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一烈属因医疗费用惨遭绑架致死

2016年4月6日记者接到山西省临汾市翼城县隆化镇杨家河村尹婧慧求助电话“妈妈被绑架至死”当日记者电话县政府询问,政府官员详细询问了记者身份后也给予了回复:会给予处理。为了事情办稳不遭“谣言罪”,记者致电另一位董先生,请他帮助写信给政府部门。4月15董先生回电告知:通过EMS告知政府并签收的同时,也电话告知了政府官员。在电话中官员虽然也证实了事情的真实性,但至今无人过问。
image
我叫尹婧慧,女,41岁一级残疾,烈士后代,山西省临汾市,翼城县隆化镇杨家河村人。现住山西省临汾市翼城县唐兴镇世家庄村大棚地的小房内。联系方式:18234730158(小号:568978)
    案由:我母亲尹玉兰(烈士遗孤一级残疾)被绑架一事。
   案情:2014年9月29日下午我母亲在翼城县人民医院综合楼肾内科303病房住院,治疗低血糖病症期间被科室主任毛自芳(女)带人把我母亲从我手中强行绑架走,当时好心人刚从外面给母亲带回来热腾腾的饺子和面汤,他们不让我母亲吃,毛自芳带人进来就强行绑架抢人,母亲说:“我不去,不跟你们去,你们别抢我”,并紧紧抓住我的手不放,毛自芳不顾这些,命 令那几个穿制服的:“赶紧动手,愣着干啥?”他们约有七八个穿制服的(其中两个警号:082625和082610)剩下的没看清楚。有一个穿警服的看见我 报警,公开说:“你不是会报警吗?你报警去吧。”母亲被吓的脸色黑青,毛自芳命令一男的强行扒开我和母亲的手,硬生生的把我母亲绑架抢走了。我当时打110报警多次,但都没有人出警。我母亲至今不知音信,后来我多次向市公安局报警,还向省110报警,至今仍然没人出警,当时我母亲体格很好,能吃能喝……,他们此刻会怎样对待我的爱母?现在有一年多了,我母亲的病是怎样?身体怎样?我毫不知情。因此使我精神遭受了严重摧残,我每天以泪洗面,我特急、特担心我的母亲……,偶尔闭下眼就能梦见我的母亲,我的心时刻刺痛,刺痛……。无奈我现在只有书面向 翼城县人民政府求助                ,求求领导急快救救我的母亲、依法侦破此案、急快救救我的母亲、尽快查找我母亲的下落、同时尽快依法严惩绑架和非法拘禁我母亲的这帮凶手、让我母亲尽快回到我的身边、尽快享受我对母亲的爱,我的母亲一刻都离不开我,受不了了,受不了了,让法治的阳光照到我这对弱母女身上。
    疑点:1、抢我母亲之前,毛自芳亲口告诉我:“我从你母亲住院第一天开始我就不能见你……”我和毛自芳素未谋面,无冤无仇,看病付钱,她为何不能见我?2、抢我母亲之前,毛自芳亲口说马上让我给她拿四、五万元钱,可毛自芳把我母亲绑架抢走后,我托人去住院部查了一下,账上还有余额好几千元,究竟抢我母亲是何目的?

此致
     
        敬礼

 
                                     尹婧慧
                             二O一五年十二月十九日

如果觉得有意义,请帮忙扩散
error

点击量:351

发表评论?

0 条评论。

发表评论


error

如果觉得有意义,请帮忙扩散

YouTube
订阅Subscribe
RSS
SOCIALICON
Instagram
Facebo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