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母亲可能死于谋杀

噩耗:家母于8月4日早上在单位门口被摩托车冲撞后脑着地,救护车来后宣告死亡。此事疑似共匪所为。疑点列举如下:

一,大约事故发生前三个月我父母养的猪被人毒死;

二,事故前不久本村一村民的岳父母出车祸身亡,我每次跟母亲通电话都叮嘱她和父亲注意安全,我母亲也说她每天都非常小心注意。我家离她单位很近,中间不需要过马路,只有进单位时才需横穿公路,这是唯一能撞到她的机会;

三,一台湾籍人士事故前两个月曾致电我,催促我尽快将父母接到德国来; 此人在我母亲出事后又给我打了电话说很可能是故意撞的;

四,3号我妹妹刚说要带我父母来德国看我;

五,我一直宣传和平街头革命且有具体的行动指导方案;

六,自刘小波死于监禁中后,我非常悲愤并更激励地于网上及各社交软件及APP中宣传尽快进行和平革命:

七,曾有多起类似先例,谋害家人父母企图趁异议人士回国送亲人最后一程时抓捕,即使阴谋不成功,也是对其他异议人士的恐吓与警告;

八,我们找到熟人打听时警方说肇事者平时就是一个以偷鱼摸虾为职业者,所以很有可能平时是受政府控制的黑社会打手;

九,德国警察局鉴定事故发生后我亲戚拍的现场视频的结果说我母亲的头部被摩托车在路面上拖行了有十来米,如果及时刹车应该不会拖这么长距离吧,且视频上显示的血迹是笔直的,毫无急刹车后的转弯痕迹;

十,德国专家说车速大概在50-60公里每小时。我看了视频,地上的血迹显示,摩托车可能越线到另一方向的车道上行驶。因为血迹在行驶方向黄线的另一侧。因为摩托车是从我母亲后面赶上来撞上的,所以可以得知行驶方向;

十一,警方讯问笔录说肇事者只是在早上被熟人请喝了一瓶啤酒,酒精代谢是很快的,一瓶啤酒一个小时后不可能还有40mg/100ml的酒精血液浓度。这个是谎言,是否有可能他喝酒壮胆后才行凶?他妻子回答我妹妹电话时说他那天早上好像心情不好,是否因为接到这样的任务后有心理斗争?

十二,同坐摩托车的女人的笔录说她直到救护车来都一直昏迷。但我父亲和姑妈说救护车到来前她一直是清醒的,而且救护车是大约45分钟至一个小时后才到。她为何要撒谎,是否因为不愿意做伪证?但她同时又在讯问笔录里说她一路上都低头头,在事故发生前抬头看了一眼,看到前面有一个骑自行车的人,如果她在后面都能看到,为什么驾驶摩托车的人却没减速或刹车?

- 刘德军

Leave a Comment