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素萍自述被政府维稳人员下毒经过

康素萍系陕西省地质矿产局西安探矿机械厂的一名单身女工,1986年进入该企业至今。在我无任何过错的情况之下被厂长崔高汉停薪停职至今,无口头和书面说法,没有一分钱收入。因此,我开始依法逐级申诉、上访,却至今无果.

我邮寄和递交过无数信件和材料,足迹几乎踏遍所有的信访窗口,拜访过国家领导人的官邸,亦无丝毫结果,并且在我毫不知情下,我的信访案被非法三级终结,至今我不曾见到过终结文书。而我却6次被关黑监狱,4次行政拘留,1次刑事拘留,无数次进出北京市马家楼接济中心北京市久敬庄接济中心以及大小派出所,被打破过头、服过毒、割过腕、跳过楼……我参与过无数场维权抗争,探访过刘晓波、陈光诚、秦永敏等,祭过林昭,拜过李旺阳,寻找过高智晟,与众多访民一起抵制和抗击并且成功阻止暴力截访事件,深深地感恩我的事情和经历被多家媒体报道和关注。

源于上述种种经历,我被列入敏感分子名单,严防死守,在我安分守己居家过日子的情况之下,被非法实施24小时全方位监控,完全无隐私。房东奉命刁难威逼恐吓,多次遭遇侮辱谩骂查房变相酷刑,非法侵入住宅,敲诈勒索未遂,并扬言要给我放血等等。

2015年1月2日、3日,我先后向北京市政府、北京市治安总队、北京市公安局、秦城监狱反映情况并且求助均无果。

2015年1月4日下午,我被人于饮用水中投毒,导致在当日18至23点之间几乎丧失意志和行为能力,胸部疼痛,牙齿发紧舌头发麻,食道刺疼,四肢瘫软无力麻木抽搐,面如死灰汗如雨下,口干口渴,昏迷2次,大便失禁1次,呕吐2次,腹泻6、7次,感觉生不如死。

1月5日,我带着呕吐物到北京市协和医院就诊和化验,但警察却在此过程中一直跟着我,医院先是不给挂号,后来在我坚持下给我挂了号,却不给做呕吐物的毒物鉴定。

综上所述,我随时有可能遭遇凶险,所以我在这里郑重声明,康素萍若遭遇任何不测,凶手一定是中国政府,请为我呼吁,谢谢。

点滴见全豹。滴水见太阳,康素萍案绝不是个案,也不是偶然,希望可以警醒世人以深思……

陕西   康素萍
2015年1月11日

点击量:41

发表评论?

0 条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