邢台水灾——官祸

20160724032551546_small26383da26c435ed31aa1b33b2c2009a80DyQsdLHdR 0DyQsdvnLL   Cn_X4mIWIAE6iiS Cn-V_YiVMAAswL58-1-169x300

k8cccccc k8cccccccc

一张令人悲伤的照片传遍中文社交媒体。照片上被洪水冲刷过后的玉米地里,一名幼童的尸体仰卧在泥泞中,四肢僵硬地指向天空,洪水冲掉了他身上的衣服,这仿佛是洪水留给孩子最后的痕迹。夭折的孩子不会说话,但这张令人心碎的照片充满了控诉。

据中国国内媒体报道,7月20日凌晨,河北省邢台地区突然出现洪水灾情,导致多个村子被淹。中共邢台市委对外宣传办公室官方微博“邢台发布”公布的消息说,截至北京时间7月22日11:30分,灾情影响邢台21个县(市区),76.2万人受灾。

灾情发生后,有一则传言说,邢台开发区东汪镇大贤村遭遇洪水是由于上游水库没有及时通知下游村民就放水泄洪。此外一些网民在微博上质疑当地政府没有及时预警并且隐瞒灾情。有网民称仅一个镇就有60多人遇难,一百多人失踪,另从当地人上传到互联网的照片看,死亡人数至少数十人,甚至有网友说死亡上千。而官方公布的统计数字是9人死亡、11人失踪。

村民张二强对新京报记者说,他的儿子6岁,女儿10岁。当晚,洪水突至,他与一双儿女失散。经过一天的寻找,7月22日,他在河边田埂上,找到儿女的尸体。

还有村民告诉新京报记者,2名残疾男子来不及逃生,在自己家中被淹死。

另有大贤村村民说,20日凌晨1时左右,洪水突然灌进村庄,瞬间,水面没过房顶达2米,熟睡中的群众猝不及防遭遇灾情,整个村庄陷入一片汪洋。目前,已确认洪水造成多人死亡。

7月20日下午6时左右,邢台市经济开发管委会党工委副书记在接媒体采访时表示“(水灾中)没有人员伤亡。”7月22日,大批邢台当地民众聚集在107国道上进行抗议示威,造成国道堵塞。有媒体报道说,这些民众大多是大贤村村民。一些情绪激动的村民与前往现场控制局面的警方人员发生冲突。20日说没死人的党工委副书记王清飞抵达现场安抚群众,并跪地请求群众谅解。一些网民在社交媒体上发布了似乎是记录了当时现场状况的视频,从视频画面中看到,道路被前来抗议的民众堵得水泄不通,现场有大量警察组成人墙与民众对峙,画面中还出现了特警车辆。王清飞被现场愤怒的民众围住,有人高喊:“不能让他走”!王清飞后在警察和持枪武警的护送下得以脱身。

春节前后,邢台市开始进行城区集中供暖工程,施工单位为了让热力管道穿过七里河,将挖出来的渣土堆积在大贤桥前筑起堤坝,横向拦截了河道,原本的土制堤坝也被铲除堆到河道。而邢台市防汛部门曾先后两次督促清理河道,但施工单位均未及时执行。多位村民认为,当地防汛意识不足,堤坝被铲,河道被堵,桥洞几乎被填满,是导致上游下来的洪水在大贤村附近突然暴涨冲向村庄的主要原因。

据记者实地考察,南北走向的京广高铁高架桥横跨在七里河河面上,并大体上将位于七里河北岸的洪灾区东汪镇东汪村(上游)和大贤村(下游)分割开来。北京时间7月25日上午,多维新闻记者看到位于两个村的河段都在紧急施工。

其中第一个施工点在京广高铁跨河大桥附近。两侧低矮的土质堤坝上至少有3辆挖掘机正在进行筑堤操作。经实地勘验,除高架桥下的河堤仅两三公分的混凝土面覆盖外,其他河段的堤坝几乎一马平川,无遮无挡。

住在堤坝附近的侯先生义愤填膺地指责说,来洪水的时候不修堤坝,现在水退走了,做给谁看?他告诉记者,以前根本没有堤坝,原来河床沙土被互相勾结的开发区政府和水利局合谋全给卖啦。然后,连大堤也被挖了,豁口都没人封堵。所以说,(此次洪水)根本就不是决口问题,根本就是没什么堤坝。

高铁高架桥正下方的河堤上,一处预留的豁口通往河床桥墩附近。大约20名村民正在用装填好的沙袋来封堵缺口。据当地村民描述,从今年开始邢台市热力厂在与七里河进行管道施工,所有的废弃渣土便经过缺口被临时堆放到高架桥附近的河床里,部分封堵了河床。同时,河床以及堤坝处的沙土也经过此处豁口倒卖。废渣堆积、堤坝名存实亡,这是导致大贤村水灾的第一处问题。

因为当地交通管制,拒绝与救灾无关的车辆进入大贤村内,多维记者徒步到下游的龙王庙大桥。这是七里河道正在抢救的第二个施工地点。然而,从某种意义说,正是这座大桥成为导致桥面北侧大贤村噩梦的一个重要因素。

七里河流经此处在大贤村当地人称为“河底”。何为河 底?就是说,一般干旱年份水流在此基本上仅剩下一股细流。自此逆流而上河面较为宽阔,泄洪能力在150立方米/秒(设计能力)。龙王庙桥以下又被称为顺水 河,其下游北上绕过邢台市东郊进入郊县注入大清河水系。河道在龙王庙大桥急剧收窄,龙王庙大桥跨度不及上游河面的三分之一,泄洪能力仅数十立方米/秒。更 为致命的是,迅速收窄的河面上是桥洞废渣土以及烂树根等,河道几乎被完全堵死,基本完全丧失过水能力。经过连续多日,多达300毫米左右的全流域降水,即便没有上流泄洪,一旦洪峰走投无路便必不可免地越过北岸低矮的河堤,在大贤村及其附近东汪村、任麻村等冲突肆虐。

事实上,这一场景在之前网上广泛流传的一篇博文中便可 以找到印证。早在洪水发生的半个月前,一个名叫“五方元音”的网友就在自己的新浪博客里,发出了预警:《邢台“七里河”,你做好了防汛、排涝的准备了 吗?》文章作者说,因为看到南方暴雨成灾,他“思虑万千”,首先想到了七里河工程,于是骑着电动车赶往七里河下游的东汪、孔桥一带查看。但他却看到了这番 景象:“宽达数百米的河道在这里被截留,两道土河坝堵住了河水的去处,可以抵挡每天‘南水北调’的调控放水与近日邢台市区连续发生的暴雨吗?”

但是,致命的隐患不但在事前没有人注意,事发后更是被 官方严密封锁对外宣传口径。24日《人民日报》(海外版)旗下的公众账号侠客岛曾在《河北邢台洪灾是谁堵住了泄洪通道》一文中提到了这篇博文,并用隐含的 用语影射“水难排”背后究竟是什么原因,“按道理会年年下发的河道治理经费,到底有没有用到实处?河道是否疏浚、有没有违章建筑、有没有阻塞、挖沙的情 况?各级干部有没有现场看过河道的情况,并且做了充分的应对准备和方案?”但是,随即此文因为不明原因被删除,未知是“资本恶势力”操纵还是“政治正确” 使然。

最终,老百姓没有及时转移,而且他们甚至丧失了最后一道脆弱的屏障,那就是早在洪水来临之前北岸大堤便已经被挖,早已被掏空。“1996年的时候是有河坝的,而且村里还及时通知了我们”,家住东汪村村东的60多岁村民张某说。

记者注意到,326国道与高铁交汇处有一片尚未施工完毕的大型停车场,在周围显得特别扎眼。经走访附近村民了解到,这处停车场为东汪村支书亲戚经营。隔省 道与之相望的大爷情绪激动地说,东汪村支书的亲戚参与了七里河河滨整治工程。他说自己不便明说,担心遭遇打击报复,但是告诉记者这个家族势力庞大,不仅将 村里耕地变卖,人们敢怒不敢言,“这堤坝上的沙土就是这样被挖走的”。对此记者难以证实,也无法确定河道整治过程中是否存在贪腐行为,但无一例外,接受采 访的民众指责从村干部到水利局都从河道整治中获益匪浅。寄住在大贤村的村民说,上级划拨的河道整治款项都被贪污,根本没人修河堤。

 

 

 

 

点击量:124

发表评论?

0 条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