非中国标准),政府就违宪了。

继续阅读 »

点击量:199

成立中国绿党,欢迎加入

中国人对民主自由的认识,比欧洲国家要落后很多。欧洲现在以公平、环境、和平为宗旨的绿党影响力越来越大,很多中国人却还在粉川普,期望建立一个弱肉强食的残酷竞争社会。故发起成立中国绿党,欢迎志同道合者加入,电报群 https://t.me/yansgm 同时请高手设计一个中国绿党的Logo。此图为英格兰及威尔士绿党的,暂时借用一下。

 

点击量:268

universe in ancient chinese language

Since ancient time in Chinese Language universe (Yu Zhou) means not only all the materials, but dimensions and times. Yu means Dimensions, Zhou means Times. Buddhism has deeper explanation, which most people don’t understand.

点击量:959

universe in ancient Chinese Languag

Since ancient time in Chinese Language universe (Yu Zhou) means not only all the materials, but dimensions and times. Yu means Dimensions, Zhou means Times. Buddhism has deeper explanation, which most people don’t understand.

点击量:177

政治与宗教结合,就不会有好事

政教分离是文明国家的基本原则,切记!

作为民主、自由的追求者,一定要坚持原则,不能为了获得经济支持而与某些行将被历史扫进垃圾堆的势力合作。它们在人类历史上扮演了几千年甚至更长时间压迫、奴役人民的角色,在自由人权发展浪潮下迅速被越来越多的人抛弃,却企图利用它们仍然掌握的财力在中国寻求统治地位,继续愚弄、压迫他人。其中最典型的例子就是梵蒂冈。

有理想的人不能苟且,无论是与中共苟且,还是与其它落后势力。政教分离是基本原则。还有人甚至为了所谓“民主运动”而与黑势力合作,这就更不应该了。另外大家也要有清醒的头脑,其他稍微高尚些的政客如奥巴马等尚且无意瓦解中共促进中国民主,何况一个称赞中共六四屠杀的川普。德国默克尔属于基督教民主联盟(CDU),相对来说德国是非常自由的了,但默氏所属的政党却是与政治掮客关系最紧密的,德国媒体披露的数据显示,70%的政治掮客是由CDU的政客们带进德国联邦议会大厦的(危及美国民主的最大因素也是其最具特色的政治掮客们,不过他们不打着基督教的旗号)。

中国的民主自由取决于中国人自己的抗争决心与程度。

川普考虑的是自家的经济利益及竞选连任的选票,其它民主国家也是选票优先。至于极权国家,我想也没有几个人糊涂到把希望寄托到它们身上。所以别像个破落户似的,有民主国家的政府机构找你谈几句就喜出望外了,他们只是把你当做作秀的工具,为选票这个目的利用一下而已。大家还是赶紧用心研究他国民主革命成功的经验,和国内民众建立切实可行的联系,传播革命策略及民主国家运行细节,脚踏实地地推翻中共极权,建立真正能保障人权自由的民主制度吧。

点击量:361

人民回忆三十年前的六四屠杀


Lee Josh:89年我12岁,小学六年级,我家就住在木樨地附近,那段记忆已经很模糊了,只记得学校放了很长时间的假,我母亲天天把我锁在家里不让我出门,但是六四那天晚上的情景我永生难忘,窗外都是枪声,红光满天,父母不让我靠近窗户,后来干脆把我放在壁橱里,怕闷着我只留个一个小缝,我迷迷糊糊睡着了,半夜,突然听见门响,我探出头,看见我父亲从外边进来,满手都是血,吓得我浑身发抖,我母亲痛哭失声,后来才知道那不是我父亲的血,他出门去看热闹,解放军突然冲着人群扫射,离他也就一米远的一个邻居叔叔被击中倒地,他去扶他所以染上了血。后来我父亲经常说,他离死亡就差这一米。。可悲的中共,它们是共产阵营瓦解进程中唯一向手无寸铁的人民开枪的刽子手!这段历史永远也不会被抹去!

继续阅读 »

点击量:465

我们的活动终于有了好结果,美国司法部开始对谷歌展开反垄断调查

我们的活动终于有了好结果,美国开始调查谷歌垄断经营问题,让它删我们的频道,封锁我们的Adsense账号!它以为跟共匪合作会有好处。相关报道。Our actions finally had good results. US Justice Department is reportedly preparing antitrust probe of Google. This is the consequence of deleting our channels and blocking our Adsense accounts! It thought that it would be beneficial to work with the Chinese Communist Party. Related: https://edition.cnn.com/2019/06/01/tech/google-doj-antitrust-probe/index.html


点击量:204

[视频]王岐山在柏林被扔鸡蛋

吴京花:今天(2018.5.31)下午3点左右大陆维权人士抗议王岐山到访德国,李方用鸡蛋砸向王岐山的车时被德国警察抓走!李方被抓!

点击量:321

刘德军将起诉华泽侵犯(盗窃)著作权

华泽有意思啊,说纽约大学非暴力革命讲座是她拍的,要我删除,不然就投诉导致我频道被封。我问她为什么多年来没有宣传这个培训及其视频,她说因为他们在中国有很多合作,宣传这个会让国内的合作者冒风险。我指出她当年盗窃我写的茉莉花革命被酷型经历在台湾出书,她说她所有细节都采访过我了并有录音,我说她当年就问了我两个无关紧要的问题,她说我忘记了。我让她拿出录音,她说她没精力做这事。整个过程中她都是语音的,我说我这边是清晨,播放语音会影响他人休息,她说她那边半夜没时间打字。我说如果不拿出录音我将起诉她侵犯著作权。这时她声音突然变得很痞,说“好啊,如果你起诉,我就拿出录音”。这口吻很熟悉啊?

其实我记得非常清楚,也保存有当年的对话记录。我在茉莉花革命被抓取保候审期间骑自行车绕开监视,到网吧用别人身份证号写的被关被酷刑经历在2011年4月至5月间就发给了博讯的创建者韦石,后来也发给了其它人权机构,都有纪录可查询。我后来也复制到了本网站上,可以点这里查看。大家可以对比华泽的所谓“采访”(在本文最下面有其扫描件),完全就是盗用我的文章。当年她说准备将我写的经历和其他被关押酷刑同道的经历一起出版,我就要求她在出版前将样稿发给我看一看,她却不回复我,我后来又问过此事,她仍然没有理睬。我看在大家都是同道的份儿上,没有追究。后来我在网上呼吁大家关注新余三位因要求官员公开财产而被判刑的魏忠平、刘萍及李思华三名不怎么被人重视的工人,她却突然冒出来要我删帖,说他们一直在关注。我当时就很疑惑,一个或几个人自称的暗中关注就足够了吗?即使他们几个人真的关注了这三名工人,也不应该企图阻止别人的呼吁啊。直到这次再次让我删除不知是否真为其所录制的非暴力革命培训教程,就更是让我诧异了。

下面是华泽与我对话的记录(如果音频在Safari上无法播放,请更换浏览器):

Ze Hua, [28.05.19 01:12]
华泽语音文件1

继续阅读 »

点击量:291

[视频]张健去世,到底发生了什么?

点击量:259

如何发起一场革命——4种方式

衷心感谢义工“矩阵”的翻译,请各位英文达人检测一下翻译效果。英文原文请点击这里查看

方法1:发起一个主旨
为了创造一次革命,你需要用一个共通的目标来团结人民。产生革命是有可能性的,虽然它需要消耗很多的耐心,组织性,以及热忱。如果你不是想一出是一出(三分钟热度),它将更有可能成功。一次革命(拉丁语的“革命”意为“一次转变”)是一项重要的改变,其通常在很短的一段时间内出现。
继续阅读 »

点击量:999

最简单免费搭建安全翻墙平台教程(仅需一行代码)

关于免费服务器空间的获取及设置请点击这里

按照上面的教程设置好服务器之后,点击这里下载Outline管理器,在网页中部,打开网页后需要往下滚动一些。

下载完成后,双击刚下载的outline管理器,然后按照弹出来的提示安装。

安装完成后,在程序文件夹或者桌面上双击刚刚成功安装的Outline管理器图标,会跳出如下画面:

继续阅读 »

点击量:11012

德国刑事诉讼法的人道主义精神

德国和美国在刑事诉讼法上的差别非常大,而且处罚严厉程度也要比美国轻得多,不论是重罪还是轻罪。这可能与德国社会保障全面,人们不需要为了生存而去犯罪有关。

德国刑法和刑事诉讼法制定于1870年,比五毛们的厉害国先进多了吧?

德国警方即使在相信嫌疑人犯罪了的情况下,也不能自己决定逮捕他。

警方在没有法院许可令的情况下抓人,只能是下面几种情况: 继续阅读 »

点击量:7325

从“人脑猴”看极权政治对人类的毁灭性威胁

近来在国际上最引起轰动的,关于人类生死存亡的信息,应该是中国“科学家”培育出带有人脑基因的猴子了。可惜由于中国的新闻管制及共产党政权对本国人的压迫、剥削,导致中国人忙于生存忧虑而无暇顾及此等大事。

继续阅读 »

点击量:30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