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理论研究

德国教授这句话对你有什么启发?

我们大学的一个教授也是英国女王的公法顾问(关于政治体制、宪法、行政法等有关的),曾参与过英国的公法改革,上课很有意思。讲到基本权利时,举了例子,说国家想把个人建的核能源设施没收,这个是否侵犯公民的基本权利(财产权)呢?并问你们中间有没有谁曾经自己建过一个核设施?——中国朋友们,你们有没有从这句问话中品出什么呢?在中国会有教授或者任何一个人这样问你而不被你认为精神病的? 这一方面说明了真正的民主国家是应该尊重私人财产权的,另一方面说明了,国外自己制造小型核设施并不是什么稀奇事。

德国宪法第十五条的历史

德国宪法在德国叫基本法,因为当年制定宪法时,东德还处于分裂状态,处于苏联控制之下。德国是联邦共和制,制定宪法必须得到所有邦及所有公民的同意,所以在没有东德各邦及公民参与的情况下制定未来在东德适用的宪法是非法的,所以宪法制定者们决定将其暂时定名为基本法。 当时制定的宪法草案第十条规定了私有财产不可侵犯,但SPD(社会民主党)坚决要求在其后加入一条带有社会主义性质的规定,即为了社会福利可以将私有财产征收并补偿财产所有者。如果不加入这一条,SPD就不同意该草案通过。所以如果当时没有右派的妥协,德国基本法就不可能通过,也可能不会有现在联邦共和制的德国了。

我现在知道有些人长相丑陋了

我现在知道了为什么有些人长相丑陋了。因为他们从来不微笑,他们的内心充满了仇恨、自私、嫉妒及对物质的欲望。他们虽然也经常大笑,但这只是他们在享受得到满足时的表现,而不是友善或爱心的体现。 I know why some people looked so ugly now, because they never smile. There full of hate, jealousy, egoism and Greed for Martial in their heart. They nevertheless laugh, but it is just the enjoyment of their Greed. Jetzt …

Read more »

有趣的德语

德语是相当有趣的,比方它没有”妻子“”女士“等称呼,全是”女人“,“这是我的女人”,“张女人、首相女人,总统女人”,也没有“丈夫”的称呼,直接说“这是我男人”,但却有“先生”这个称呼,其本意却是“主人”的意思,来自于奴隶制及封建制时期的统治者的称呼,同英语Lord.如“张主人、总统主人、耶稣主人”等。 法律上对丈夫与妻子的正式称呼为“婚姻男人”及“婚姻女人”,夫妻合称“婚姻伴侣”,不区分性别时统称另一半为“婚姻配偶”,但这个词以前只专指“婚姻男人”的,典型的性别歧视,就是说以前妇人在婚姻中是没有地位的,属于财产。

法律课程 1:人权与基本权利

法律课程:人权与基本权利基本上是相同的权利,但概念的应用范围不同。在一国内政中主要谈基本权利,在制约它国侵犯其本国公民基本权利时需要人权这个概念。比如欧盟内某一前共产党国家通过多数人暴政以民主公投方式通过某些侵犯少数群体的法律时,其它盟国及欧盟机构可以人权公约必须被遵守的理由干涉乃至制裁。

人有哪些必须受宪法保护的基本权利?

以前说过多次,人的基本权利有哪些。但没什么人记住,很多人根本是太浮躁。这里再给大家创造一个机会,你用谷歌翻译把这个大学的讲课内容翻译一下,就会记得这些基本权利了。

《时间简史》第一章 我们的宇宙图像

第一章 我们的宇宙图像 一位著名的科学家(据说是贝特郎·罗素)曾经作过一次关于天文学方面的讲演。他描述了地球如何绕着太 阳运动,以及太阳又是如何绕着我们称之为星系的巨大的恒星群的中心转动。演讲结束之时,一位坐在房间后排 的矮个老妇人站起来说道:“你说的这些都是废话。这个世界实际上是驮在一只大乌龟的背上的一块平板。”这位 科学家很有教养地微笑着答道:“那么这只乌龟是站在什么上面的呢?”“你很聪明,年轻人,的确很聪明,”老妇 人说,“不过,这是一只驮着一只一直驮下去的乌龟群啊!” 大部分人会觉得,把我们的宇宙喻为一个无限的乌龟塔相当荒谬,可是为什么我们自以为知道得更多一些 呢?我们对宇宙了解了多少?而我们又是怎样才知道的呢?宇宙从何而来,又将向何处去?宇宙有开端吗?如果有的话,在这开端之前发生了什么?时间的本质是什么?

霍金的《时间简史——从大爆炸到黑洞》简介

译者序,许明贤、吴忠超 宇宙论是一门既古老又年轻的学科。作为宇宙里高等生物的人类不会满足于自身的生存和种族的绵延,还一代代不懈地探索着存在和生命的意义。但是,人类理念的进化是极其缓慢和艰苦的。从亚里士多德——托勒密的地心说到哥白尼——伽利略的日心说的演化就花了2000年的时间。令人吃惊的是,尽管人们知道世间的一切都在运动,只是到了本世纪20年代因哈勃发现了红移定律后,宇宙演化的观念才进入人类的意识。人们甚至从来没有想到过宇宙还会演化。牛顿的万有引力定律表明,宇宙的物质在引力作用下不可能处于稳定的状态。即使在爱因斯坦的广义相对论中,情况也好不到哪儿去,为了得到一个稳定的宇宙模型,他曾将宇宙常数引进理论中。他们都希望在自己的理论中找到稳定的宇宙模型。可见,宇宙演化的观念并不是产生于这些天才的头脑之中。

刘晓波:打开苏格拉底的神圣额头——狱中读《审判苏格拉底》

早就在某篇文章中看过《审判苏格拉底》一书的介绍,92年,一个澳洲友人还曾专门为我带来此书的英文原版,查着英汉字典读了一大部分,迷迷糊糊的感觉。现在再读,感慨良多。 此书的作者斯通是美国的著名新闻人,一生致力于争取思想和言论的自由。正是这种对自由的痴迷,使他晚年全身心地倾注于对苏格拉底之死的研究。虽然他对苏格拉底之死的置疑更多着眼于社会制度,而不是哲学观念,但是他的论述似乎佐证尼采对苏格拉底及其传统的背弃。更发人深省的是,斯通的研究不仅同时揭示了古希腊民主制和苏格拉底的思想、人格等方面的缺陷,而且颠覆了流传至今的苏格拉底神话。苏格拉底之所以作为西方的第一智者、他的思想之所以作为最早经典而传于后世,就在于他的死亡传奇起到了很关键的神圣化纪念碑化的作用,所以,颠覆苏格拉底之死的神话,对重新理解西方传统的重要性,甚至远远超过尼采对理性主义所做的批判。 斯通写这本书的目的,就是要明确地告诉世人:二千多年来对苏格拉底的敬仰仅仅是一种错觉,这种错觉来自两个神话:一是苏格拉底为捍卫言论和思想的自由而甘愿赴死,使他成为历史上第一个为言论及思想自由而殉难的智者,是人格神;二是苏格拉底的哲学智慧和论辩方法是西方哲学的第一个高峰和最早源头,他是哲学智慧之神。斯通在颠覆了苏格拉底神话的同时,也颠覆了西方人一直引以为傲的古希腊民主制。

希特勒是人民选出来?王丹斥陈德铭「无知」

中国海协会长陈德铭访台期间,提及「人民以高票把希特勒选为领导」的说法。中国六四民运人士、清大人文社会学院客座助理教授王丹今天(7日)发表文章打脸,指陈德铭的说法「无知」,有历史专业的人不出来说说话,对不起自己的专业。 王丹投书《苹果日报》指出,缺乏历史专业知识的人,通常都会有一些根深蒂固的对历史的误解,时间长了,谬种流传,重复一千遍,就成了真理了,尽管那明明就是子虚乌有的。陈德铭把这样的无知的说法,带到台湾来传播,有历史专业的人,不出来说说话,不仅对不起自己的专业,也会让人对陈的话将信将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