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大医学部学生因为说了几句真话被“休学”

惨叫、咆哮、叱骂……9月23日晚上不少同学在宿舍里清晰地听到楼下传来的各种声响。一阵喧嚣后,周围重新陷入平静——后来我才知道,几名壮汉摁倒惨叫的同学,塞到车里带走了

同学的微信群里炸开了锅,在问发生了什么。但不知何时开始,“是有人喝醉酒”的消息开始扩散。第二天,班群里班主任发的“千万不要饮酒过量”的言论,侧面作证了消息的可靠性。

落水者在水面扑腾溅起的水花,轻悄悄地被抹去。

事情过去很久后,我才知道惨叫者是我的学弟,临床4班的贾世杰。那天晚上以后,他匆匆告别了校园生活。

(北京大学医学部临床4班的贾世杰)

9月11日,世杰父母从家乡赶到北京说家里奶奶病重,世杰在慌乱中连夜随父母回家。离开那天,世杰跟我说如果奶奶没事的话隔天就回校。23日晚上,他才重新出现在校园里,发出了那些声音。班里的同学则一直以为是其家里奶奶出事。10月24日,世杰的父亲打电话来说,“世杰已经不是北大的人了”。

两个月后,整个北京大学所弥漫着的粗暴约谈、暴力恐吓的风气越来越浓厚,使得某些领导肆意拿捏学生的行径逐渐浮出水面。而我也终于鼓起勇气,决定把世杰的遭遇写下来,希望寻找更多能帮助他的人们。

没缘由的舆论监管

2018年8月28日晚上六点半,深圳市政府负责工会工作的工作人员、医学部学工部部长以及基础医学院和药学院的十几个教授,就今年南方深圳某起工人维权事件,与包括世杰在内的四名同学进行交流。

在这起曾经引得国内各大高校关注的工人维权事件里,有不少北大同学前往声援。但是这四名同学却是当天下午刚刚结束为期约半个月的军训生活,根本不曾到达维权现场。

今天这场会面,我们都不要用手机,大家把手机收起来。”领导话一出,工作人员马上用袋子把大家的手机装走。

后来世杰告诉我,当时他能够预估到对方会收手机,这是国内几条知名潜规则之一,他不得不遵守。何况其心里没有把这次会面太当回事——自己因为要军训,虽然曾经萌生过到维权现场看看的念头,但根本没有去成,做的相关事情无非是在网络上保持关注,并且跟其他关注者交流想法,这样的话对方又会对自己怎么样呢?

来自深圳的工作人员给大家放了关于工人维权事件的PPT,按照上级部门部署的口径给同学们讲述工人维权的经历,称维权事件背后存在“境外势力”云云。

说罢,工作人员提了个要求:要四名同学为此前曾经关注和转发过相关消息而“认错”。

“错”?

是因为造谣,还是因为煽动?

如果都没有,错从何而来?

因此在现场,有同学坚决抵制不答应所谓的认错,有同学保持沉默拒绝回应要求。

其实相关权威部门游走在法律边缘,插手学生的网络舆论自由已经不是一次两次。在学校里面,许多粉丝量较大的校园自媒体平台都曾被校方“打过招呼”

前几天腾讯刚刚出台新规定,1个微信号只能申请1个公众号,而在一年以前这个数量可以达到5个。整体社会下的舆论管控,在北大医学部内还能被放大了不少。

开学后,班主任试图再约谈世杰,世杰没有应约。世杰的朋友都很愤慨:“我们都知道舆论监管严,但是再严也没有理由这样管控世杰吧?”

从9月11日晚世杰跟随父母离开学校以后,我再也联系不上他。班里的其他同学互相之间只知道世杰因为奶奶生病所以回家了。至于他还能不能回来上学,无人知晓

直到23日的前一天,我还在世杰的微信里留言,希望他尽快回到学校里,毕竟已经缺席一阵子功课了。对话框那头则是长久的沉默。

“你们都是奴隶”

被带走的那一天,世杰费劲力气发出的声响惊动了很多人。

我从部分经过的同学那里了解到,在喊出那些声音之前,世杰已经跟数名精壮的男子周旋了很久

地点在四号楼楼下,在他们争吵的地方周围停着警车,同时有保卫部的工作人员在场。吵的具体内容已经听不清了,但是住在2、4楼的同学都能听到他们的争吵声。

(医学部同学在微信群的发言截图)

有同学在BBS上发帖询问情况,但是相关的帖子马上消失了。

由于不在现场,我很难还原出当时的场景,但是只要稍微想想这样的情形:世杰用尽全力从家里赶到学校,希望寻求学校帮忙渴望继续上学,但是被保卫部拦住逼迫其立即离开。那样的心情会是怎样的心情呢?

据一位路过的同学说,当时世杰被他们团团围着。周遭的人试图表示自己的“善意”,但是被逼急了的世杰无路可退,只好怒吼道:“你们都是奴隶!”

其实我能体会到世杰喊出这句话的心情。他的家境不是很好,从小到大都是在艰苦的生活中长大,因而养成了很是温和但是又有些敏感的性格。熟悉他的人都知道,他轻易不会发火,除非已经被逼到绝境

对他而言,或许当时已经感受到自己将要面临的是什么。

随着BBS删帖愈演愈烈,有人开始在树洞提问“楼下发生了什么”,仍然没有得到回应,也是在这时候有消息开始传来,说是有人喝醉了。

第二天上午10:27,名为“药学2017级”的微信群聊里面,班主任邹晓民发了一段消息:

保卫处沈处长反映:昨晚我开完会要走,结果没走成[捂脸],一个公卫男生喝多了,刚处理完,一个基础女生又喝多了,麻烦您看看今天能不能让辅导员跟学生说一声啊,别喝这么多[抱拳][抱拳][抱拳]提示孩子们喝酒别过量啊,特别是女孩子,注意安全!

(群聊“药学2017级”的聊天截图)

得知消息的同学面面相觑:学生喝酒都要保卫处处长亲自过问吗?

但是当整个庞大的机器开始运转,无论是精壮男子、保卫处处长还是班主任,所有人不再有自己对事情的判断,如同世杰所呐喊的那样,“都是奴隶”。

自此,世杰再也不曾在学校里面出现过。

 

“学校这么做是为了世杰好”

24号那天,立即有世杰的好朋友联系世杰的班长、原室友、现室友、高中同学以及院系学工老师,得到的答复大同小异。

班长、现室友和学工老师的回复都是世杰已经休学,世杰的老乡竟然声称自己不认识世杰

仿佛这个人被隐藏到另一个时空里一样。

只有世杰的原室友表达了自己的困惑:昨天晚上现场声音的确像世杰的,而且在23号之前有老师每堂课上都要点名世杰来了没有。

令人印象深刻的场景是,老师进来上课的时候,班长曾经嘟囔过一句,“又要再来一次”。于是果不其然的,老师开始了点名,而点名的时候还会问道世杰去哪了,班长会不厌其烦地说,“已经休学了”。

9月末,有同学联系世杰的母亲,其母亲提到此前院长叫父母到学校,说的名义也是世杰在QQ上发了某些“不好的东西”,而不是所谓的“奶奶生病”。并且说到世杰过一段时间就能返校,只是具体时间不知道

但是联系世杰的同学或许不会想到,自己因为联系世杰也被盯上了。在10月中旬的时候,该同学被所在院系的学工老师约谈,老师表示:学校这么做是为了世杰好。

同时要求该同学今后不要再试图联系世杰、打听世杰的消息

后来该同学便一直到24日接到世杰父亲的电话,电话那边的世杰父亲情绪非常激动,把“世杰已经不是北大的人了”重复了好几遍

世杰的父母压力或许也是很大的——如果真的有人希望他们的儿子消失一段时间,他们是要为儿子去抗争,还是因为力量的弱小而选择妥协呢?

 

“警方才能调取监控”

我最后一次尝试联系世杰,是在10月29日。

我和另外几名同学前往基础医学院党委副书记郭琦老师的办公室(后来我临时有事提前离开),希望郭琦老师能就世杰的情况给予我们回复,到底世杰现在怎么样了。

可是郭琦老师看到几位同学之后,立即脸色有变化,明确拒绝告诉同学们世杰的情况,坚持称:这是个人隐私。同学们绝不愿意看到这样的情况发生,硬着头皮再去询问郭琦老师。

没想到郭老师表现出此前从未见过的失态,时而说“好好好这是我的错”,时而指责同学们“有没有对人的基本尊重”,甚至用拍桌子的方式试图打退同学们。

当几位同学从党委副书记办公室出来,转而到保卫处要求调监控查看9月23日晚上发生的事情。第一次去找的时候,保卫处的工作人员得知情况后表现得也很着急,说要有学办的许可才可以调监控,让大家尽快去写申请

(同学写下的调监控的申请书)

可是当同学们去学办写完调监控的申请,转交给保卫处时,保卫处的态度发生了大转弯,回复是一句冷冷的“警方才能调取监控”

可是就在五号楼,有同学的外卖丢了,都可以调取监控。而自己的学弟、自己的同学找不到了、失联了,甚至有可能遭受暴力、被限制人身自由,却不能调监控。

(11月,同学们根据校园监控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

得知这一消息的那一霎那,虽然北京的天气还未到深冬,可是那股由内而生的寒意令人终身难忘。

我所了解的故事只能叙述到这里了。

现在的他,究竟是被休学,还是被退学,其实得不到任何准确的答案。

脑海里偶尔会想起很多关于世杰的事情。虽然考入北大,但是他没有忘记自己其他同样处于贫苦的同学。有一次他在陕西校友会活动中结交到许多富有爱心但是忙于工作的校友,随后积极主动地帮忙联系家乡其他需要资助的同学们,实现爱心的对接。今年春节北京取消了互助献血,世杰联络了其他不少同学们一起去无偿献血,他对献血工作的格外认真尤其让大家印象深刻。在他失去联系的这段日子里,还有学生服务团的人不解地问:“贾世杰怎么不来献血活动了?”

此时此刻,我心里想到的仍然是那个已经被提起很多次的词语——“何错之有”

写下这篇文章,只是希望愿意共同关注世杰情况的朋友们能够一起想办法,挽救这个从寒门考上北大的同学。如果有朋友有更多的渠道,希望你能联系我。我是世杰的朋友,北京大学药学院2016级本科生沈雨轩,我的联系电话是18801237715,微信号Coolmaxdaily。

如果有一天我们都“被”消失,除了互相依靠,我们还能做什么呢?

如果觉得有意义,请帮忙扩散

点击量:524

发表评论?

0 条评论。

发表评论


*

如果觉得有意义,请帮忙扩散

YouTube
订阅Subscribe
RSS
SOCIALICON
Instagram
Google+
Google+
https://www.freeinchina.org/beida-bei-xiuxue">
Facebo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