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共匪暴行

岳昕 | 致北京大学师生的一封公开信

致北京大学师生的一封公开信 北京大学的老师和同学: 你们好! 我是2014级外国语学院的岳昕,是4月9日早上向北京大学递交《信息公开申请表》的八位到场同学之一。我拖着极疲惫的身躯写下这段文字,说明近来发生在我身上的一些事情。 一 4月9日之后,我不断被学院学工老师、领导约谈,并两次持续到凌晨一点甚至两点。在谈话中,学工老师多次提到“能否顺利毕业”、“做这个你母亲和姥姥怎么看”、“学工老师有权不经过你直接联系你的家长”。而我近期正在准备毕业论文,频繁的打扰和后续的心理压力严重影响了我的论文写作。 二 4月20日中午,我收到了校方的回复。外国语学院党委书记、学工老师、班主任在场,党委书记向我宣读了学校对于本次信息公开申请的答复: 1、讨论沈阳师德的会议级别不够记录 2、公安局调查结果不在学校的管理范围里 3、沈阳公开检讨的内容因中文系工作失误也没有找到 这样的回复结果令我失望。但毕业论文提交即将截止,我只能先将心思放在论文写作上。 三 4月22日晚上十一点左右,辅导员突然给我打来电话,但因为时间已晚,我并没有接到。凌晨一点,辅导员和母亲突然来到我的宿舍,强行将我叫醒,要求我删除手机、电脑中所有与信息公开事件相关的资料,并于天亮后到学工老师处

北大学生岳昕:一个北大既得利益者的自述(微信已删)

转者按:我到北京后,深切地惊讶于北京出生的很多上过大学的人素质与智商之低。 CDT编辑注:岳昕是北京大学学生,本文于今年初首发于她的个人公众号。日前岳昕因为参与要求北大前教师沈阳涉性侵学生案信息公开而被学校多次约谈。目前本文已被微信和谐。 我生于一个标准意义上的北京中产阶层家庭,有北京户口,家人在北京有房。敲出这行字时我感到十分愧疚与不安,因为这行字里包含了绝大多数中国人奋斗一生都未必能得到的东西,而我居然一出生就拥有。 我妈有事业单位编制,不过主要收入来源是搞物流;我爸退休前是机关公务员;家里的钱大多数是我妈挣的。说中产阶层是因为,一方面我的未成年生活里完全没有为物质问题操过心,

中共抗战中军事罪行纪要表

中共抗战中军事罪行纪要表 ——<<中共问题提要>>附件 甲、在河北: (一)一九三八年一月,攻击河北民军赵云祥部于新河。 (二)一九三八年十二月,围缴冀察战区冀中游击司令部人枪于博野。 (三)一九三九年六月,十八集团军乘河北民军张荫梧部与敌激战疲困之际,发动贺龙、刘伯承、吕正操等部四万余众,围攻民军于北马庄。复又几度截击于赞皇邢台等地,卒被全部解决,死伤同志无算。张荫梧仅以身免。 (四)一九三九年十二月,袭击冀察战区游击第三支队于盐山,缴去枪械千二百枝,烧毁村庄八个,人民流离失所,司令孙仲文被害。 (五)一九四○年一月,袭击冀察战区游击第七纵队司令于灵寿,司令赵侗及由重庆随赵侗北上之一百廿位热血青年,均被十八集团军贺龙包围屠杀。 (六)一九四○年一月,正在元氏集中点验之冀察战区游击第四纵队侯如墉部,第二纵队夏维礼部,民军乔明礼部,被十八集团军四面袭击,军委会检阅官黎惠孚、徐竹齐及官兵被惨杀者一千二百余人。 (七)一九四○年四月至十一月,第十八集团军集中全部精锐,几度进攻正在和敌抗战之国军高树勋、朱怀冰等部,及冀察战区总司令兼河北省主席鹿钟麟的总部,直至鹿总司令等被迫离冀。 乙、在山东: (一)一九三九年,第十八集团军一一五师自由向山东发展之后,到处围攻抗战部队,先后解决山东第四、七、十、十四区保安司令部,鲁西徐海两行署所属部队,保安第七、八、廿七旅,鲁苏战区游击第二、三纵队,及邱河莱芜等卅一县之保安队常备队等。 (二)一九四○年八月,围攻山东省政府主席沈鸿烈所部于鲁村。

“六四暴徒”群体的悲惨遭遇

有些事绝不能遗忘,有些话不得不说。可是在这样一个功利追星、娱乐至死的世代,太多不该遗忘的事情被遗忘,太多应该说的话没人说,太多的伤痛留在了这些本来绝不该被自由阳光遗忘的受难者心头——即使他们是那样的高尚善良,即使他们遭受了太多的迫害和苦难,即使他们正是为了苟活至今的我们才挺身而出的。 十六年前的今天,北京(也包括全国各地)的社会各界良心人士,包括市民、工人、干部、学生,为了阻止戒严部队入城血腥屠杀无辜学生和知识分子,甚至还怀着对人民子弟兵及共产党的善良幻想,自发地赶赴各个交通要道,企图凭着自己的血肉之躯,手无寸铁地劝阻戒严部队入城屠杀——结果不言而喻,他们当中的许多人倒在了刽子手的枪口下,死不瞑目地成为了“六四死难者”;另一部分人受伤致残,侥幸留下一条活命,这么多年来一直艰难屈辱地活着,成为“六四伤残者”,如齐志勇、方圆、庞梅青、黄林、张斌;还有很多人侥幸逃离屠杀现场,却在“秋后算帐”和举报中,成为“反革命六四暴徒”,被抓进各地监狱重判快判,刑期或长或短,有期、无期、死缓,甚至被判处死刑立即执行,成为“反革命暴乱”的替罪羔羊——更加悲惨的是,由于种种原因,十六年来,这至少六、七百人以上的“六四暴徒”群体,孤苦无助地承受了无尽的苦难,却几乎被我们遗忘贻尽。

Priest and wife buried alive in China 新蔡牧师夫妇被活埋

Priest and wife were buried alive while stop Chinese government destroying the church. The wife died, priest was saved by others. 河南新蔡一女基督徒护教堂 遭强拆人员活埋惨死殉道:(对华援助协会记者乔农)河南省驻马店市新蔡县关津街北头基督教堂负责人李建功和妻子丁翠梅,因阻止教堂被强占,2016年4月14日,夫妇俩遭当地流氓地痞以运土车推入土坑,活活被土掩埋,丁翠梅身亡。

A mother suicides and hangs two sons with her

A mother suicides and hangs two sons with her in China, because there is no social security, some families in very countryside can earn less than 100 € per year. They cannot bear the costs for education of their children …

Read more »

[Video]Chinese student kicked 70-year-old lady in Canada

A Chinese student kicked a 70-year-old lady in Vancouver (Canada) during a meeting for helping homeless people, this Chinese guy is anti-welfare, I don’t understand why he is so brutal, perhaps he was sent by the Chinese communist party. 溫哥華為無家可歸者提供避難屋,談論會上有反福利的華人閙塲,該名華人男子踢倒一個70多歲的老妇人后逃跑。

美國及新西蘭中國學生會被指為國家搜集情報監視留學生 [法廣]

原文链接 http://rfi.my/2IHb.T 根據美國外交政策FP雜誌報道,美國首都華盛頓喬治城大學的中國學生學者聯合會,曾經收受北京資助,為中國搜集情報以及監視當地的中國留學生;而新西蘭一名披露中國在該國影響力的中國問題專家布瑞蒂(Anne-Marie Brady)最近家中失竊,被人偷了3台電腦,她懷疑事件與她揭發中國利用留學生充當國家耳目有關。外交政策取得的文件和電郵揭露,在2000年代初期成立的喬治城大學中國學生和學者聯會,收受中國政府的資助,數目達到該會全年經費的大約一半。報道指,這筆錢看來不很多,但卻證實中國政府與美國大學校園中國學生會之間有着千絲萬縷的關係。學生會聲稱政府資助的金錢,只是用來津貼主辦活動之用,例如每一年的農曆新年派對。但這筆資助之前並無公開,外交政策雜誌所看到的文件,是又一個關注中共滲入校園活動的消息來源所提供。

不要让孩子在中国看电视电影——「艾莎门」与「邪典儿童视频」始末

这是一篇介绍 elsagate 始末的、迄今最详细的中文媒体文章。与其拿着放大镜削尖了脑袋在 elsagate 中寻找阴谋,不如正视一下现实吧,比 elsagate 危害更大的文化影视内容一直都在我们身边,在没有分级制度的情况下家长们甚至毫无察觉。 最近,一批所谓的「邪典儿童视频」,即肇始于 YouTube 网站的 ElsaGate(艾莎门,又称「艾莎公主门」)系列视频,在很多社交网站和自媒体号上被传得异常邪乎且煽情,甚至近乎于都市怪谈,引发了很多家长和网友的恐慌。 和儿童有关的问题向来容易煽动起大家的情绪。毕竟,中国的家长们在历经各种食品安全问题、幼儿园虐童事件后,心态已经非常脆弱和敏感了。

政府横幅暴露了拘留所内恶劣人权状况

这张由中国共产党政府公开打出的宣传横幅,说明了共产党自己公开承认了其拘留所内恶劣的人权状况,人们在里面只有稀汤可喝。这还只是关普通被行政拘留人员的拘留所,更别说关被刑事拘留人员的看守所了。我在中共的拘留所、看守所都被关过,里面的状况的确是非常恶劣。正常人性者对牲畜都不会如他们般残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