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中国颜色革命现阶段策略及应注意的细节

注:直播时最后几分钟的内容因为网络再次受到攻击而未上传成功,主要讲的是当人数发展到足够大的规模,就可能出现罗马尼亚革命的情况,当时齐奥塞斯库为了显示自己的权威,召集几十万人演讲时被人喊“打倒齐奥塞斯库!”,人群沉默了一会儿后都跟着喊起来并真的打倒了齐奥塞斯库并将其枪决。中国也会在人民不断地的不合作、游行抗议等反抗行动中出现这一个时间点。关键是需要我们不断地鼓励人民给共匪的统治制造障碍,破坏其稳定,减少其财政收入,在每次群体事件时煽风点火扩大事态。因为仅仅等待,是等不来那个关键时刻的。另外,可以在群体事务中练习民主议事规则,比如组织长期目标,年度计划,平时每个具体的活动安排等,并带动孩子们积极参与,以形成民主行为习惯。

点击量:16185

置顶文章! 继续阅读?

【视频教程】颜色革命实践及理论培训(中文字幕)

「请点击视频右下角的字幕标志CC以显示中文字幕,如果显示的为英文,请点旁边那个齿轮图标更换为中文,如果下载字幕,请点击此处查看教程

纽约大学非暴力抗争实践培训,这是真正的培训课程,综合了各国公民运用一种更强大的武器——非暴力不合作运动成功推翻专制的经验。授课人员为这些成功民主运动的真正一线组织者、参与者 (更多…)

点击量:22940

置顶文章! 继续阅读?

各国政治制度介绍之比利时 1

图:比利时国会

比利时人口约1千1百20万,国土面积3万平方公里。平均每平方公里349人。

比利时1831年从荷兰独立并于当年制定了宪法,其主要内容为: (更多…)

点击量:14344

置顶文章! 继续阅读?

妻子是否应该在法庭上为丈夫撒谎?

德国刑法规定,犯罪嫌疑人撒谎保护自己不犯法,为亲属免受处罚而撒谎也可减轻甚至不处罚。这样就会出现非常复杂的考试,A欲骗保险而烧和妻F共有产权的房子,F不知情。依据法律,如果F知情,则A不犯纵火罪,但F可能成为诈骗同犯。考题为:如你是律师,将如何在不犯教唆罪的情况下让F做出最有利的决定?

点击量:36

从此最新判决看德国法院的可笑与落后

今天(德国时间十月14日,星期一),位于慕尼黑的拜恩邦最高邦法院(共匪译法:巴伐利亚最高州法院)发表一个它于本月2日做出的判决:两名女学生从被一家超市的垃圾桶里“捡”走食物,犯了盗窃罪。

继续阅读 »

点击量:69

Serious IOS Security Issue

Serious safe warning: IOS sends information to a Chinese company which calls Tencent, and Tencent “may” also log your IP address (but this company is controlled by Chinese government, it logs your IP address certainly). The only way to avoid this is to turn off the “fraudulent website warning (Betrugswarnung)” [click right key to viwe original picture]

点击量:91

苹果产品严重安全警告

天空享知道@skyknowsit

重磅:ios系统一直将用户IP地址和浏览器记录发给腾讯!美其名曰防欺诈。 装其他浏览器和VPN都没有用!因为IOS系统强制所有浏览器使用safari引擎。此问题影响全球用户。目前唯一解决方案是手动关闭诈骗网站警告(Fraudulent Website Warning)功能。[点击右键查看大图]

点击量:59

Loyalty of Chinese Journalists Will be Tested

All Chinese journalists must take the online exam before November, to test their loyalty to rules of the Communist Party and to Xi Jinping. All Chinese journalists work for state medias, there are no private medias in China. If they choose the answer of the question “What ist the principle of journalism” as “Truth”, they will be reminded “Wrong. The right answer is ‘positive propaganda'”…

https://www.bbc.com/zhongwen/simp/chinese-news-50039867

点击量:108

「图」共匪毁我自行车,报复声援香港抗议活动

共匪拿刀把我的自行车削了,车篓毁坏,站架弄断了!

前天晚上十一点左右我从柏林回来时用过自行车,当时一切完好。昨天下雨,我是步行去的驾校,全天没有用自行车。今天下午两点左右,我欲出门寄参加联邦总理府的招待会的来回车票而打算用自行车。来到院子里时却突然发现自行车后座上的篮子被毁坏得严重,完全瘪塌了。我当时还以为是被哪个特别胖的邻居不小心倒在上面压坏了,所以就动手自己修复。在修复得差不多时,忽然看到篮子边框有被刀削过的很长的痕迹。

继续阅读 »

点击量:80

Die Kommunistische Partei hat mein Fahrrad geschädigt, als Drohnung

Die kommunistische Partei hat mein Fahrrad mit Gewalt und Messer geschädigt. Vor vier Jahren werden mein Fahrrad und das Fahrrad von der Leiterin des Nürnberger Menschenrechtsbüros direkt vor zwei Menschenrechtsveranstaltungen über China schon mal zerstört, weil die Leiterin mich unterstützt hat.

继续阅读 »

点击量:76

Support Hongkong Protest, Berlin 柏林声援香港行动

9. Oktober. 2019


Click right key to choose “view original picture”:

点击量:117

Erinnerung im Traum an meinen als Kind gestorbenen Bruder

Ich habe frühmorgens im Traum an eine meiner Erlebnisse gesehen. Mein Bruder, der im Alter von vier Jahren wegen dem vom Arzt oder von der Krankenschwester falsch eingesetzten (Intravenösen)Tropf gestorben ist, war mit mir im Hof von meiner Tante fotografiert. Damals war er vielleicht 2 Jahre alt. Dies Erlebnis habe ich schon seit langer vergessen, weiß nicht warum ist heute frühmorgens aufgetaucht. Ich habe meine Schwester gebeten, meine Tante zu fragen, ob dies wirklich geschehen ist, wenn ja, ob das Foto noch da ist.

点击量:93

日记:梦中忽忆幼年与故弟照相事

日记:今日(2018年10月5日)清晨,突然梦见幼年时弟弟(乳名东屋)和我在姑家合影,恍然惊觉此事实曾发生,弟弟因医院用错药甚早夭折,我早已忘记其相貌,但梦中其形象相对清晰且与深层记忆切合。当时尚年幼,照相事在脑海中没有留下印象,今日突然忆起。醒来即给妹发信息,请她问姑是否有此事,如是,照片是否仍可辨。模糊记得当时姑请走乡串户的照相个体户在她家院子里帮忙照的。

可能弟弟和妹妹因医生、护士用错药而夭折之事,给我造成巨大伤痛而导致内心的一部分不再成长,至今仍停留在童年时期。这可能也是我一直悲天悯人,坚持追求社会公正,力图为农民、城市贫民创造一个有保障的中国社会的部分原因吧。其它原因可能包括我外公家我家遭受到的共产党的残酷压迫及自幼年所见农村人贫苦生活。

点击量:47

从我弟、妹夭折看医疗保障制度的必要性

「再次着笔开始写我们家的历史,大约十年前在国内时开了个头,后因各种动荡没有继续。五年前发表一篇短的德语介绍,多国作家及出版社很感兴趣,希望能够出版全书,但我觉得太沉重,一直没写。现在为了纪念母亲,趁着记忆还没完全模糊,写出来,也让世人认识到社会制度对个人、家庭的重要影响」

现在很多家庭因为医疗重负而导致赤贫、欠债,或者家人最后因无钱医治而去世。有良心感的医生也被政府、医院制定的“任务指标”逼迫而违背良心敲榨患者及其家庭。

我弟、妹的悲惨遭遇,是自中国共产党窃国以来压迫政策的结果,不仅仅是影响他二人,也影响到我们家庭五代人,全中国几代人也受到这种影响,导致人民不仅生理健康,而且心理健康也严重受损。

我以前的文章,包括德语文章中从没公开我弟弟及妹妹的名字,因为提到他们的名字我就痛心,他们那么年幼就离开了这个世界,还没来得及进学校接受人类积累了几千年的文明教育,虽然他们曾热切地盼望和我一起背着书包去上学。

我弟弟名叫刘德诚,小名(老家方言,意为乳名)东屋,因为他在东边的屋子里出生的,所以爷爷将他起名为东屋,我因在刚建成的一间屋里生的,所以小名新屋,我出生时,东边的那间房还没建好。德诚比我小一岁零八个月,却在我记事起时就比我高比我壮。记得父母经常因为在大集体劳动,天黑了还没回家,我和弟弟就坐在大门外等他们。因为我们白天在外面玩,大门因为防盗而被父母锁了。有一次我们回家时,父母还没回来,门外有我父亲因时间匆忙而来不及放入院内的轭头(耕地时套在牛颈部的工具),我弟弟就拿着轭头玩(或者说研究),我也很好奇,要他给我玩。他似乎不给,我就要强行拿,他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恼了(可能是饿了加上天黑见不到父母而心神不宁),举起轭头说“招呼(当心)我砸你”,我突然害怕起来,可能也是因为同样原因心神不宁而潜意识里想找到其他人,竟大声哭了起来。和我们家隔着一家的邻居家奶奶听到哭声后把我和弟弟让他她家里。

因为成份不好,父母成年后都找不到对象,好不容易经人介绍,两个成份都不好的人走到了一起,结婚时父亲已经三十岁,母亲也已经25岁,即使是在现代的中国农村,也是非常晚的了。因长年被共产党剥削,他们结婚时一无所有,房子都是我父亲一个人亲手用土打垒方式建起来的。我们老家以前建房就是用夹板作模具,然后往里面填土,再人工用一个杵头(头部为一半圆形铁球,上接木杆及把手)不停地砸实。

据我母亲讲,当时我爷爷及近三十岁的二叔都没有帮忙过。自我记事起,爷爷是从来不劳动的,虽然他当时只有五十来岁,我母亲说我爷爷不劳动的理由是除了他幼子(我幺叔)外,其他子女都已经成年,该养他了。爷爷的自私,这是我母亲始终无法释怀的事。

据我母亲讲,当时他们结婚后,我爷爷还经常强行到我家鸡窝里掏鸡蛋。父母当时因为分家没有分到一分钱,买油买盐及人情往来,如亲戚结婚、丧礼赶情(送钱)等需要钱,母亲就省吃俭用,鸡蛋舍不得吃,包括我自出生起就因为母亲营养不良没有母乳而不得不吃熬得极细的米粥时,也没在粥里加鸡蛋(不过也可能是因为刚出生的婴儿无法消化鸡蛋),都要拿到供销社去卖掉换成钱。连本来就不多的分配口粮也要每月存几把放在一个土陶坛子里,攒到一定量时去供销社卖掉,当时禁止一切私营经济,东西只能卖给供销社。

我记得大约在我四岁或五岁时,我们大队九小队的一个青年人,不知道在哪里弄到了早产黄瓜,到我们小队来哄小孩子拿鸡蛋换,似乎根本没拿钱买的事,当时只有年终结算时,才会按每个家庭的“工分”分一些钱。我和弟弟当时对经济、价格根本没有任何概念,也不知道鸡蛋对当时我们家庭维持人情往来的重要性。那个青年连连哄我,我就拿鸡窝里的鸡蛋跟他换了一条黄瓜,和弟弟很高兴地分享了。

母亲回来后我告知了此事,她非常不高兴,我问她是不是换的不公平,黄瓜给少了。她说这倒不是,那个季节黄瓜在我们农村还没长出来,应该很贵。可我们家没钱,鸡蛋要留着换钱的。

我和弟弟很小就承担了一些家庭的事务,记得我非常小,还没上学时,应该是六岁以前(因为我六岁上学的),爷爷经常让我到住在另一个镇,离我家很远的姑奶奶家去传话。有一次路上捡到一支钢笔,我非常高兴,因为我很早就盼望着去上学了。虽然我五岁时,父亲在我强烈要求下带我到学校报名,却被一名嫁到共产党农村干部家庭的女民办教师以成分不好为由不能早上学为名拒绝了。她的理由是必须遵守过了六岁才能入学的规定,可我们大队(现今的编制为村)赤脚医生的儿子却在五岁时就入学了。

当时经过共产党多年的统治,中国人已经没有了礼仪之心,根本不知道别人遗失的东西不应该捡。我家家(外祖母)是出生于家耕世家,在我上初中后有一次朗读《乐羊子妻》时突然说“我也学过这篇”,并流利地背诵了出来。我很惊讶地问怎么学的,她说小时候家里请老师专门教他们女孩子,《乐羊子妻》就包含在“女学”中,里面说不应该捡路上别人的失物。

有一次,爷爷说我弟弟也足够大了,让他和我一起去姑奶奶家牵牛回家犁田,不记得为什么要去借姑奶奶家的牛,有可能是刚分田到户我们家没有牛,或者是牛生病了。路上不断有人惊讶地问,你们这两个小孩子是哪里人啊,是不是走丢了,我说我们是新街(一个区,后来又改为乡、镇,反正共产党就是不断折腾)三大队八小队刘绪强的儿子,去安居(区,现在也改为镇)几大队几小队(记不清了)我姑奶奶家借牛。他们又不放心地问,你寻得到你姑奶奶家吗?我说寻得到,我一个人去过很多次了。

有一次,爷爷说我弟弟也足够大了,让他和我一起去姑奶奶家牵牛回家犁田,不记得为什么要去借姑奶奶家的牛,有可能是刚分田到户我们家没有牛,或者是牛生病了。路上不断有人惊讶地问,你们这两个小孩子是哪里人啊,是不是走丢了,我说我们是新街(一个区,后来又改为乡、镇,反正共产党就是不断折腾)三大队八小队刘绪强的儿子,去安居(区,现在也改为镇)几大队几小队(记不清了)我姑奶奶家借牛。他们又不放心地问,你寻得到你姑奶奶家吗?我说寻得到,我一个人去过很多次了。

到姑奶奶家后,我们说了爷爷让我们来借牛,我姑奶奶也是因为共产党的压迫而养成坚强的性格,没有觉得不妥。但我“姑爷”(姑奶奶的丈夫)担心途中出差错导致牛丢失,决定陪我们将牛送到爷爷家。

(草稿,全书名暂定为《七十年孤僻》待整理及待续)

点击量:169

唐荆陵被阻出国及强迫失踪经历

2019年8月29日,我乘G1038次火车从荆州(8:10出发)去往广州,下午15:10到达广州南站,我一出门,就发现数名广州国保警察(我以前见过其中几人)、铁路警察以及辅警围在门口,拦住了我。随后,他们带我去到南站警察的一个驻地。在南站铁路警察驻地期间,国保警察表明其来意,是要阻止我正常出国旅行。

我在近期获得一个访问学者的邀请,这是一些朋友多方努力争取的结果,对我来说,是个十分宝贵的机会,一方面我可以在五年的牢狱之后正式的学习进修一下,有望在专业知识上略有进益,开阔视野,更重要的是,在这期间还可以与我避难美国的太太团聚,但是,从我被在车门口拦下来一刻起,我觉得这些起码的人之需求也将暂时不能实现了。


在南站铁路公安的驻地停留了数小时后,广州国保警察在广州市内定了住处,由两名警察(保持两人,班次轮换)几乎24小时“陪同”之下,我就开始了又一段以前也多次经历过的强制失踪“旅程”。中间三天住到广州的郊区增城,9月6日又返回广州市内。


在火车上临近下车时,我姐姐还与我打通电话,她正在我广州的住处帮着收拾久未整理的房屋,等我回去收拾行李,却突然如同遭遇人间蒸发的恐怖场景,近八十的老父独自在荆州老家,更会方寸大乱,我太太远在海外,团圆的盼望变成了新的牢狱分隔的阴影。这都是我们日常生活的一部分了。

最终,我作出了一些妥协,不再坚持要求国保警察出具法律文书才可暂扣我的护照和港澳通行证。9月8日,国保警察用我的身份证购买了下午15:01发车的G1146火车,送我上车返回荆州,因我本人在无法正常与太太团聚的情况下,仍然需要回老家荆州考试驾照,当局也没有委派警察随车“押送”。


9月8日,我在荆州火车站出站口会到来接我的姐姐,一路顺利回到荆州老家。我出来后,才知道广州家中不知何故停电多时,我们的电力是银行卡自动扣款,且银行余额目前完全足够电费扣款,不知是否有人采取了流氓手段来阻止我回家居住?

我这次本来就是十分匆忙的回家和团圆之旅竟如此曲折,甚至连自己在广州的家门都还没有看到,这应成为给世人的见证,让我们知道生活在一个何等样的地方。
在我被强制失踪期间,很多朋友和机构积极予以关注,并鼓舞我的家人,在此,一并表示诚挚的感谢!

点击量:74

德国庭审公开直播之争及官僚主义

有电报网友问我德国及其它民主国家关于庭审直播方面的规定,因为担心德国被当作反面例证而被国内“五毛”利用来反对推动庭审直播,所以我在确认其身份后才回答。

继续阅读 »

点击量:451

Updated: Li Wenzu visits husband Wang Quanzhang in prison

ChinaAid
Updated on June 28, 2019, at 3:04 p.m. with a personal account from Li Wenzu. Translated by Wang Qiaoling.

(Linyi, Shandong—June 28, 2019) Li Wenzu, wife of imprisoned Chinese human rights lawyer Wang Quanzhang, has met with her husband in prison.

The meeting was reportedly conducted via phone as Wang sat behind a glass window. Wang’s son and sister were also present. The meeting represents the first time Li has seen her husband since he was taken into police custody.

继续阅读 »

点击量:680

自由选择权的重要性——德国宪法第二条

德国宪法第二条第一款,在紧接着第一条之后就是“人人有发展的自由”。当时立法时,议员们本来要写的是“人人有做和不做任何事的自由”,但这句话有可能让受教育程度不高的人断章取义而胡作非为或不尽该尽的义务,所以改成了比较模糊的人人有发展的自由,其实宪法法院的解释就是人人有做不做任何事的自由。当然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有具体的法律规定,违法了就会受到相应的惩罚。

继续阅读 »

点击量:674

五毛必须受到严惩,如同德国审判纳粹

将来对五毛绝对严惩,就像德国七十年代后开始严惩前纳粹一样。当年美国为了利用德国旧官僚对抗共匪扩张,草草停止对纳粹分子的审判工作。这些纳粹重新掌权后隐瞒历史,直到新一代德国人长大后在法国看到关于纳粹的电影时才惊觉自己被骗进而发起严惩纳粹的运动,德国纳粹才退出权力舞台。很多法国人至今仍恨德国的一个原因也是二战后,德国纳粹不仅没受到应有的惩罚,反而继续掌权。这也是法国为何发起成立钢碳联盟(欧洲联盟前身)的主要原因,即限制德国掌握当时主要战略资源铁矿和煤碳的权力。

继续阅读 »

点击量:443

贩卖人体器官是否侵犯“人类尊严”(德国宪法第一条第一款)

德国宪法第一条第一款第一句规定,人类尊严不可侵犯。这里面的“尊严”还包括政府有维持所有人最低生活水平标准的义务。如果德国政府像中共政府那样不顾人民死活,别说放任几亿人,即使是放任一个人生活在绝对贫困线以下(德国标准非中国标准),政府就违宪了。

继续阅读 »

点击量:183

成立中国绿党,欢迎加入

中国人对民主自由的认识,比欧洲国家要落后很多。欧洲现在以公平、环境、和平为宗旨的绿党影响力越来越大,很多中国人却还在粉川普,期望建立一个弱肉强食的残酷竞争社会。故发起成立中国绿党,欢迎志同道合者加入,电报群 https://t.me/yansgm 同时请高手设计一个中国绿党的Logo。此图为英格兰及威尔士绿党的,暂时借用一下。

 

点击量:249

universe in ancient chinese language

Since ancient time in Chinese Language universe (Yu Zhou) means not only all the materials, but dimensions and times. Yu means Dimensions, Zhou means Times. Buddhism has deeper explanation, which most people don’t understand.

点击量:938

universe in ancient Chinese Languag

Since ancient time in Chinese Language universe (Yu Zhou) means not only all the materials, but dimensions and times. Yu means Dimensions, Zhou means Times. Buddhism has deeper explanation, which most people don’t understand.

点击量:1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