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迹还是幻觉?

引言:现在很多人不愿意看到神迹、奇遇这些词。以前并不知道,我以为世界如此宏大、奇妙,所有人都有对未知世界的探索心理。直到推特上有一个人说我有时神神道道时,我才突然明白了”下士闻道大笑之。不笑不足以为道。“的意思。就像我曾经告诉一个东北人我们老家人吃豆腐脑放糖时,他突然勃然大怒说:”你以为我是傻子,耍我吧?哪有吃豆腐脑放糖的人!“,或者像我在欧洲告诉一些人关于中国恶劣的人权状况时他们完全不相信一样,他们坚信美国是万恶之源,中国俄罗斯是对抗美国的堡垒和希望。

——我曾经遇到的是神迹,还是幻觉?昨天我又分析了那个经历,觉得有另外一种可能。

2004年初,我从普陀山学佛归来,终于注意到以前经常路过的随州一医院前的天主堂的礼拜活动。以前都是骑车经过,有人告诉我它早被政府征用不再是教堂了。我走进去后参加了礼拜,当信众都跪下祈祷时,我也不得不随众跪下,但我心中说,天主啊,我不是跪你,我们都是佛弟子,我是随大众而跪。谁知第二天我正在随州一家公司里,从外面进来一个看起来很萎靡可怜的老乞丐,对坐在门附近的人工作人员说可怜可怜我,给我点钱买馒头吃吧。几个女人说,出去吧,这里是办公的地方。我赶紧边往门口走边说,别忙走,我给你点钱买馒头吃。当时我也没钱,身上好像总共只有五六元的硬币,就都给了他。他接了钱以后说:“你真是个好人啊!谢谢,谢谢!“

我说不用谢,帮助人是应该的。”他又说:“你真是个好兄弟啊!你是我最小的兄娃儿(随州方言,弟弟的意思)!是我的好兄娃儿啊!“他这句话里连说了三遍兄弟,我就有些疑惑了。正在我沉思时他突然下跪,我赶紧拉住他不让他跪,谁知他突然显得很壮实而且我没能拉住他,我也只好同时跪下说人都是平等的,我不能接受你这样的礼。他边跪边说:“你是我的兄娃儿啊,我是来还你的跪。”我突然想起前一天在教堂心里说我们都是师兄弟的话。

我以前一直认为这是天主对我在教堂说的话的回馈。虽然我曾经怀疑过可能是自己无意中在叔叔家中闲聊时说了这事,以至于有不明身份人员来演这一出。但可能性很小,一是我叔叔家人对佛教的理解仅限于给观音菩萨烧香磕头能得到保佑,对基督教各教派更是没有概念,我推测他们可能认为和拜观音菩萨差不多。所以我不大可能和他们聊到教堂里的经历,因为牵涉到很深的佛理,天主和人类为什么是平等的,以及为什么天主也是佛弟子,为什么所有佛弟子都是师兄弟等。二是即是我在叔叔家闲聊说出了这事,也不大可能就被某不知是否存在的神秘组织知道并演了这一出回拜的戏。但自此之后,我却开始研究基督教并决定寻求上帝的保护。结果显示,在我身上,基督教起作用了,但不彻底。

我到现在还没在欧洲找到禅宗中那种一见即能帮人将心定住的大善知识。当年在普陀山,一大和尚给我讲禅宗祖师开悟定性的事,说到二祖手指虚撮,若捻着一个什么东西似的抛给三祖,三祖顿时心定了下来并明悟了真理。可是我当时业障未尽,加上刚刚深居简出练武三年,加上并不完全信任此大德,本能地拒绝了他”抛”来的什么东西。大概一两个月后,一老年尼姑(某蓭住持)在普陀山前寺池塘对面我住处附近闲坐(也不知是有意还是真的无意闲坐在此),一善良老年优婆夷(女在家佛教徒)请求她说,小刘来时将所有的钱捐给了菩萨,现在在餐馆打工,每天工作到半夜,回来就天天看佛经及论。师傅您就帮帮他吧。老尼说,我也没办法,给他他也不要,边说边手向我胸部拍来,我又是疑惑地鼓起气绷起肌肉护住胸腔。她连拍三遍我连防护了三遍,最后她无可奈何地说,你看,他怎么都不要。即使是现在回想,我也还是不敢坦然放下防护,接受他们的“东西“。这可能是因为我业力未全销,还不到解脱的时候,还得被幻境所迷而生烦恼痛苦。另一种可能是,他们实为魔类,我潜意识中不信任他们。就如前面讲到的“还跪”之事,我昨天在卫生间突然想起时,心中也冒起另一种念头,会不会是撒旦假扮的,以让我迷惑或者是对我的试探?因为圣经上说,撒旦就是专门试探人的。但我想不出,如果是撒旦,他这样做的目的是什么?

在末法时代,寻找大善知识很困难,在没有遇到时,只能自己守护自己的心,以保持遇境不乱。每当我遇到烦恼、诱惑时,各种关于宗教的知识、奇遇会自然地从脑海深处浮现。这也算是各善知识在暗中的帮助、提醒吧。

点击量:24

发表评论?

0 条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