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昕 | 致北京大学师生的一封公开信

致北京大学师生的一封公开信 北京大学的老师和同学: 你们好! 我是2014级外国语学院的岳昕,是4月9日早上向北京大学递交《信息公开申请表》的八位到场同学之一。我拖着极疲惫的身躯写下这段文字,说明近来发生在我身上的一些事情。 一 4月9日之后,我不断被学院学工老师、领导约谈,并两次持续到凌晨一点甚至两点。在谈话中,学工老师多次提到“能否顺利毕业”、“做这个你母亲和姥姥怎么看”、“学工老师有权不经过你直接联系你的家长”。而我近期正在准备毕业论文,频繁的打扰和后续的心理压力严重影响了我的论文写作。 二 4月20日中午,我收到了校方的回复。外国语学院党委书记、学工老师、班主任在场,党委书记向我宣读了学校对于本次信息公开申请的答复: 1、讨论沈阳师德的会议级别不够记录 2、公安局调查结果不在学校的管理范围里 3、沈阳公开检讨的内容因中文系工作失误也没有找到 这样的回复结果令我失望。但毕业论文提交即将截止,我只能先将心思放在论文写作上。 三 4月22日晚上十一点左右,辅导员突然给我打来电话,但因为时间已晚,我并没有接到。凌晨一点,辅导员和母亲突然来到我的宿舍,强行将我叫醒,要求我删除手机、电脑中所有与信息公开事件相关的资料,并于天亮后到学工老师处

北大学生岳昕:一个北大既得利益者的自述(微信已删)

转者按:我到北京后,深切地惊讶于北京出生的很多上过大学的人素质与智商之低。 CDT编辑注:岳昕是北京大学学生,本文于今年初首发于她的个人公众号。日前岳昕因为参与要求北大前教师沈阳涉性侵学生案信息公开而被学校多次约谈。目前本文已被微信和谐。 我生于一个标准意义上的北京中产阶层家庭,有北京户口,家人在北京有房。敲出这行字时我感到十分愧疚与不安,因为这行字里包含了绝大多数中国人奋斗一生都未必能得到的东西,而我居然一出生就拥有。 我妈有事业单位编制,不过主要收入来源是搞物流;我爸退休前是机关公务员;家里的钱大多数是我妈挣的。说中产阶层是因为,一方面我的未成年生活里完全没有为物质问题操过心,

梦中都在担心德国拜仁邦新警察法 Sorge um das neue Polizeiaufgabengesetz im Traum

我梦中都还在担心德国拜仁邦这次新警察法。梦见警察滥用权力纵容极端右派分子四处攻击、杀害外国人及本国温和派。我虽然救了不少外国带着孩子的外国妇女,但整个德国已经陷入了一片混乱。 Ich mache mich schon Sorge um das neue Polizeiaufgabengesetz. Habe geträumt, es gab wegen eines Unfalls Stau auf der Autobahn, dann ein Neonazimitglieder griff alle an, ein Mann (ein Deutscher) ist deshalb verletzt. Ich rief die Polizei, aber ein …

Read more »

Eine Geschichte über staatliche Überwachung und die Zukunft Deutschlandes

Eine Geschichte über staatliche Überwachung und die Zukunft Deutschlandes. 2014, nach meinem Vortrag über Internetzensur und Pressfreiheit in Offenbach sagte mir ein Mädchen, die ein Stipendium von Konfuziusinstitut erhielt, 3-jährige Highschool in China belegt hatte und in Chinese Uni gehen …

Read more »

will I be arrested again because of telling the truth?

Which relationship do you think between these two men? It is the same person, a doctor! Since he wrote the truth that one Chinese medicine is poisonous, but the factory which produces this medicine belongs to one county, therefore he …

Read more »

土耳其人在德国所犯的一个经典刑事案例

来德国的很多土耳其人文化及道德水平较低,很多刑事案件都与他们有关。其中一个成为教学经典案例:O把自己侄子T的妻子强奸,导致她越来越与T疏远并三次尝试自杀。在T要求O归还借款时,O嘲笑了自己强奸其妻的事并说要“操”并杀死T。于是T趁O在酒馆打牌时从背后开枪杀死了他。大家猜猜最终判决结果?

给受到共党灭绝人性教育洗脑者讲一个德国司法实践

给受到共党灭绝人性教育洗脑者讲一个德国司法实践案例:德国刑法第211条规定,凡犯谋杀罪者,一律判处无期徒刑。符合谋杀罪的主客观要件有: Mörder ist, wer aus Mordlust, zur Befriedigung des Geschlechtstriebs, aus Habgier oder sonst aus niedrigen Beweggründen, heimtückisch oder grausam oder mit gemeingefährlichen Mitteln oder um eine andere Straftat zu ermöglichen oder zu verdecken, einen Menschen tötet. 出于对谋杀乐趣的渴求、满足自己的性欲,出于贪婪或者其它卑鄙的动机;阻险或者残忍地,或者运用危害公共安全的手段或物质;为了实现或掩盖另一刑事犯罪而将他人杀死(当然这一条款在实践中有很多细致的解释规定,比如什么是卑鄙的动机,什么是阻险的手段等等)。 但自多年以前费除死刑以后,又于上个世纪后期由最高法对谋杀罪的某些罪犯刑期从刑法规定的无期根据案情背景的不同进行酌情缩减。其理由是:实践证明,无期徒刑对被囚者造成不可避免的心理及生理伤害。这是对人类尊严的侵犯。你们理解最后一句话吗?

德国教授这句话对你有什么启发?

我们大学的一个教授也是英国女王的公法顾问(关于政治体制、宪法、行政法等有关的),曾参与过英国的公法改革,上课很有意思。讲到基本权利时,举了例子,说国家想把个人建的核能源设施没收,这个是否侵犯公民的基本权利(财产权)呢?并问你们中间有没有谁曾经自己建过一个核设施?——中国朋友们,你们有没有从这句问话中品出什么呢?在中国会有教授或者任何一个人这样问你而不被你认为精神病的? 这一方面说明了真正的民主国家是应该尊重私人财产权的,另一方面说明了,国外自己制造小型核设施并不是什么稀奇事。

德国宪法第十五条的历史

德国宪法在德国叫基本法,因为当年制定宪法时,东德还处于分裂状态,处于苏联控制之下。德国是联邦共和制,制定宪法必须得到所有邦及所有公民的同意,所以在没有东德各邦及公民参与的情况下制定未来在东德适用的宪法是非法的,所以宪法制定者们决定将其暂时定名为基本法。 当时制定的宪法草案第十条规定了私有财产不可侵犯,但SPD(社会民主党)坚决要求在其后加入一条带有社会主义性质的规定,即为了社会福利可以将私有财产征收并补偿财产所有者。如果不加入这一条,SPD就不同意该草案通过。所以如果当时没有右派的妥协,德国基本法就不可能通过,也可能不会有现在联邦共和制的德国了。

我现在知道有些人长相丑陋了

我现在知道了为什么有些人长相丑陋了。因为他们从来不微笑,他们的内心充满了仇恨、自私、嫉妒及对物质的欲望。他们虽然也经常大笑,但这只是他们在享受得到满足时的表现,而不是友善或爱心的体现。 I know why some people looked so ugly now, because they never smile. There full of hate, jealousy, egoism and Greed for Martial in their heart. They nevertheless laugh, but it is just the enjoyment of their Greed. Jetzt …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