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位母亲文革期间为了全家劝父亲自杀后又送幼子入死地

原标题:任迺俊给二姐三姐四姐的公开信

亲爱的二姐三姐四姐你们好!
因父母老实无用迺俊自出生就欠下各位兄姐的情,特别是你们三位对我一贯恩重如山,在飞机上想到你们我就哭了,我知道我逃亡美国会给你们造成巨大的精神伤害,这方面确实是对不起你们,我没有乌鸦反哺,羊羔跪乳报答你们反而在你们的晚年让你们为我又哭的死去活来迺俊罪孽深重啊……

可是亲爱的姐姐们我求你们原谅我,为了替我死去几十年的小弟任迺喜报仇为了避免小弟的惨剧在中国重演我只能这样了。

我们任家除了我都是逆来顺受走路怕踩死蚂蚁的人,可是有用吗?我的可怜的小弟不滿18岁就惨死在红色恐怖中,你们至今还在爱党,可是我小时候难道不爱党吗?我的那位中统特务父亲难道不爱党吗?我的这位“国民党中统特务父亲”不但被斗前爱党,被斗的死去活来后还在继续爱党,就因为像你们这样猪一样的愚民太多,才在中国产生了屠夫式的统治者。

请问我们的父亲他反对过共产党吗?他是国民党中统特务吗?你们和我一样清楚他不是的。
由于日寇侵华父亲从城里举家逃到了乡下,后来做生意被国民党侦缉队捉住为了今后养家糊口,父亲就与他们交了朋友,1964年天晓得这段历史怎么会被知道,公安当时定性我父亲是与中统特务交朋友,到了1968年文革我的父亲突然被打成国民党中统特务,说他搜集了日本人二三十份情报。
别说我父亲根本没有这个胆量与能力,即使是真的只说明我父亲抗日有功啊!
可是不仅对我父亲斗批打,这还从此不让我父亲收废品,绝我一家生路,当时全家七口生活就靠三姐三十余元工资和二姐偷贴点生活费,二姐你忘了吗?因为你偷贴家里钱多了,姐夫与你生气……我全家每天一大锅稀饭,素菜都是奢侈品。
我忘不了1968年中秋节,匆忙举债结婚在外的临时工二哥,拿来点韭菜和面粉做韭菜饼过节,刚做好几个饼,小弟在外面游泳回来看到韭菜饼兴奋极了,大叫啊韭菜饼,拿起一个兴奋的一跳一头撞在门框上昏死过去,到第二天才醒过来开口说话,以后不久就得上了癫痫病经常抽到在地,中秋节为了个韭菜饼一口没吃到就乐极生悲[流泪]
小弟平时出门还要受那些所谓的红五类子弟殴打,善良的小弟拾橘子皮晒干卖给中药房换几分钱给家里用,还有一次到东昌路拾香烟屁股给父母抽,刚捡到一个大一点香烟屁股就被小流氓殴打哭着回家,小弟的一生是在饥饿,疾病,恐怖中的一生。
1970年我毕业分配,我想报名黑龙江农场拿工资都不行,因为我是黑五类子弟,不能去农场和军垦只能到农村去插队落户。3月25号我穿着一身破衣服到江西农村插队没有一分钱的收入,1971年四姐因为残疾不能分配,我家还在极度饥寒中。
1972年夏天我回到上海惊悉小弟7月5号黄浦江游泳因癫痫病发作溺水,我哭倒在地,责怪我父母明知他有癫痫病为什么不阻止他游泳,母亲被我多次责怪后,叹口气告诉我没办法,家里小弟不死就全家死,为了避免全家的灾难只能让小弟去死。
原来72年毕业分配共产党开恩了,容许黑五类的子弟可以到农场工作,小弟天天在家跟父母说他要到黑龙江农场那边工资高,他会把全部工资全寄回来给父母用。
可是临毕业分配时,学校说他癫痫病不能分配,母亲说小弟急火攻心,天天在家骂共产党,别人唱东方红毛主席大救星,小弟说大灾星,母亲说叫他不要讲他还是要讲。今后他如果到外面去讲,不但他和我父亲会被枪毙,家里不知有多少人被打死和坐牢,于是他要游泳就让他去。
听到这个消息就如晴天霹雳原来我的小弟是被母亲故意去送死的,母亲为了避免全家的灾难,竟然故意让自己最爱的儿子去死,全天下有这样一个吃人的社会吗?这个社会不灭亡天理难容。
亲爱的姐姐你们知道小弟是喝了一肚子稀饭去死的,小弟死后父母才经常烧一大碗干饭来供他,可是小弟还吃得到吗?
父亲还烧纸钱给小弟顺带一封信,叫小弟的鬼魂抓拿里弄干部与几个平时打小弟的小流氓,但是至小弟于死地的仅仅是里弄干部和几个流氓吗?而且我们为什么不是活人为死人报仇,而是让死人为活人报仇,于是我从此走上了反共的路一条。
亲爱的姐姐我知道我们家人都老实习惯以德抱怨,但是我想我父亲被斗几年我可以不计较,二哥文革被斗,我也可以不计较,但是弟弟的惨死这是不共戴天之仇,我无法不计较,我们的二哥你们都知道,平时是一个多么的好人,甚至文革后还想争取入党,可是他在临死前看到我就对我说,小俊子啊!要为小喜子报仇啊,国民党来了他要亲自做刽子手杀共产党……这个情况我们可以去问祝凤珍。
亲爱的姐姐你们在我面前不承认是母亲故意让儿子去死的,说小喜子是自己不听话去游泳的。
我想请问你们两个问题,小弟为什么会得上癫痫病的我们家没有遗传史,他也不是从小就发生癫痫病的,为什么父亲被斗后他癫痫病了?
第二个问题 我们的大姐还在,大姐亲口告诉我,当我父亲被打成中统特务挨斗的时候,母亲叫父亲为了全家老少去自杀,是我父亲不同意去死,所以今后你们不要再对警察说没有母亲故意去让儿子去死的这件事。
另外我请求姐姐们对我放心,到美国虽然不像上海家里舒服,但我也不会饥饿与浪浪街头。
只要能为小弟报仇雪恨,只要能建立民主中国我死而无憾……
周耘在抓我的时候就对我说你为什么不去美国?你在那边想怎么说想怎么写都可以,在这里就不行,你写我就抓你。
亲爱的姐姐是周耘逼我流亡美国的,如果我不离开中国我不是进监狱就是被送精神病院。
因为我不想在中国做块行尸走肉,我尽管人微言轻,但我也要精卫填海,我要继续挑战独裁,唤醒社会,让全世界知道中共的真像,让红色恐怖成过街老鼠人人喊打。
亲爱的姐姐们,我请求你们不要对我过份挂念,廼俊回想自己从1972年走上反共道路也做了一些事,但凭自己的小聪明,一生基本有惊无险,很多不如我的人不是被毙,就是被重刑在监狱,我哪怕现在死都已经值了,更何况我现在到了自由民主的美国我安全了。
我也请求我亲爱的姐姐与其他各位亲人不要过份恨我,或许今后会证明我是你们的光荣……
上海任迺俊2018.6.21于美国纽约博讯首发

如果觉得有意义,请帮忙扩散

点击量:749

发表评论?

1 条评论。

  1. zhaochangfu

    獨裁思想必須剷除,民主事業薪火相傳!

发表评论


*

如果觉得有意义,请帮忙扩散

YouTube
订阅Subscribe
RSS
Instagram
Telegram
Google+
Google+
https://www.freeinchina.org/cultur-revolution-tragedy-1">
Facebo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