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共匪暴行

魏忠平介绍

魏忠平,1963年2月11日出生,湖北省孝感市人,原江西省新余市新钢集团公司新华金属制品有限责任公司员工,维权公民,江西新余三君子之一,中国在押维权人士。 2006年, 曾作为独立参选人参与过当地人大代表选举;2011年,曾再次与维权公民刘萍、李思华在各自选区作为独立参选人参加人大代表选举,并获得多人签名支持;2010年6月—2012年9月,曾多次与他人一起参与各种维权和声援活动;2013年4月21日,曾因与维权活动家刘萍等人共同举牌,要求释放新公民运动践行者丁家喜、赵常青、王登朝、刘远东等人,而被新余市警方以涉嫌“聚众扰乱公共场所秩序罪”传唤;同年4月28日,被警方以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刑拘,并被关押于江西省新余市分宜县看守所;后又被更改罪名为“非法集会罪”,并追加“聚众扰乱公共场所秩序罪”和“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罪”;2013年10月28日,其案件开庭审理;2014年6月18日,最终被江西省新余市渝水区法院以“非法集会罪”、“聚众扰乱公共场所秩序罪”和“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罪”,判处有期徒刑6年6个月,刑期至2019年10月27日;据悉,其在关押期间曾遭到刑讯逼供。(三人刑事判决书请看文章最后)。 目前在江西省南昌监狱(又名江西省第一监狱,新建县南昌市技术经济开发区港口大道877 号,邮编 330100)服刑。 附魏忠平之弟魏忠华的对中共的谴责声明: Hits: 230

Funny Video – China’s “Social Purification”外国主持人嘲笑中国“社会净化工程”

Funny Video – The “Social Purification” of China – China government’s everywhere-surveillance. 外国主持人嘲笑中国对人民的监视工程. Hits: 137

五一被递解出境始末(廖剑豪)

4月29日下午,我应约要从香港到惠州见一访民。还差两天就51节了,今年的51被赋予了特别内容与含义,风险自然会评估。 下午2:30罗湖过境。直奔汽车站,坐上了3:10罗湖到惠州的大巴。我喜欢坐大巴的最后排,可以把车上情况一览无遗。司机已就位,大巴发动机咆哮声加大,正准备开出。这时,一个五大三粗的男人上车,无视仍有大量空位,直奔我旁边坐下,目的不言自明。莫非此行的风险提前出现?大巴进入惠州市区,这五大三粗频频细声电话。 下车,租酒店,见访民,收访民资料,晚饭饺子,饭后回房间电视足球,富力:重庆,不述。 晚上11点半,敲门,门上“猫眼”往外看,二男一女。 我:何事? 答:送瓶装饮水。 我:洗手盆装有直饮水管,不需要了。 答:免费的。 Hits: 589

【紧急救援】当年网友捐款救治的女访民如今又被非法关押在学校一年多

当年我帮助募捐救治的访民被非法关押一年多。罗先英电话17181105805。 福建省三明市三元区罗先英2009年在北京上访,因长期营养导致身体瘦弱,被当地政府收买打手抓住右脚像纸人似的抡起不断转圈并被扔出老远,导致右髋骨折。后来由于无钱医治导致右髋关节坏死。医生下了最后通牒并说如果再不手术,以后就没希望了。我在国家信方办外走访时其老乡得到了我手机号并告诉了罗,罗随即与我联系,我前往查证,当时监视他的几个人竟然要查我的身份证,我质问他们是什么东西后拍照离开。随后我为罗先英发起捐款,得到外媒记者、国内外网友们的大力支持,我也与当地政府联系并施压。当地政府终于以“借款”名义支付了余下的手术费缺口,医院顺利为其进行了右髋关节置换手术。当年罗先英多次写信请我转达她对捐款及呼吸的网友的深切谢意。当年事件的相关报道请看这里:https://www.boxun.com/news/gb/china/2009/09/200909232028.shtml 罗先英此后的境况有了很大改善,人也长胖了许多,但仍多次遭到政府的非法关押。但因为我人在国外,且每次关押时间不是特别长,所以我也只是和当地网友联系以前往声援。但这次我又收到了她被非法关押了在乡中学女生宿舍一年多的消息,这太没人性了,不仅是对罗人格尊严的摧残,也对中学的女生造成不良影响。 所以我特地请求国内网友们能够展开求援行动,再次展现我们的人性及勇气,为中国的未来及我们自己的救赎行动起来。 附,我收到的罗先英女儿的邮件及关押罗的女生宿舍门照片: 您好!关于福建省三明市三元区罗先英2009年在北京上访被打断腿后,多谢好心的网友救助才得以救助,现在过去将近10年了,当地政府依然没有解决,去年被当地政府从北京押回来已关押一年多,现在被关押在三明市三元区中村乡中学学生公寓403室,层层大门锁住。有时有送饭有时饿肚子。请好心的网友帮忙,谢谢大家! Hits: 932

岳昕4月30日的说明长文

木田:我在公开信后的一周里(原载于公众号“木田君的镐头”) 相识或未曾相识的,最亲爱的朋友: 一周以来,你们发的每一篇文章,微信、微博、知乎、Facebook上的每一条留言,我都已仔仔细细地看过,微信公众号后台的留言成千上万,我也在一条条一字字地看。同窗送来的面包、梨、丑橘、菠萝、蓝莓与菠萝蜜,很甜很甜;老师捎来问候的字条,「愿你能继续正常地做自己」,很暖很暖;每一篇存活期只有哪怕几秒的文章,都一字千钧。 一声感谢,用在这里,太轻太轻。 因为我知道,这样的关心、帮助与支持,都意味着承担本不应承担的,风险与代价。 有同学转发了《人民日报》就此事的评论文章,被父亲要求强行删帖,甚至关闭微信; 有工友分享了《我所认识的木田同学》,被人找去问「想干啥,今后要做啥」,这位工友站出来表示,「他们越说我越发,你们说不让发,我就偏发」; 李一鸣同学更是发起了联名信,要求校方妥善弥补约谈伤害,加强制度约束,充分保障同学的合法权益,完善约谈制度的群众监督与制约机制,截至今日已有近200名在校师生与校友联署 Hits: 674

岳昕 | 致北京大学师生的一封公开信

致北京大学师生的一封公开信 北京大学的老师和同学: 你们好! 我是2014级外国语学院的岳昕,是4月9日早上向北京大学递交《信息公开申请表》的八位到场同学之一。我拖着极疲惫的身躯写下这段文字,说明近来发生在我身上的一些事情。 一 4月9日之后,我不断被学院学工老师、领导约谈,并两次持续到凌晨一点甚至两点。在谈话中,学工老师多次提到“能否顺利毕业”、“做这个你母亲和姥姥怎么看”、“学工老师有权不经过你直接联系你的家长”。而我近期正在准备毕业论文,频繁的打扰和后续的心理压力严重影响了我的论文写作。 二 4月20日中午,我收到了校方的回复。外国语学院党委书记、学工老师、班主任在场,党委书记向我宣读了学校对于本次信息公开申请的答复: 1、讨论沈阳师德的会议级别不够记录 2、公安局调查结果不在学校的管理范围里 3、沈阳公开检讨的内容因中文系工作失误也没有找到 这样的回复结果令我失望。但毕业论文提交即将截止,我只能先将心思放在论文写作上。 三 4月22日晚上十一点左右,辅导员突然给我打来电话,但因为时间已晚,我并没有接到。凌晨一点,辅导员和母亲突然来到我的宿舍,强行将我叫醒,要求我删除手机、电脑中所有与信息公开事件相关的资料,并于天亮后到学工老师处 Hits: 425

北大学生岳昕:一个北大既得利益者的自述(微信已删)

转者按:我到北京后,深切地惊讶于北京出生的很多上过大学的人素质与智商之低。 CDT编辑注:岳昕是北京大学学生,本文于今年初首发于她的个人公众号。日前岳昕因为参与要求北大前教师沈阳涉性侵学生案信息公开而被学校多次约谈。目前本文已被微信和谐。 我生于一个标准意义上的北京中产阶层家庭,有北京户口,家人在北京有房。敲出这行字时我感到十分愧疚与不安,因为这行字里包含了绝大多数中国人奋斗一生都未必能得到的东西,而我居然一出生就拥有。 我妈有事业单位编制,不过主要收入来源是搞物流;我爸退休前是机关公务员;家里的钱大多数是我妈挣的。说中产阶层是因为,一方面我的未成年生活里完全没有为物质问题操过心, Hits: 65

中共抗战中军事罪行纪要表

中共抗战中军事罪行纪要表 ——<<中共问题提要>>附件 甲、在河北: (一)一九三八年一月,攻击河北民军赵云祥部于新河。 (二)一九三八年十二月,围缴冀察战区冀中游击司令部人枪于博野。 (三)一九三九年六月,十八集团军乘河北民军张荫梧部与敌激战疲困之际,发动贺龙、刘伯承、吕正操等部四万余众,围攻民军于北马庄。复又几度截击于赞皇邢台等地,卒被全部解决,死伤同志无算。张荫梧仅以身免。 (四)一九三九年十二月,袭击冀察战区游击第三支队于盐山,缴去枪械千二百枝,烧毁村庄八个,人民流离失所,司令孙仲文被害。 (五)一九四○年一月,袭击冀察战区游击第七纵队司令于灵寿,司令赵侗及由重庆随赵侗北上之一百廿位热血青年,均被十八集团军贺龙包围屠杀。 (六)一九四○年一月,正在元氏集中点验之冀察战区游击第四纵队侯如墉部,第二纵队夏维礼部,民军乔明礼部,被十八集团军四面袭击,军委会检阅官黎惠孚、徐竹齐及官兵被惨杀者一千二百余人。 (七)一九四○年四月至十一月,第十八集团军集中全部精锐,几度进攻正在和敌抗战之国军高树勋、朱怀冰等部,及冀察战区总司令兼河北省主席鹿钟麟的总部,直至鹿总司令等被迫离冀。 乙、在山东: (一)一九三九年,第十八集团军一一五师自由向山东发展之后,到处围攻抗战部队,先后解决山东第四、七、十、十四区保安司令部,鲁西徐海两行署所属部队,保安第七、八、廿七旅,鲁苏战区游击第二、三纵队,及邱河莱芜等卅一县之保安队常备队等。 (二)一九四○年八月,围攻山东省政府主席沈鸿烈所部于鲁村。 Hits: 14

“六四暴徒”群体的悲惨遭遇

有些事绝不能遗忘,有些话不得不说。可是在这样一个功利追星、娱乐至死的世代,太多不该遗忘的事情被遗忘,太多应该说的话没人说,太多的伤痛留在了这些本来绝不该被自由阳光遗忘的受难者心头——即使他们是那样的高尚善良,即使他们遭受了太多的迫害和苦难,即使他们正是为了苟活至今的我们才挺身而出的。 十六年前的今天,北京(也包括全国各地)的社会各界良心人士,包括市民、工人、干部、学生,为了阻止戒严部队入城血腥屠杀无辜学生和知识分子,甚至还怀着对人民子弟兵及共产党的善良幻想,自发地赶赴各个交通要道,企图凭着自己的血肉之躯,手无寸铁地劝阻戒严部队入城屠杀——结果不言而喻,他们当中的许多人倒在了刽子手的枪口下,死不瞑目地成为了“六四死难者”;另一部分人受伤致残,侥幸留下一条活命,这么多年来一直艰难屈辱地活着,成为“六四伤残者”,如齐志勇、方圆、庞梅青、黄林、张斌;还有很多人侥幸逃离屠杀现场,却在“秋后算帐”和举报中,成为“反革命六四暴徒”,被抓进各地监狱重判快判,刑期或长或短,有期、无期、死缓,甚至被判处死刑立即执行,成为“反革命暴乱”的替罪羔羊——更加悲惨的是,由于种种原因,十六年来,这至少六、七百人以上的“六四暴徒”群体,孤苦无助地承受了无尽的苦难,却几乎被我们遗忘贻尽。 Hits: 33

Priest and wife buried alive in China 新蔡牧师夫妇被活埋

Priest and wife were buried alive while stop Chinese government destroying the church. The wife died, priest was saved by others. 河南新蔡一女基督徒护教堂 遭强拆人员活埋惨死殉道:(对华援助协会记者乔农)河南省驻马店市新蔡县关津街北头基督教堂负责人李建功和妻子丁翠梅,因阻止教堂被强占,2016年4月14日,夫妇俩遭当地流氓地痞以运土车推入土坑,活活被土掩埋,丁翠梅身亡。 Hits: 89

Privacy Preference Center

Close your account?

Your account will be closed and all data will be permanently deleted and cannot be recovered. Are you su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