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大党委在党员大会上究竟说了什么

“惨象,已使我目不忍视了,流言尤使我耳不忍闻。”11月9日北大学生被殴打绑架一事发生以来,一个又一个大会在召开,一套又一套谎言在传播,而最能说明事情真相的监控录像从未得到公开,甚至站出来发声的同学都被强制送回了家。而北大党委在党员大会上扭曲事实、避重就轻、诽谤造谣的说明,更是引起了校内外人士的质疑与愤怒。

堂堂北大,居然再一次“沦陷”了!

一、百讲堂前无事发生

“说明”中称:“网传中的‘被打北大学生’为长期参与非法组织、从事非法活动的校外人员。”着实令人深感疑惑。这说的是被打的于天夫、冯俊杰两位同学吗?可是两位同学的姓名都是白纸黑字列在各自院系名单上,甚至在事后受到老师们的“特别关照”的。倘若说的是被绑走的、才毕业几个月的张圣业同学,那么为何不说明其他两位同学被打一事的“真相”呢?

更何况,张圣业同学刚刚毕业,母校北大便翻脸不认人,似乎“为工人发声”现在成了让北大深恶痛绝、避之不及的事情,不惜搞出这么大的动静砸了最高学府的招牌——将近百年过去,大学的官僚们和暴力机器又走到一起了!

1946年圣诞节,女大学生沈崇被美国士兵奸污,引起国内震怒。而当时北大的领导们是如何公开回应的呢?

北大校长胡适说:“这是一个法律问题,希望能够早日得到合理合法解决。”“美陆战队之声明颇为切实。”

北大训导长陈雪屏甚至将沈崇从学生名单上抹去,厚颜无耻地说:“该女生不一定是北大学生,同学何必如此铺张。

翻开史料,北大各院系年级召开关于沈崇事件的代表联席会议的时,“数百头戴呢帽、脸套口罩的人”冲入会场驱赶学生,“架走同学一人”,“喊打者百人左右”,“携走大部分学生信件”……看看今日之“北大11.9事件”、《情况通报》、“大会说明”,真是活脱脱上演了一出丑陋的历史剧!

而当年北大同学的回应更是干脆:“如此看来,只要不是北大学生。北大学生就可以不必过问了?!”更何况,现在被绑走的是刚刚毕业的北大学生,被殴打的是正在北大读书的燕园学子!

我想,领导们不需要费尽心思在“说明”上琢磨文字,还是请那四五个正对百讲的高清监控探头站出来说两句吧!

二、没脑子的北大学生成天“被裹挟”

“说明”中称:“个别学生由于不明真相或被非法组织裹挟与本次事件有一定联系。”“该非法组织长期从事非法活动,目的是扰乱校园、危害社会,常用的手段是误导学生、裹挟学生。”

我倒是觉得,那些避重就轻、扭曲事实的通报和说明才是真正地误导学生、裹挟学生;警察身穿便衣冲入校园,殴打、绑架学生才是非法行为;校方清查宿舍、恐吓同学才是扰乱校园、危害社会吧!

另外经常提到的几个词,就是“有组织、有预谋、有计划”。

这着实令人感到可笑了。按照领导的意思,一群学生聚在教室里上课,是不是“有组织”?学生想学习知识、教授想培养人才,算不算“有预谋”?按照教学大纲讲课,算不算有计划?这当然算不上,因为这是顺遂了他们心意的。可是一旦关乎“工人”“失联学生”,就成了忤逆,就要成为“非法”的了!

同学们更可以大大方方地承认,他们所做的一切,就是“有组织、有预谋、有计划”的!一群要求改变不公正现象、服务工农群众的学生一起实践,这就是他们的“组织”!声援工人群体、营救被非法拘禁的学生,这就是他们的“预谋”!呼吁更多的人关注、推动问题早日解决,这就是他们的“计划”!

校方还假惺惺地称“出于对学生的爱护,学校不对相关学生之前的行为进行处罚”。转脸又是一句威胁“其身份已被学校知晓”,“如果今后继续参与非法活动,就需要承担法律责任”。难道这就会吓到我们的同学吗?这种赤裸裸的威胁,就是头顶“北京大学”招牌的校领导的工作方式吗?

北大网站上,倒是有人惦着脸把鲁迅的一句评价放在首页:“北大是常为新的,改进的运动的先锋,要使中国向着好的,往上的道路走。”而如今的北大领导们对同学们追求进步的行为,随意扣上“非法”的帽子;他们更是认为,只有“被人利用”的蠢蛋学生,才会抛弃个人的“大好前途”去服务劳苦大众。这种想法是保守甚至反动的,是逆北大精神而行的,是愧对他们作为教育者的职责和良心的!

三、百年后,马列毛著作再成危险书籍

大会说明中还宣称,这个所谓的“非法组织”,其纲领是“平分社会财富”之类的内容,甚至“在团伙头目住处查抄出马列毛书籍”。

这种反动言论,如果说是民国时期的北大领导这么说,我还能理解。可是如今的北大是社会主义下的大学,领导北大的是“中国共产党北京大学委员会”,对于马列毛等进步书籍居然能用上“搜查”“查抄”这种词,着实让全国所有热爱马列毛的人士感到惶惑与愤慨。所幸的是,领导们还没赤裸裸地说“读马列毛的书是非法的”,但是特地强调一番此事,其内心对马列毛思想的看法与态度,恐怕值得外人揣摩的。

那么我们更可以揣测一番,是不是一些“讲马不信马,知马不行马”的北大领导,凭着自己对马克思主义、共产主义的粗陋理解“分析”了一番——这群学生整天和工人混在一起,又是读马列毛、信仰共产主义的。啊呀,共产主义那一套不就是平均分配财富吗。于是乎,弄出一套“平分社会财富”的愚蠢说辞。

那么我们要教育这些领导的是,马克思早在1844年的手稿中就批判过这种“粗陋的共产主义”:“一切私有财产,就它本身来说,至少都对较富裕的私有财产怀有忌妒和平均化欲望……粗陋的共产主义不过是这种忌妒和这种从想象的最低限度出发的平均化的顶点。

北京大学作为中国马克思主义思潮的发源地,诞生了如李大钊、毛泽东等马列主义的学习者、传播者与践行者。而如今的北京大学党委,如果其马克思主义水平低下到这种地步,如果其共产主义信仰动摇到这种程度,实在是令人大跌眼镜。

最后,领导教育我们:“网贴中有大量虚假信息,我们应该有自己清晰的头脑和正确的判断,不轻信、不误信。”随后又“善意”地说:“有疑问的时候可以随时找学院老师请教交流!

我们不知道,所谓的“请教交流”会不会让我们看到11月9日百讲堂前的监控录像,会不会导致我们像于天夫同学那样“被失联”,会不会一进门就看到母亲跪在地上、自扇耳光

历代北大人营造的进步形象与氛围,也弥补不了北京大学党委今日之作为——作为中国的最高学府,纵容校内殴打、绑架进步学生的暴行,用诽谤造谣的方式抹黑服务工农的青年,将马列毛书籍视作洪水猛兽……试问今日之北大领导,有何颜面面对未名湖畔的李大钊先生的塑像,面对曾经从北大走出的、为劳苦大众牺牲一切的马列主义战士!


佳士工人声援团官网

如果觉得有意义,请帮忙扩散

点击量:70

发表评论?

0 条评论。

发表评论


*

如果觉得有意义,请帮忙扩散

YouTube
订阅Subscribe
RSS
SOCIALICON
Instagram
Google+
Google+
https://www.freeinchina.org/beida-ccp-committee">
Facebo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