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要求德国之声撤销泽林“六四”评论文章并作出相关解释的联署


德国之声台长  
电台监委
节目部主任
德语组主任
中文部主任
 
怀着悲痛的心情,我们刚刚祭奠了25年前在天安门大屠杀中死去的英灵,就读到德国之声一篇令我们震惊和愤怒的文章——专栏作者泽林的 “从天安门到莱比锡”。

泽林先生说“我们可能永远不会知道,25年前北京到底发生了什么”, 而“西方单方面夸大事实描述该事件”。所以他称1989年那一场令许多人在国家机器下丧失生命的事件为“一次历史上的失足”。并教育他的读者:“在西方,我们用了数百年的时间发展了一种法制和公正理念,这一理念建立在举证义务的基础上,并用来区分一时疏忽还是有意而为、个案还是连环作案、尤其旨在避免株连。

”他说:“不是要夸大或描清某个事件,而是强调公平对待每一个人,也包括那些曾有不公行为和如今仍在犯错的人。”

一个在和平时期让四至八千万人民丧失生命的政权,在泽林先生的笔下,只是“曾有不公行为”。德国议长在纪念六四二十五周年的讲话中,指出这是一个残酷的镇压和血腥的暴力时,泽林的文章中却说这是:中国历史的一时失足。因为看到这篇六四文,我们也去关注了泽林其它的文章,他对于中国民族问题和港台问题上,不客观公允,许多其他的文章中都往往有为中国政府说话的痕迹,这使得德国之声中文部的页面形成“特别现象”。

面对生命、尊严等不可挑战和价值底线时,我们认为泽林先生的文章超出了言论自由和多元化的范畴。因此我们要求德国之声撤销这篇文章,并对这篇文章如何能够被刊载以及长期刊载有政治倾向观点的文章作出解释。

签名 (姓名,职称,所在地)

执笔人:长平

“天安门母亲”将就此单独发出抗议文本。

“六四”屠杀不是中共“一时失足”——与泽林先生商榷
 
长平

6月4日,德国之声发表了中国特约记者弗朗克•泽林(Frank Sieren)的文章《从天安门到莱比锡》,对25年前发生在北京的“六四”血案,作出了别出心裁的解释。作为那场学运的亲历者,以及长期观察中国时事的评论人,我对泽林先生文章中的史实与观点,不仅难以认同,而且感到震惊。

泽林先生在导语中说,“我们可能永远不会知道,25年前北京到底发生了什么”。如果是指史实的细节,那么这几乎是一句废话,因为它可以用于任何一场历史事件。如果是指事件主体,这样大胆地涂抹和掩盖历史,恐怕连中共自己都不敢想象——让军队将坦克开上首都的广场和街道,对和平请愿和学生和民众进行血腥屠杀,这是中共自己也从未否认过的清清楚楚的事实,包括德国之声在内的世界各地媒体,中共党报《人民日报》在内的中国媒体,以及中共前领导人赵紫阳、李鹏、陈希同等人的回忆录,都留下了浩瀚的证据和记录。更何况天安门母亲、学运领袖和参与者作为历史见证人大都健在,25年来一直在为追究凶犯而奔走呼号。

泽林先生在文章中也引用前东德高官沙博夫斯基(Günter Schabowski)的回忆录说,“自己人民血流成河一事对江泽民的震撼如此之大,以致于沙博夫斯基决定不再向他转达昂纳克对‘成功镇压反革命运动’的祝贺”。

不准确报道正是中共封锁信息的结果

人们呼吁公布真相,并非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而是反对中共掩盖历史、歪曲真相、淡化记忆。不可知论正是屠杀者想要达到的目的之一。这就是为什么,25年来,每到初夏时节,中国草木皆兵,大量异议人士被抓捕或软禁,媒体禁令不绝,互联网严防死守,连与此事件相关的隐语、联想都不准说出。

泽林先生也说,“现实和公平的看待六四是可能的”。遗憾的是,他说的不是对痛失亲人还不许悼念的天安门母亲公平,不是对追求民主却被迫流亡海外的有志之士公平,不是对时时刻刻在谎言和恐惧中生活的中国民众公平,而是要对肆意屠杀请愿学生和民众、至今仍在掩盖真相并且拥有越来越大的经济权力、以暴力和谎言威胁人类文明的中共政权公平!泽林先生为中共鸣冤叫屈道:“如果西方单方面夸大事实描述该事件,无助于任何人。这和中国政府对1989年的事件保持沉默一样的可耻。”

身为特约记者的泽林先生,无视25年来无数西方记者穷尽各种办法揭示真相的努力,以及他们在此过程中遭遇的种种刁难、阻止、骚扰、恐吓、殴打甚至监禁,也没有举证任何“西方单方面夸大事实描述该事件”的事实,更假装不知道很多可能存在的不准确报道正是中共封锁信息的结果,比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还义正辞严地指责西方媒体“可耻”,令人感到不可思议。

“六四”屠杀是中共镇压异己的“连环作案”

更不可思译的是,泽林先生一边宣称“可能永远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要求按照西方的“法制和公正理念”,“来区分一时疏忽还是有意而为、个案还是连环作案、尤其旨在避免株连”,一边却以全知全能的姿态对这场历史事件作出结论说:“确实: 1989年是新中国历史上一时的失足。”不用费心区分了,“一时的失足”当然就是“疏忽”而非“有意为之”,是“个案”而非“连环作案”了。“避免株连”是指这只是邓小平和李鹏的“疏忽”,不要怪罪江泽民、胡锦涛和习近平吗?

在中国生活了20年,并以研究中国问题而行世的泽林先生,显然对中国的历史完全不了解。从“反右”、“文革”到“六四”,再到今天的“维稳”,中共的统治是一个系统性的延续,连习近平都强调前后三十年“决不能彼此割裂和对立”,不能互相否定。在这六十余年的统治中,人为灾害连绵不断,中共官方文件也显示数千万人死于非命。其中任何一场灾害都不是“一时的失足”,而是不受制约的专制权力膨胀的必然结果,是中共对一切反对者都要赶尽杀绝的一贯做法,“六四”屠杀乃其中之一。泽林先生沿用中共把“文革”定性为“毛泽东晚年所犯错误”的思路,把“六四”定性为“新中国历史上一时的失足”,也许用心良苦,但实在有些老套。

中共领导人为“六四”屠杀痛心疾首?

“六四”见证人留下的资料汗牛充栋,但泽林先生重点引述了镇压后以前东德高官身份去了一趟北京的沙博夫斯基的回忆录。通过这些引述,邓小平、江泽民被描述成为“一时的失足”而痛心疾首、痛改前非的形象。“沙博夫斯基后来回忆说,‘(江泽民)那次承认领导的弱点令其大为吃惊”,“江泽民并未称呼示威者为反革命势力,而只称其为迷失的大学生”。泽林先生还引述自称邓小平的好友、多次为中共“六四”屠杀辩解的德国前总理赫尔穆特•施密特(Helmut Schmidt)的回忆说,“邓小平没有给施密特留下他会重蹈覆辙的印象。他最关心的是如何使中国重新回到对国际开放的道路上”。这显然不符合中共至今残酷打击异议人士的事实。

不仅歪曲中国历史,泽林先生还对德国统一这一重大的历史事件发表了独特的见解。无可否认的是,“六四”屠杀震惊世界,也让东德人民进一步看清共产党专制的实质。参与那场运动的中国学生和民众,为推动苏联、东欧巨变、结束全球冷战作出了巨大的贡献。然而,在泽林先生的文章中,德国的和平统一主要归功于东德及中国领导人的态度,尤其是“江的语调对两德统一进程所产生的作用不可被低估”。我认为,这对当年冒着生命危险、坚持抗争到底的东德人民极不公平。

联署结果: https://docs.google.com/spreadsheet/ccc?key=0AsKDF8_HXe4IdHNqUXZBQzVDenRDMUozcGxQemZveEE&usp=sharing

点击量:83

发表评论?

0 条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