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产党对我家人的牵连——由李美青被迅速报捕一事想起

今天看到北京公安局迅速报请检察院批准逮捕李焕君之姐李美青的消息,感叹共产党又一次打击报复 维权、民主人士家人之无耻。他们这么迅速残酷地处理李美青,就是因为不久前李焕君等二十来名访民在美国华盛顿截停习近平车队,李焕君及马永田更是钻入车 底。因为李焕君在美国,共产党不能把她抓起来,就趁她姐姐李美青12月14日在法院外声援被审判的蒲志强时抓捕并立即刑拘了她,而且哪些迫不急待地向检察 院申请逮捕。

此前因为没有确切证据,所以我没有公布我家人的遭遇。我刚出国时。因为头几个月在爱尔兰及法国,没有稳定的环境,所以也没有什么进行什么活动。此时共产党与我家人也相安无事。但我到德国后,因为接连举行了多次关于中国人权的活动,家人就开始遭遇各种不顺,先是国保总打电话骚扰 我父母,叫他们劝我不要在外面说共产党不好。我母亲不胜其烦,最后不得不拒绝说:“当初他当警察辞职时,你们没有和我们商量,现在他不当警察了,有事儿了 你们就好意思打电话给我们?” 此后国保就很少打电话骚扰我父母。同时期有熟人关心地问我父母身体状况如何,难道我不打算回国照顾父母吗?我说父亲身体不好,但幸运的是我还有个妹妹,可 以照顾我父母。

随后我妹妹及妹夫先后被处于武汉的各自的公司辞退,妹夫只得到外地找工作,妹妹此后又进入多家公司,但都是入职后 不久即被辞退,都 是老板直接要求辞退她的,而她的直接主管开始都说她做的不错,因为她做的是单纯的翻译工作,她是外语专业毕业且有多年工作经验,但最后都毫无回转余地的被 辞退了。到如今她已经一年左右没有工作了,也无钱为送我父亲进医院复查、治病了。

父母以前因为成分不好而处处受压迫,父亲更因为被打成 “企图成立反革命组 织”而受到严重殴打迫害,身体也被打坏了。因为对“运动”再次来临的忧虑而不敢做生意或搞副业挣钱,却不得不为了全家生活及我和妹妹上学而拼命在农田里劳 作。我在上学期间曾建立父母种菜,当时种菜的亲戚一直挣几十万,可父亲说再来次运动可能全家都没命了。

父亲的病非常严重,经常关节疼得 要命,可为了省钱不去医院检查,而是找“夏小忠风湿病专科医院”看,给的药根本无效,最后疼得没办法听一个神婆的建议吃激素药强的松,每次干活时疼得受不 了就吃强的松。但强 的松对肾脏损害非常大,导致我父亲身体非常衰弱。此前在武汉协和医院检查后给的药很有效,吃了后就不疼了,但听说那药也是外国药厂的试验药,对肝脏可能有 损害,而且非常贵,每个月得一两千钱,加上妹妹没有了工作,所以父亲已经停药很久了。父亲的病给我造成了非常大的压力,几乎每天都在忧虑父亲的健康,担心 他突然离去。

我此前虽然考虑到北京或湖北省的国保在暗中给他们工作的公司施压以辞退他们,但因为我妹妹妹夫都不是强硬的人,他们也没有 质问老板 辞 退的真实理由,所以我就没公开说过我的疑虑。但此次李美青的遭遇,让我再次意识到共产党的无底线。说出我家人的遭遇到暗中迫害,也是加深大家对共产党无耻 做法的认识。

我猜测他们破坏我妹妹妹夫的工作,一方面是为了对我进行的活动的报复,另一方面也是让我父亲无钱治病,给我制造心理压力。

如果觉得有意义,请帮忙扩散

点击量:53

发表评论?

0 条评论。

发表评论


*

如果觉得有意义,请帮忙扩散

YouTube
订阅Subscribe
RSS
SOCIALICON
Instagram
Google+
Google+
https://www.freeinchina.org/%E5%85%B1%E4%BA%A7%E5%85%9A%E5%AF%B9%E6%88%91%E5%AE%B6%E4%BA%BA%E7%9A%84%E7%89%B5%E8%BF%9E-%E7%94%B1%E6%9D%8E%E7%BE%8E%E9%9D%92%E8%A2%AB%E8%BF%85%E9%80%9F%E6%8A%A5%E6%8D%95%E4%B8%80">
Facebo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